-

閻人寰和閻君,如黑暗中的兩顆流星,一前一後,在虛無世界中飛行。

每一次交彙,都會形成天塌地陷的碰撞,萬物皆毀滅,群星皆化塵埃。

閻君的修為,雖然冇有完全恢複,但他執掌的四杆魔旗,蘊含四族修士的血氣。全力催動下,凝出四片血海,和數之不儘的光影。

將四杆魔旗最後的底蘊力量激發出來後,人祖神像、天龍星雲、神鳳霞光、鬼帝古城,四種異景在血海上呈現。

異景的波動,傳遍星空。

這一刹那,閻君將修為,強行拔高到不滅無量巔峰。

“轟!”

“轟隆!”

……

一連數十次對碰後,四片血海被打穿,化為血雨,灑落向虛無世界。

劍神殿中的諸神,心情皆沉甸甸的,看出閻君哪怕拚命,也絕不是閻人寰對手。

而且,閻人寰是攜帶閻羅天道奧義前來,閻君甚至都做不到持久戰,肯定會速敗。

萬歧道:“閻人寰中了詛咒,活不了多久,不用理會。先鎮壓張若塵!”

冇有了閻君,再想以神魂攻擊對付張若塵,已是不可能的事。

畢竟硬碰硬了!

萬歧體內飛出上億道精神力分身,以劍神殿為陣台,刻畫合擊神陣。

以他們的修為,出劍神殿,單獨迎戰張若塵,與送死無疑。唯有用神陣,將所有人的力量結合在一起,才能與張若塵一戰。

張若塵豈會坐以待斃,早已出手。

緋瑪王冇有閻君那樣的實力,闖入萬佛陣後,根本無法逃出去。

哪怕她是不滅無量。

萬佛陣中,先是浮現出時間印記神海,繼而,張若塵手持永恒之槍,近身擊向緋瑪王。

緋瑪王體內蘊含疑似“長生不死者血液”的血液,當初她的神源和神魂,就是儲存在這些血液中,才能矇蔽天機,活到這個時代。

麵對陣法的壓製,緋瑪王隻得燃燒體內珍貴的血液。

頓時,她的修為戰力大幅度提升,達到接近商天魔屍的地步。這種提升,損耗極大,而且無法持久。

一連對碰三招!

“噗嗤!”

永恒之槍穿過她身表的火焰,擊中她心口。

傷口處,衝出刺目的血芒,爆發出排山倒海的洶湧魔氣。

這股魔氣,絕不屬於她,力量之強堪比不動明王大尊留下的始祖神氣。

張若塵以帝符符紋護體,倒退出去。

“這是骨閻羅的力量?”張若塵道。

緋瑪王心口的血窟窿,不斷淌血,身形依舊挺拔,道:“冇錯!這是大魔神,以閻羅之骨為基石,吸收天地之氣,凝聚出來的始祖秘力。”

“張若塵,放我出萬佛陣,你趕緊走吧,你殺不了我。再不走,等劍神殿中的那些人佈置妥當,你將再也走不掉。”

“你這麼催著我離開,其實是暴露了你內心的恐懼。”

張若塵提槍,大步向前。

與此同時,萬佛陣被催動,一尊尊高大的白銀佛陀升起,相繼打出降魔印。

緋瑪王左右騰挪,尋找逃出萬佛陣的辦法,打出一種又一種神通,與降魔印對碰。

洪鼎出現到她頭頂,鼎身上的眼睛中,飛出一道凝練的真理光束。

緋瑪王身上的魔焰被打散,雪白的皮膚,瞬間變得焦黑,血肉枯萎。

“嘭!”

張若塵揮出永恒之槍,擊中緋瑪王的頭顱。

骨碎聲響起。

緋瑪王斜飛出去,同時,一塊巴掌大小的頭蓋骨被打碎,與頭顱分離,墜入萬佛林。

張若塵抓住從上空飛落下來的洪鼎的鼎足,重重砸了下去。

千鈞一髮之際,萬佛林猛烈搖晃。

原來,是劍神殿中的數十位空間神殿,打出的數十道神通,擊中萬佛林。

緋瑪王趁此機會,閃身挪移出去,避開了洪鼎的絕殺一擊。

“噗嗤!”

魔祖子午鉞從張若塵的神境世界中飛出,急速旋轉,斬在緋瑪王的腰腹,將她直接斬斷成了兩截。

魔血流出,將銀白色的萬佛林,染成血紅色。

張若塵身形閃移,五指按在了緋瑪王的臉上,將她的上半身提起,狠狠撞擊在洪鼎上。

“嘭”的一聲,頭顱徹底爆開,化為血霧和碎骨。

神海已轉移,不在頭顱中。

緋瑪王的聲音,在血霧中響起:“張若塵,我們各退一步吧!放我離開萬佛林,我立即離開此處,再也不與你為敵。繼續戰下去,隻有兩個結果。”

“要麼,我自爆神源,與你同歸於儘。”

“要麼,劍神殿中的諸神殺出,與我聯手,裡應外合,將你鎮壓擒拿。留給你的時間,已經不多。”

張若塵淡漠的道:“你知道五目金蟲是怎麼被鎮壓的嗎?想在我麵前自爆神源?”

“嘭!”

張若塵一腳踏出,腳底浮現出太極四象圖印,將緋瑪王的上半身,踩碎成一團爛泥,繼而,鎮壓進洪鼎。

“你將多位神靈鎮壓在身上,必遭反噬。”緋瑪王道。

“等滅了劍神殿,我自然會一一煉殺你們。”

張若塵釋放出神境世界,泥土翻湧,掩埋了欲要逃走的緋瑪王下半身。

“轟隆!”

萬佛陣再次猛烈搖晃,繼而,飛了出去,地麵上出現許多裂痕。

若非極樂世界穩固,說不定陣體已經破碎。

張若塵定住身形,抬頭看去。

隻見,是劍神殿重重撞擊在萬佛陣上。

此刻一座直徑萬丈的神陣,懸浮在劍神殿中。數十位空間神殿的殿主,皆站在神陣內部,同時釋放神魂。

“唰唰!”

他們齊齊出手,一道道空間神鏈,從神陣中飛出,延伸向萬佛陣。

張若塵處變不驚,飛身來到萬佛陣中心的圭尺,九十階的精神力外放。一座座陣盤從地底衝出,極速旋轉。

“我乃天圓無缺,就憑你們?”

張若塵直接駕馭萬佛陣,向劍神殿撞擊過去。

“轟隆!”

所有空間神鏈,皆被撞碎。

在萬佛陣和劍神殿對撞的一瞬間,張若塵衝出神陣,化為一道明亮的光束,直向劍神殿的殿門。

張若塵很清楚,與數十位無量的合擊陣法對抗,自己討不到任何好處。

隻有衝入劍神殿,闖入合擊陣法,獅入狼群,纔是唯一的取勝機會。

萬歧臉色驚變,道:“阻止他!”

合擊陣法中的諸神,各自打出一件古老戰兵,彙聚成兵器長河,飛出神殿大門,攻向直衝而來的張若塵。

太極四象圖印出現在了張若塵前方,如同盾牌。

那些戰兵,撞在太極四象圖上,如同投石入湖,隻激濺起一圈圈漣漪。

他們打出的力量,連太極四象圖印都無法攻破,更彆提帝符的符紋,根本擋不住張若塵的步伐。

驀地,少陽神山中,規則沸騰,鎮壓在神山下的黑手蠢蠢欲動。

張若塵停在神殿殿門前,望向那雙幽潭邪目。

站在這個位置,那雙邪目近在眼前,哪還是什麼幽潭,完全就是兩片陰森詭異的黑暗之海。

這兩隻眼睛,像是擁有生命一般,裡麵傳出億萬生靈的竊竊私語。

黑暗,如同黑色的紗,從幽潭邪目中落下,無聲無息籠罩向張若塵,可怕的危機,快速靠近。

“嘩!”

無儘的閻羅天道規則,從宇宙各地彙聚而來,在劍神殿上方,凝聚成一株數億裡高的世界樹。

世界樹將幽潭邪目鎮壓,無數根鬚,如同璀璨的神河,垂落進兩座黑色的海洋。

隱隱間,張若塵看見了閻人寰的身影。

他拉扯著閻君,從離恨天,墜入世界樹光影,在近身交鋒。

兩人都顯化出巨身神軀,高達數千丈。

閻君的肉身,被神槊刺出十多個血窟窿,麵目全非,傷得極重。

但,神槊亦被打斷。

拚死狀態下的閻君不容小覷,而深受煈血咒折磨的閻人寰,戰力也遠不如巔峰時期。

當然這其中,也有幽潭邪目在不斷髮起神魂攻擊,一定程度上,牽製了閻人寰。

“必須速戰速決,擊潰劍神殿中的神靈,再去助人寰天尊,對付閻君和幽潭邪目。”

張若塵衝入劍神殿,立即就感受到濃密的劍道規則,臉上不禁露出笑意。

下一瞬,他體內響起一道道銳利的劍鳴聲。

劍魂、劍魄、劍意齊齊釋放,整個劍神殿中的劍道規則都活躍了起來。

包括合擊神陣中的劍道規則。

這些劍道規則,凝成一道道劍氣,直接在陣中,對數十位空間殿主發起攻擊,讓他們手忙腳亂,疲於應對。

張若塵手持逆神碑,重重擊向合擊陣法。

陣法光幕破碎。

站在陣法最前方的萬歧,被逆神碑擊中,身體四分五裂,血濺當場,隻有一縷縷精神力魂霧,逃逸了出去。

“給我收!”

道魂台飛出來,懸浮在張若塵頭頂。

照神蓮則是飄浮在道魂台上方,紀梵心白衣如雪,長髮如瀑,站在蓮花中心,吹奏起了天道笛。

精神力魂霧,被道魂台源源不斷吸收。

哪怕有少量外逃,亦被天道笛的笛聲禁錮,牽引了回來。

張若塵手持永恒之槍,如入無人之境,很快,便連殺三尊空間神殿的古之殿主,個個都是無量境。

有古之殿主的神通,打向張若塵,但連張若塵的十八丈內都靠近不了,就被帝符的符光化解。

“快走,他不是我們可以應對,退回劍魂氹。”

一位大自在無量境界的古之殿主,率先向劍魂氹逃遁。

張若塵先一步跨越空間,到達劍魂氹的入口,攔住他們的退路。

地鼎、洪鼎、天鼎齊齊飛出去,在三條神氣長河的催動下,爆發出恐怖威能。本源神光、命運神光、真理神光同時釋放,打得時空崩塌,天地一片混亂。

衝在最前方的十數位古之殿主,齊齊慘呼,血肉爆開,隻剩骨架,如同稻草人一般飛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