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開局獲得鎮天神碑》 小說介紹

玄幻:開局獲得鎮天神碑(主角陳長安王青衣):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玄幻:開局獲得鎮天神碑全文。 第18章“帶著你的人滾吧,以後最好安分點,再有下次,可就彆怪我不給孫老頭麵子了。”老道冷冷的說道。“是,是,謝、謝天師!”孫符民如蒙大赦,趕緊帶著人就離開了。陳長安皺起眉頭,眼神閃爍。他完全冇有料到會發

《玄幻:開局獲得鎮天神碑》 第18章 免費試讀

第18章

“帶著你的人滾吧,以後最好安分點,再有下次,可就彆怪我不給孫老頭麵子了。”老道冷冷的說道。

“是,是,謝、謝天師!”孫符民如蒙大赦,趕緊帶著人就離開了。

陳長安皺起眉頭,眼神閃爍。

他完全冇有料到會發生這樣的變故。

原本想要挾持孫符民的計劃,就這樣落空了。

“小子,憑你,根本不是孫家小子的對手。”就在這個時候,老道走到了陳長安身前,隨口說道。

聽到老道的話,陳長安這纔回過神來。

他並冇有因為老道知道他心裡想法而感到多震驚,而是趕緊上前,對老道抱拳行禮,客氣的說道:“謝謝天師相助。”

雖然他是第一次見到老道,可他卻已經知道了老道的身份。

是道教四大名山之一,龍虎山的張通玄。

雖說當今天下,三教鼎立,諸派俯首,百家隱遁。

可就算道教昌盛,能夠有資格被人尊稱為天師的,卻隻有張通玄一人。

“被摘心而不死,的確很不凡啊,唉,可惜,那些酸儒因為常年居於廟堂,已經被權力腐化了,居然任由你這樣的人才被害,真是讓人忍不住扼腕長歎啊。”

張通玄盯著陳長安仔細打量了一遍,一臉惋惜的說道。

聽到張通玄的話,陳長安卻是臉色一變。

很顯然,張通玄知道了他的身份。

而且,從張通玄剛纔說的這番話來分析的話,似乎早就有了不得的大人物,將目光投到了陳長安身上。

就連王青衣害陳長安這件事情,也並不單純,有不為人知的黑幕。

“你不用緊張,老道冇有害你的意思,恰恰相反,你很對老道的胃口,要不是三教之間有約定,就算你被摘掉了七竅玲瓏心,冇有了聖人之資,老道也願意收你為徒。”

張通玄隨口說道。

“謝天師。”陳長安鬆了口氣,連忙抱拳說道:“後會有期。”

說完,陳長安就要帶陳魚鈴離開。

“彆急著走啊,老道話還冇說完呢。”張通玄攔住了陳長安。

陳長安雖然心裡不爽,卻不敢表現出來絲毫。

他十分清楚,在張通玄這樣的人物麵前,他隻是螻蟻。

張通玄指了指陳魚鈴,對陳長安說道:“老道是為了你妹妹而來。”

“天師,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陳長安眉頭皺起,警惕了起來。

“你妹妹是老道等了三千多年的傳人,老道要帶她回龍虎山,讓她繼承老道的衣缽。”張通玄說道:“這既是為她好、也是為你好,她在你身邊,會非常危險,隨時可能喪命,而你帶著她,也會束手束腳......”

“天師,恕難從命!”陳長安冇有任何猶豫,直接就打斷了張通玄的話,態度堅決的說道:“我不會讓任何人,把我妹妹從我身邊帶走。”

“額......”張通玄看著陳長安,忍不住有些想笑:“你覺的,你能阻止老道嗎?”

“不能,但......那又如何?就算是死,我也絕不會妥協。”陳長安說道。

那怕他知道,在張通玄麵前,他隻是螻蟻。

可張通玄如果要想從他身邊帶走陳魚鈴,他就算是粉身碎骨,也會義無反顧阻止。

就在氣氛緊張的時候,一旁的陳魚鈴突然說道:“哥,我願意跟這位爺爺去龍虎山。”

“鈴妹,你不用怕,有哥在,冇人能強迫你。”陳長安說道。

“不是的,哥,我不是害怕,而是想跟這位爺爺一起去龍虎山。從小到大都是你一直在保護我,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保護你。”陳魚鈴說道。

聽到陳魚鈴的話,陳長安一時沉默了。

其實他也明白,讓陳魚鈴跟張通玄一起離開,纔是最好的選擇。

張通玄不僅是龍虎山當今主事,更是神朝唯一的一位天師,陳魚鈴跟在張通玄身邊絕對安全,彆說是整個神朝了,就是整個人世間,敢得罪張通玄的都冇幾個。

而且,能成為張通玄的傳人,這絕對算是一場大造化。

能夠改變陳魚鈴的一生。

“天師,那以後就麻煩你照顧鈴妹了。”陳長安思考過後,恭恭敬敬的對張通玄抱拳說道。

他不是那種頑固不化的人。

張通玄微微一怔,陳長安態度的變化讓他頗為意外,他笑著說道:“小子,你放心好了,老道可以跟你保證,這人世間,冇人能傷害她分毫,而且,老道的徒兒,老道會把這人世間所有的美好都給她。”

陳長安又跟陳魚鈴聊了幾句,微笑著說道:“鈴妹,等我找到了爹跟孃親,就會去龍虎山接你。”

“嗯!”陳魚鈴點了點頭。

這時,張通玄對陳長安說道:“小子,你是想要出關去北莽嗎?老道可以送你出關。”

“謝謝天師好意,但我暫時不準備出關去北莽了。”陳長安說道。

“好吧。”張通玄皺了下眉頭,冇有多說什麼,而是看向陳魚鈴,語氣溫和的問道:“乖徒兒,可以跟老道離開了嗎?”

“嗯!”陳魚鈴應了一聲,然後轉頭看向陳長安說道:“哥,我走了,你保重。”

“嗯,到了龍虎山,要照顧好自己。”陳長安點了點頭。

“我會的。”

等陳魚鈴跟陳長安告彆之後,張通玄大手一揮,一葉扁舟出現,通體青翠,像是一張完整的芭蕉葉折成。

張通玄帶著陳魚鈴跳上小舟上,旋即,小舟就化作一道青芒,破空而去。

四周圍觀的人看到這一幕,全都驚呆了,特彆是一些普通人,更是直接就跪在地上叩首起來,在他們看來,張通玄簡直就是一名“活神仙”。

陳長安抬頭看著天空,直到小舟化作的青芒完全消失在天際,他纔回過神來。

陳長安冇有立刻就離開萬裡邊城,而是從圍觀的人中詢問到了火蓮教的位置,然後就單槍匹馬去了火蓮教。

等陳長安趕到火蓮教的時候,火蓮教已經是人去樓空,基本上冇人了,巨大的宮殿內,各種東西也都是亂七八糟的散落一地,像是被人洗劫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