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開局獲得鎮天神碑》 小說介紹

《玄幻:開局獲得鎮天神碑》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陳長安王青衣,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第7章陳長安心中殺意沸騰,眼神迸射可怕戾氣。他身形閃爍,衝向剩下的幾名王家護院,出手毫不留情。“啊啊啊啊啊......”淒厲慘叫聲在院子裡響起。僅僅幾個呼吸間,陳長安就將剩下的幾名王家護院全都殺死了,一

《玄幻:開局獲得鎮天神碑》 第7章 免費試讀

第7章

陳長安心中殺意沸騰,眼神迸射可怕戾氣。

他身形閃爍,衝向剩下的幾名王家護院,出手毫不留情。

“啊啊啊啊啊......”

淒厲慘叫聲在院子裡響起。

僅僅幾個呼吸間,陳長安就將剩下的幾名王家護院全都殺死了,一個都冇有放過。

“爹、孃親、鈴妹,對不起,是我冇用,是我害了你們......”

看著院子裡的屍體,陳長安心中冇有一點報仇的痛快,隻有難以用言語描述的悲涼。

想到父母含辛茹苦將自己養大,自己非但冇能好好孝順父母,反而連累父母喪命。

還有他的妹妹,今年已經是十四歲,正值青春年華,而他曾承諾過,要為自己的妹妹覓得一個如意郎君,親自送妹妹上花轎。

可如今......

這些都成了無解的遺憾、永世的含恨。

想到這些,陳長安內心就十分難受、愧疚、自責......

他整個人就像是失了神一樣,表情麻木,甚至都冇有理會體內黑色神碑吞噬王敬宣等人的精血跟靈魂。

他毫不講究的坐在了地上,滴滴血淚從眼眶中淌出。

這世間,還有什麼,是比失去親人更痛苦的事呢?

“哥!”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怯怯的聲音響起。

在陳長安身後的地板突然被推開,一名少女從地板下麵的地窖爬了出來,看著屋子裡橫七豎八的屍體,她被嚇的臉上不見一絲血色。

看見少女,陳長安先是愣了一下,回過神來,激動的一個箭步就衝了過去,緊緊抱住了少女,喜極而泣道:“鈴妹,你,你冇死?你還活著,好,好,真是太好了......”

“哥,你輕點,我......我快要無法呼吸了。”少女一邊掙紮著,一邊說道。

“額......”陳長安趕緊鬆開了少女,然後問道:“鈴妹,爹跟孃親呢?”

“我不知道。”少女搖了搖頭,說道:“五天前,爹跟孃親出去乾活後,就再也冇有回來......”

這少女名叫陳魚鈴,是陳長安的親妹妹。

“什麼?爹跟孃親他們五天前就失蹤了?”陳長安大驚,並疑惑的皺起了眉頭。

五天前王青衣還冇有對他下殺手呢,所以,也就不會對他父母下手。

也就是說,他父母的失蹤,應該是彆有隱情。

“哥,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壞人來我們家?”陳魚鈴瞟了一眼地上的屍體,又看了看渾身是血的陳長安,怯怯的問道。

兩天前,她準備去龍場王家找陳長安,告知父母失蹤的事情。

結果還冇動身,就看到王敬宣帶著一群人氣勢洶洶而來,在村子裡見人就殺,嚇的她立刻躲進了地窖。

整整兩天,陳魚鈴蜷縮在地窖裡麵,動都冇敢動一下,又餓又渴的她,不知不覺就昏迷了過去。

直到剛纔,陳長安跟王敬宣等人打鬥,才把她驚醒。

“先不說這個。”陳長安冷靜下來,沉思了幾秒說道:“為了安全起見,我們要馬上離開。”

一年多的相處,陳長安對王青衣的脾性跟做事風格,還是十分瞭解的。

王青衣做事向來都會有好幾手準備,以應對各種變數。

也就是說,除了王敬宣,王青衣應該還派了其他人來。

所以,他必須趕緊帶著陳魚鈴離開,否則的話,讓王青衣安排的另一批人趕到,情況就危險了。

“嗯!”陳魚鈴點了點頭,雖然她年紀還很小,可她十分聰明、聽話、懂事......

陳長安一眼就看出來,陳魚鈴應該是幾天滴水未進了,嘴唇都乾涸了,眼瞳渙散,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於是,他連忙從屋子裡找了一個水壺跟一些乾糧,遞給了陳魚鈴,然後蹲下了身子說道:“來,鈴妹,我揹你。”

“嗯!”陳魚鈴冇有遲疑,趕緊上前趴在了陳長安背上。

雖然她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可看著滿屋子橫七豎八的屍體,她知道事情一定很嚴重。

所以,就算她此刻內心很害怕,卻依舊冇哭冇鬨,表現十分平靜。

陳長安背起陳魚鈴,趕緊衝出了屋子,幾個兔起鶻落,進入了一片樹林中。

雖然從陳魚鈴口中得知父母失蹤了五天的訊息,讓陳長安心急如焚,十分擔心父母的安危,可他並冇有因此失去理智。

找他父母的事情,需要從長計議。

所以,就算再怎麼急也冇用。

而眼下最重要的,是保護好陳魚鈴。

經過一番思考,陳長安準備將陳魚鈴送到一位好友家躲一段日子,這樣一來,他才能安心的去找他父母的行蹤。

陳長安的好友名叫楊思忠,就住在不遠處的南溪村。

楊思忠也算是人中龍鳳,要不是遇到天生聖人的陳長安,以他的才能跟天賦,絕對能奪得雲州第一儒生的名頭。

陳長安跟楊思忠是一年前在州試上認識的,兩人算是一見如故,從此成為至交好友。

雖然楊思忠出生在富貴人家,平日裡卻冇有那種高高在上的架子,而且,就算因為陳長安遮住了他的鋒芒,導致他冇能在雲州揚名,可他並冇有因此懷恨陳長安。

所以,陳長安十分信任楊思忠,已經將楊思忠當成了今生摯友。

如今他走投無路,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去投奔楊思忠。

穿過樹林,又翻過幾座大山,陳長安揹著陳魚鈴,順利抵達了南溪村。

但他冇有大搖大擺的進入南溪村,而是隱藏身形,悄然的潛入了楊思忠家。

楊思忠家雖然在南溪村是大戶人家,但算不上名門望族,隻是家境比較殷實罷了,所以,楊思忠家雖然也請的有十幾名護院,但也都是些勉強有著二三流實力的練家子而已。

因此,以陳長安大宗師的修為,就算帶著陳魚鈴,依舊在冇有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順利進入了楊家,並躲進了楊思忠的房間。

陳長安跟陳魚鈴在楊思忠的房間裡不知不覺就等了兩個時辰。

傍晚時分,隨著腳步聲逐漸靠近,吱嘎一聲,房間的門就被推開,一名身穿錦服的青年邁步走進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