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大軍集結江海》 小說介紹

十萬大軍集結江海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愛吃番茄醬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鄭最,吳夢雨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十萬大軍集結江海結局吧。 鄭家老宅。一處擺放著木製傢俱的房間裡,吳夢雨正躺在床上,眉頭緊鎖,眼角含淚。“女兒!瑩瑩,彆走!”“瑩瑩......”她好像正在做著噩夢,女兒雪瑩的失蹤對

《十萬大軍集結江海》 第3章 免費試讀

鄭家老宅。

一處擺放著木製傢俱的房間裡,吳夢雨正躺在床上,眉頭緊鎖,眼角含淚。

“女兒!瑩瑩,彆走!”

“瑩瑩......”

她好像正在做著噩夢,女兒雪瑩的失蹤對她來說是一個頗大的打擊。

鄭最坐在床邊,目光憐惜的看著吳夢雨。

朱雀堂主作為女人比較細心,在旁邊點燃了安魂靜心的熏香。

坐在老宅裡,鄭最不由自主的回憶起和父母的點點滴滴。

他們是江海備受矚目的首富之家,可父母卻少有享受奢華,反而喜歡樸素的生活方式,哪怕外麵有寸土寸金的豪宅,他們也喜歡呆在老宅裡。

鄭最還記得那一晚,父母留下遺書之後雙雙跳海,大浪翻湧之下甚至連屍骨都未能找到。

隻是讓人奇怪的是,在遺書裡父母多次囑咐鄭最不要忘記十年一度的鄭家祭祖,細細算來,如今還剩下三年時間了。

想到這,鄭最又思維散發而出,想起了那個當初拯救自己於絕望之中的神秘老頭子。

當鄭最可以獨當一麵的時候,老頭子也消失得無影無蹤,隻留下一張紙條,要鄭最去找龍神令。

可令人奇怪的是,鄭最都已經收服了龍神殿,卻冇有在龍神殿裡麵找到什麼所謂的龍神令。

誰也不會想到,堂堂龍神,身上最寶貴的就三樣東西。

父母留下的遺書,老頭子留下的紙條,還有吳夢雨給他的手機。

這時,門口青龍堂主快步走來,壓低聲音道:“大人,城防軍總司令前來拜見。”

鄭最看了看吳夢雨,隻是淡然的擺擺手。

門口,兩輛吉普車橫在一旁,一支城防軍警衛隊警戒四周,身穿軍裝的趙浩然站在一旁。

“架子真大。”

副官癟癟嘴,有些輕蔑的看著這個略顯普通的老宅子。

堂堂江海城防軍總司令都在門口候著,這裡麵的人以為自己是誰?

還龍神呢?他可從來冇有聽說過龍國有過這樣的封號。

趙浩然冇有開口,一旁的副官氣焰更加囂張了。

“讓開!趙司令在此,你們還敢攔著?想要造反嗎!”

副官上前一步,衝著門口兩個龍神親衛怒斥道。

龍神親衛,那是從萬裡挑一的兵王,隻尊龍神之命,區區一個副官還敢對他們咆哮?

一個親衛毫不猶豫的抬起了槍口,目光銳利,聲音冰冷道:“不想死就滾!”

一時間,城防軍警衛隊同時呈現對峙狀態,雙方的氣勢猛然撞擊在一起。

這個時候,副官才發現,麵前這兩個守門的身上散發而出的殺氣都彷彿一座高山,而他們被穩穩的壓製了一頭。

“龍神所在,擅闖者,殺無赦!”

大門忽然打開,青龍堂主揹著手走了出來,目光瞥了副官一眼,猛然抬起腳印在了他的胸口處。

噗!

副官被一腳踹飛出去,胸口骨折無數,一口鮮血吐得如同噴泉。

“若有下一次,你必死無疑!”

青龍堂主神情淡漠,彷彿剛纔隻是踩死了一隻螞蟻般簡單。

趙浩然不敢托大,急忙過來問道:“江海城防軍總司令趙浩然,向龍神大人問好。”

“不過,敢問龍神大人的封號從何而來,為何冇有訊息通知?”

“也不知道龍神大人可有軍部指令,為何忽然大軍親臨江海啊?”

看著趙浩然,青龍堂主的臉上閃過一絲不屑。

“龍神大人的封號你早晚會知道,此事無人敢弄虛作假!”

“至於軍部指令,龍神大人需要嗎?”

兩句話,說得趙浩然啞口無言。

“可否瞻仰一下龍神大人的風貌?”

趙浩然拐個彎說道:“下官對龍神大人早已神仰不已!”

“聒噪!”

混沌堂主邁步而出,對著趙浩然怒道:“龍神夫人在你江海的地界上被人欺辱,龍神大人冇有找你麻煩就算了,你還敢喋喋不休?”

“跪下接令!”

跪下?

趙浩然愕然的看著混沌堂主,然而在兩位堂主的威勢之下,他另外一隻腿頓時軟了下去。

“江海城防軍,政務所,務必在三日之內找到鄭雪瑩,否則全體受罰!”

“城防軍軍務一切由青龍衛接管,不得有誤!”

說完,混沌堂主將一份檔案放在了趙浩然的手中。

找人?

趙浩然疑惑的翻開檔案,赫然看到了鄭雪瑩的資料,以及失蹤前最後的一點訊息。

而他頓時發現,這個鄭雪瑩就是龍神大人的女兒!

開什麼玩笑,在江海,龍神的女兒失蹤了!

汗水已經悄無聲息的打濕了趙浩然的後背,毫無疑問,此刻龍神盛怒之下,哪怕是把他槍斃了都有可能。

三天,如果三天時間裡麵冇有找到鄭雪瑩,那麼等待江海的就是大換血!

毋庸置疑,龍神憤怒之下,都可以把江海掀個天翻地覆!

“下官保證完成任務!”

趙浩然跪在地上,狠狠的在青石板上磕了幾個響頭,鮮血順著他的臉上滑落。

說完,趙浩然急忙帶著看呆了的警衛隊離開。

車上,驚魂未定的趙浩然冷聲道:“釋出訊息,全體城防軍和青龍衛交接職務,接下來城防軍全麵找尋鄭雪瑩的下落,不得有誤!”

“另外......”

趙浩然瞥了一眼副官,歎氣道:“劉副官受工傷退役,發放退役金吧。”

在趙浩然等人剛走不久,一輛豪車就開到了鄭家老宅。

車上下來一個婦人,氣沖沖的朝著大門闖去。

“閒雜人等,不得靠近!”

龍神親衛抬手阻擋。

吳秋震怒,指著兩個龍神親衛大罵:“你們敢攔我!知道我是誰嗎!”

“兩條看門狗也敢攔我吳家的人!找死!”

龍神親衛眼中寒光一閃,頓時毫不猶豫的伸出手,一巴掌甩在了吳秋的臉上。

這一個耳光勢大力沉,吳秋腦瓜子都嗡嗡的。

她冇有想到,在江海,還有人敢對自己動手!

“好!好!”

吳秋指著老宅怒罵道:“吳夢雨!你個賤人!還找了兩個男人給你看門是不是!”

“你要是讓吳家被張少厭惡,我跟你冇完!”

“有本事你出來啊!蕩婦!賤人!”

聽著吳秋叫罵,龍神親衛更加忍不住,她膽敢叫罵龍神夫人,這是找死!

不過,吳家,那是龍神夫人的家族,龍神親衛倒也不敢太過分,一時間竟然有些束手束腳。

“吳秋,要不是看在你是夢雨表姐的份上,我已經撕爛了你的嘴。”

鄭最走了出來,眼中帶著幾分怒意。

吳家,不過是忘恩負義的白眼狼罷了。

當初鄭家還是江海首富之時,對吳家多加照顧,畢竟吳秋雨還是鄭最的未婚妻。

可是誰承想,鄭家落魄之時,整個吳家非但不幫忙,還從中作梗,落井下石。

整個吳家,似乎也就隻有吳夢雨還在那個時候堅持。

也是因為吳夢雨,這才讓鄭最對吳家保留了一絲絲的感情。

“你是誰?”

吳秋一雙眸子死死盯著鄭最,彷彿要把鄭最生吞活剝。

“鄭最!”鄭最坦然回答。

鄭最?

吳秋恍然大悟,頓時大笑道:“鄭最?當初那個鄭家大少爺?”

“你竟然冇死,看來是吳夢雨那個吃裡扒外的傢夥還救了你一命。”

“不過,你冇死又怎麼樣?現在的吳家已經不是當初鄭家的下人了,你們鄭家灰飛煙滅,吳家如日中天,你翻不了天!”

看著囂張跋扈的吳秋,鄭最隻感覺到可笑。

“不知者無畏,現在趕緊滾,不然。”

“我不介意滅了你們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