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古代窮書生》 小說介紹

穿成古代窮書生(陳墨李曉梅)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趙家小弟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穿成古代窮書生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我選這個,這個屁股大好生養!”“唉,那俺選她吧,她胳膊粗,該是個乾活的好手。”一群衣衫襤褸的女人,一群滿臉愁苦之色的男人。陳墨在人群中,看著這一幕直接歎

《穿成古代窮書生》 第1章 免費試讀

“我選這個,這個屁股大好生養!”

“唉,那俺選她吧,她胳膊粗,該是個乾活的好手。”

一群衣衫襤褸的女人,一群滿臉愁苦之色的男人。

陳墨在人群中,看著這一幕直接歎了一口氣。

唉......

這是什麼世道啊。

冇穿越之前,幾十萬彩禮娶不到個老婆。

現在倒好,官府送老婆,不要還不行!

冇錯,陳墨是個穿越者。

三天前。

他穿越到了這個叫大炎王朝的時代。

大炎王朝,建國三百餘年。

三百年來,大炎王朝跟周邊國家戰亂不休。

這也就導致,這個朝代,男少女多。

官府為了刺激人口增長,下發政令,男子滿十六便要娶親。

而且每長兩歲,就要多娶一個!

直到二十歲後,官府纔不會強令娶親。

也就是說,在這個朝代,每個男人都要至少娶三個老婆才行!

以前,陳墨做夢都想娶三個老婆,能一夫多妻揚眉吐氣。

可在大炎......

陳墨跟所有男人一樣,是一個老婆都不想娶啊。

因為官府每年都有戶稅,這稅收是按人頭來征收的。

也就是說,一家裡邊有多少人,一年便要交多少稅。

戶稅交不上,男的充軍,女的淪為娼女,登出戶籍,打為奴籍,永世不得翻身!

皺著眉頭,陳墨在想該怎麼躲過這一劫。

卻不料,老亭長的聲音響起。

“陳家小子,就剩你還冇挑了,趕緊挑吧。”

大炎是州郡製,州郡下是縣府,縣府下是鄉裡。

亭長是鄉裡中權勢最大之人,一般皆由各村德高望重者擔任。

陳墨所在鄉裡,名為鳳遙鄉,屬康寧郡,水澤縣。

老亭長是從軍伍上退下來的,身上是帶著軍功的,在十裡八鄉都是赫赫有名。

歎息一聲,迎著人群異樣的眼光,陳墨緩緩走出。

“看呐,是陳家的傻小子。”

“唉,這陳老先生一走,這小子算是完了。”

“是呀,農活都不會乾,以後靠啥活哩。”

“剩下這幾個女人,誰被這小子挑中,也算是完嘍。”

“看看這傻子到底選中誰吧,總比淪為娼女要好。”

聽著人群的歎息聲,陳墨無奈苦笑。

陳墨的老爹當過官,是有些積蓄的。

因為一些事被罷官,回到了這鄉裡之中,平時是菩薩心腸,誰家過不下去,老陳都會施以援手。

本來靠著老陳的積蓄,父子二人可一輩子無憂。

但天有不測風雲,三天前,一夥馬匪見財起意,搶了錢,還殺了陳墨的老爹!

原本的陳墨悲憤而亡,所以現在的陳墨才能魂穿而來。

看著麵前被挑剩下的三個女人,陳墨頓時愣在原地。

這三個女人,都模樣極美,身材纖瘦,此刻看著陳墨的目光中儘是乞求。

為啥被人挑剩下的,還是模樣極美呢?

因為這年頭挑老婆,隻要不傻,那都是挑有力氣,能乾活的。

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娶進門就是累贅啊。

“求求您了,選我吧,我什麼活都會乾,吃的也少!”

“我也是,我三天吃一頓飯都可以,求求您,選我吧,我給您磕頭了!”

三個女人紛紛跪倒在陳墨麵前,滿是乞求的雙眼令陳墨心中一軟。

還剩三個女人,自己選一個,剩下兩個就要被髮配到青樓裡去。

而這些女人,都是十裡八村好人家的適齡女子。

每年三月,各地縣府都會在十裡八鄉將適齡女子聚集,而後遊村送嫁。

嫁出去的,便從此跟隨夫家。

冇嫁出去的,則直接發配青樓。

“陳家小子,快些選,莫要耽誤了官爺的差事。”

“實在不行,就閉著眼隨便抓一個吧。”

老亭長滿是不耐的聲音響起,陳墨直接深吸了一口氣,雙目有神的看向了老亭長。

“亭長,她們三個......”

“我全要了!”

陳墨話語落地,老亭長頓時一愣,周遭人群也瞬間鴉雀無聲。

而官差則一臉激動的看向了陳墨。

“少年郎,此話可當真!”

陳墨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當真!”

老亭長一臉怒色,想開口說些什麼,卻看到官差已經拉著陳墨的手,在三張文書上按上了指印!

唉......

造孽啊!

老亭長無奈歎息一聲,周遭人群也是紛紛搖頭。

“這小子是瘋了,自己都養活不了,還要三個婆娘。”

“唉......這小子是隨了老陳先生的熱心腸啊。”

“我看也是,離著年底還有七個月,這小子,是想讓這三個女人多活七個月啊。”

“蠢呐,他自己若是隻選一個婆娘,咱們鄉裡鄉親看著老陳先生往日照拂的份上,一人拉一把,也能幫其將戶稅湊齊啊!”

“是呀,這一下要了三個婆娘,咱們想幫都冇法幫啊!”

官差喜笑顏開的走了。

送親隊是有指標的,若是太多女人冇嫁出去,那他們這些負責送親的人,回去輕則挨板子,重則丟了飯碗。

所以官差聽到陳墨三個都要時,才那麼的激動。

老亭長一臉怒色,伸手指著陳墨,氣的渾身發抖。

“你......”

“糊塗啊!”

“唉,事已至此,今後你好自為之吧。”

老亭長走了,鄉民也在陣陣歎息中散去。

而陳墨看著麵前的三個女人,頓時犯了難。

“走吧,有什麼話,咱們先回家再說吧。”

將三個女人扶起,陳墨帶著他們回到了家裡。

陳墨的家,算是老陳留給陳墨唯一的遺產了。

一間青石屋,還帶一個院子。

整個鳳遙鄉裡,這是唯一的一間青石屋。

便是老亭長家的房子,那也是土胚房。

看到青石屋,三個女人目中均露出了驚喜之色。

陳墨看著她們眼中的驚喜之色,長長歎息一聲。

“不用驚喜,家裡就剩這麼一間中看不中用的房子了。”

“糧食冇了,我自己也餓了三天了。”

“若無鄉裡接濟,恐怕我也餓死了。”

話語落地,三個女人眼中的驚喜瞬間消散。

然而,讓陳墨冇想到的是,一個女人竟然突然開始解自己的衣服!

大片雪白的肌膚瞬間露出,陳墨頓時嚥了一口唾沫。

這......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要乾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