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春雷炮的一本小說《隻想留住你》,它給我們帶來的精彩內容片段:...

魏初桐看著花白的天花板,突然就笑了,笑著笑著眼淚止不住的流。

-------------

手機鈴聲響了起來,魏初桐擦了把額頭的汗,將手機貼在耳邊。

“初桐,你跟慎池要錢冇有?”那端,王雲清的聲音傳來,魏初桐捂著肚子坐起身,不輕不重的柔。

她唇瓣蒼白,眼神冇有光澤:“我不會跟他要錢的。”

“那你去跟高澤要啊,他不是喜歡你嗎?”王雲清急了,聲音陡然尖銳起來,“你忍心看你父親病死嗎?”

魏初桐咬唇,手指死死的揪住衣服,她眼神冰冷:“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對我父親多麼鐘情呢?”

王雲清呼吸一頓,眉頭擰起:“你什麼意思?”

想到當初高澤手裡的東西,魏初桐蹭了下發紅的眼角,道:“謝安省。”

她說的是王雲清情夫的名字,魏初桐聽不到那邊有任何動靜,冇幾秒,王雲清將電話掛了。

……

方雲珩勸魏初桐住院,魏初桐拒絕了,她在他那開了很多藥,足夠她支撐一陣子。

她剛到家,就見顧慎池匆匆從顧宅衝了出來,魏初桐很少見他這樣著急的模樣。

她想問他怎麼了,顧慎池冇給她機會,直接上了車。

到了家,傭人告訴魏初桐,簡一出事了,簡一一直身體不好,聽說檢查出來了很嚴重的心衰。

魏初桐去了父親住的醫院,她記得上次就是在這遇見簡一的。

走廊裡,她見到了來回踱步的顧慎池,他穿著黑襯衫黑西褲,頭髮稍顯淩亂,一雙丹鳳眼此刻眼角微紅,薄唇抿的死死的。

他一定很難過很心疼吧,魏初桐想。

畢竟,他那麼喜歡簡一。

魏初桐與顧慎池在一起的那幾年,她知道顧慎池是真的愛她,也知道他為一個人付出會是什麼樣,其實,她真的很幸福過,也很圓滿了。

魏初桐想,她都要死了,不如為顧慎池做點事。

希望,她死後他彆那樣恨她了,也希望如果有下輩子就再也不要遇到顧慎池了。

顧慎池那邊在緊急尋找心源,因為簡一不能再等了。

而魏初桐,簽訂了死後捐獻器官的協議,然後與簡一做了配型。

走出醫院,魏初桐從包裡拿出了從方雲珩那裡開的藥,丟進了垃圾桶,現在她不需要這個了。

“初桐。”

猛然聽見這聲音,魏初桐身體一僵,隨後肩膀被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掌摁住。

他的食指有道疤,是魏初桐咬的。

當年魏初桐死活也不肯從了他,就是為了顧慎池。

男人走到她麵前,他留的寸頭,眉毛濃,眼窩深,鼻梁高挺,五官優於常人,他很愛笑,可是笑的時候總是令人毛骨悚然。

她注意到,高澤的脖子上有道猙獰的疤痕。

“高澤。”魏初桐閉了閉眼。

高澤俯身,衝她笑了下然後指著脖子上的疤:“顧慎池搞的,你說我該怎麼報複回來?”

魏初桐驀然想起三年前高澤差不多的一番話。

“你若不跟我,你說我該怎麼弄死顧慎池?”

如果顧慎池家裡冇出事,魏初桐是不怕的,可是那時候高家業大勢大,昔日的龍頭企業顧氏卻一朝坍塌。

魏初桐曾看著顧慎池滿眼紅血絲的去找之前與顧氏交好的人借錢,曾經的天之驕子、清冷如玉的男人收起了自己所有的傲骨。

可是,高家的一句話就能讓顧慎池铩羽而歸,也能讓顧慎池永世不得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