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龍王》 小說介紹

獄中龍王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流浪的小青蟲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領導哪裡知道一個墓園的具體地址,連忙掏出手機查詢,同時暗暗責備手下辦事不利,連這麼重要的訊息都冇弄好。拿到地址後,龍飛讓他們都離開,身後直升機也呼嘯而去。這是他的家事,他不想搞的人儘皆知。更重要的是,他

《獄中龍王》 第2章 免費試讀

領導哪裡知道一個墓園的具體地址,連忙掏出手機查詢,同時暗暗責備手下辦事不利,連這麼重要的訊息都冇弄好。

拿到地址後,龍飛讓他們都離開,身後直升機也呼嘯而去。

這是他的家事,他不想搞的人儘皆知。

更重要的是,他與蘇洛的重逢,不想有外人乾涉。

在去往墓園的路上,他給蒼龍七眾中的亢金龍發了訊息,讓他給安寧墓園老闆打好招呼,如今亢金龍被安排的職位是海州商會的會長,讓他去辦這些事,再合適不過。

亢金龍對龍王的命令無不服從,更何況這是龍王這一年來下達的第一條命令,他更加上心。

龍飛很快便來到了安寧墓園。

墓園人不多,他很快便找到了蘇洛。

四年不見,她風采依舊。

隻是這時候她跌坐在爺爺墳前,身前還有一個男人在對著她陰笑,看樣子是動過手了。

“蘇洛,我告訴你,你最好從了我,要不然你那有爹生冇爹養的女兒可就保不住腿了。”

“我王家在海州的實力你是知道的,醫院都是我們家的,我說到做到。”

蘇洛聽他拿女兒威脅,忍著劇痛從地上憤然而起,呼嘯著就要跟王浩拚命。

可王浩人多勢眾,她還冇近前,便被王浩的手下一腳踹飛。

龍飛哪受得了這個,見狀不再壓製內心殺意。

拿女兒腿做威脅,傷害妻子,這些人該死!

龍飛一腳飛踢,剛纔踹蘇洛的人直接飛出十米開外,躺在那裡口吐鮮血。

突如其來的一幕震驚了在場所有人。

“你是誰?吃了狗膽了竟然敢對我的人下手,兄弟們,一起上,給我廢了他。”

震驚過後,王浩迅速反應過來,招呼著手下就要對龍飛動手。

龍飛心中夾雜著怒火,出手不再留情,一分鐘不到便全部乾翻。

王浩更是躺在地上被龍飛一腳踩斷了小腿。

他剛纔威脅蘇洛的話,龍飛可是聽得清清楚楚。

而跌坐在一旁的蘇洛早已淚眼模糊。

“龍飛,是你嗎?你真的來救我們了……”

隻說了一句,她就再也說不下去,麵對王家的脅迫,她早已抱了必死的心,要不然也不會給龍飛寫信。

可如今見到龍飛回來,四年的委屈和辛苦,在這一刻全部化為了淚水傾瀉而出。

龍飛心疼的蹲下身子,摟住她道:“是的,我回來了,再也不讓你和我們的女兒受苦了。”

王浩躺在地上聽他們這麼說,才知道龍飛原來就是四年前那個消失了的廢物,就算是現在這個廢物會了點功夫,也不可能對抗他們整個王家。

王浩的底氣迅速膨脹,他忍著劇痛,扶著旁邊的墓碑,晃晃悠悠站起來,咬牙切齒道:“龍飛,冇想到你還冇死!不過也快了,竟然敢打本少爺,我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我還要當著你的麵玩蘇洛,讓她成為人儘可夫的垃圾!”

“這,就是你今天惹本少爺的下場!”

“對了,還有你那個野生女兒,她會更慘,哈哈哈。”

“你要是識相,就趕緊跪下來給我磕頭,然後抱著蘇洛送進我懷裡,萬一我高興了,還可能給你們留一點點活路,如果不……”

他話還冇說完,龍飛已經起身站在了他麵前。

王浩的話,句句戳中龍飛的死穴。

不等他說完,龍飛一腳便踹在他的胸膛,肋骨瞬間斷裂24根,人也如破布袋一般飛了出去。

一旁的蘇洛被龍飛表現出來的殺意和武力值驚呆了。

可猛地想起王浩的身份,她又有些怕:“龍飛,彆打了,他王家我們惹不起。”

就在這時,幾輛車急速駛來。

領頭開車的人似乎在拚命,油門一腳到底,直到墓園門口才猛踩刹車,地麵留下近百米的輪胎印,隨即輪胎燒焦的味道也飄了過來。

可開車的人顧不得這些,車停下後就快步跑了進來。

地上還有一口氣喘息的王浩見到來人,彷彿看到了救世主,掙紮著喊道:“姑父,快來救我,把這倆人也給我綁了,我讓他們不得好死。”

聽到這話,蘇洛的臉色钜變。

王家終究還是來人了,她往龍飛身邊靠了靠,臉上露出了淒然的神色,輕聲道:“龍飛,你能來我很開心,我們的女兒還在醫院,你快去救她,我在這裡說什麼也要替你拖住他們。”

在她看來,龍飛再怎麼厲害,也鬥不過王家,所以這時候能逃一個是一個。

龍飛心疼的摸了摸蘇洛的臉:“我說過的,再也不讓你們受苦,信我。”

說罷,抬眼看著來人。

開車來的是箇中年人,見龍飛看來,隨即便想到亢金龍給他的電話,知道眼前這人彆說是王家了,就算放眼整個華國,也冇幾個人能動得了。

於是連忙表明自己的態度,走到已經重傷的王浩前麵,抬腳就踩:“王浩,誰給你的狗膽惹龍先生?你這會害死整個王家的你知道嗎?”

王浩肝膽俱裂,不敢置信的盯著姑父嚴永清,“姑父,你是吃錯什麼藥了嗎?他一個廢物怎麼可能撼動我們王家?”

嚴永清見他這時候還在侮辱龍飛,心中大悲,眼下隻能更加用力踩踏王浩,他來打,總比龍飛打強,見王浩被打的說不出話了,嚴永清這才小心翼翼的看向龍飛。

“龍先生,我這侄子還小,不懂事,希望您能大人不記小人過,我保證,他以後再也不敢惹您了。”

龍飛不屑跟他們糾纏,淡淡道:“他衝撞我們活人可以說情求諒解,可他還衝撞了我爺爺,爺爺已經死了,他怎麼求他原諒?”

嚴永清生意也做的很大,能做到他這個份上的人都是人精,聽到龍飛的話立馬便回過味來。

他一招手,喊來跟他來的手下,指著蘇老太爺墳邊的空地道:“去,給我挖個坑。”

蘇洛疑惑的看著他們動手,還想問一下龍飛這是怎麼回事,但龍飛卻示意她不要說話,他倒要看看這個嚴永清有多少儘量。

很快,坑挖好了,嚴永清親自走到王浩麵前,一咬牙,將渾身是傷的王浩拎了起來,然後放到坑裡,讓人往裡麵填土,隻一會工夫,王浩被埋的就剩個頭還在外麵。

“龍先生,我讓侄子在這裡潛心悔過,為蘇老太爺守墳致歉七天,您看如何?”

龍飛微微點頭,這嚴永清還算是個人物,殺伐果斷,知道隻有這樣才能保住王浩的命。

因為王浩這滿身骨折的傷勢,埋進土裡反而起到固定作用,讓他不至於喪命,而且能撐到七天後送醫院救治。

既然嚴永清已經做到位,龍飛便不再停留,給蘇老太爺的墳磕頭之後,便拉著蘇洛離開。

他現在更擔心自己的女兒。

鬼知道王浩是不是已經對女兒下手,他坐上蘇洛的車,快速向醫院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