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詭話》 小說介紹

主角叫桑青蘿鐘岩的小說叫做《永生詭話》,它的作者是燕歌鶯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出車禍不在了,跟我相依為命的隻有外公。外公開了個古董店,裡麵賣的都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多是一些破銅爛鐵或者幾塊錢的小玩意兒,加上他時常不在家,天南地北地跑,用一句門可羅雀形容都是

《永生詭話》 第1章 免費試讀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出車禍不在了,跟我相依為命的隻有外公。

外公開了個古董店,裡麵賣的都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多是一些破銅爛鐵或者幾塊錢的小玩意兒,加上他時常不在家,天南地北地跑,用一句門可羅雀形容都是高估了他的生意。

可是奇怪的是,從小到大,我都冇有從他口中聽到冇有錢這種話,讓我一度以為他的古董生意好得很,或者是他為了讓我過上好日子,到處奔波。

通過研究生複試的那天,我迫不及待地跟他分享這個好訊息。除了高興,我還聽出了他語氣中的猶豫。

“外公,怎麼了,是家裡發生了什麼事嗎?”外公同我說話很少這樣支支吾吾。

電話那頭的外公歎了口氣,說:“阿蘿,有些事,是應該告訴你了。”

我聽著他的語氣很是鄭重其事,心裡隱隱有些發毛,不安地問道:“怎麼了,您彆嚇我。”

“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都冇在你麵前提過你的父母嗎?”他問。

這件事其實對於我來說,小時候很在意,後來慢慢長大了,聽到周圍人的那些議論後,我就漸漸懂了外公的用心了,我要懂事,外公隻有我了,所以我不問。可是他突然主動提起這件事,不由得讓我產生了好奇。

“你是我從滬江橋下撿來的。”外公說得緩慢。

“您開什麼玩笑呢?”我不信,大人不都喜歡說這麼些玩笑話嗎,說孩子是充話費送的,垃圾堆裡撿的,橋洞下撿的,我從小到大聽了多少這樣的話。

他的語氣卻格外地嚴肅,“我冇有開玩笑,我說的是真的。”

說完他還發了一張照片過來,照片上有兩樣東西——一串赤色的瑪瑙手串和一塊繡著綠葉黃花的手帕。兩樣東西都精美得很,饒是我從小跟著外公見過不少文玩古物,也不得不感歎這兩樣東西做工精美,價格不菲。

他料我應該看完了圖片,才接著說:“這兩樣是撿到你的時候你隨身攜帶的東西,我看他們價值不菲,想著肯定跟你的身世有關,所以一直冇跟你說。”

從外公的語氣中,我能聽出,這一次,他是真的冇有騙我,有很多資訊慢慢回到我的腦子,那些鄰居的議論,嘈雜的聲音讓我逐漸懷疑,難道我真的是撿來的嗎。

小時候我心臟不好,外公總是帶著我去醫院,一個老男人帶著一個小女孩,本來就不方便,可是他還是無微不至地給予我愛和關懷,冇有父母,可是外公卻竭儘全力給了我他所能給的。

我定了定心神,說:“不管我是不是您撿回來的,您都是我的外公。”

想著最近反正冇什麼事了,我又說:“我明天回來看您,回來了您再跟我說吧。”

其實我也是需要時間消化這樣的訊息,雖然他嘴裡冇有說其他的,但是相處那麼多年,我能看不出來他想的什麼嗎。

掛了電話,我一直心神不寧,於是立馬定了明早的動車。從學校到家要坐兩個小時的動車,這幾天快畢業了也冇什麼事了,回家看看外公,順便還有他剛纔告訴我的事。

晚些的時候,舍友知道我複試通過,都替我感到高興,非得拉著我出去慶祝一下。我想著是應該請他們吃個飯,冇想到她們卻說早就定好了地方。

晚上過去的時候,我才知道他們下午在笑些什麼。除了我們四個人,還有三個男生,有兩個是舍友的男朋友,還有一個,我有些頭疼。

他叫吳淞玉,是考研的時候自習室認識的,有時候我們會互相占個位,有時候也會吃個飯,聊聊天,可是最近我發現事情好像有點不對味兒了,他想要親近我的**越來越明顯,我都不著痕跡的避過了。我知道他的意思,可是我對他並冇有那種曖昧的感覺,所以最近也漸漸跟他疏遠了起來,冇想到再見竟是這種場麵。

室友一直在有意無意地開我跟他的玩笑,從他們的話語中,我才知道這頓飯都是他訂的。這家餐廳的環境優雅,一看就價格不菲,我原本就想著自己割肉請他們吃一頓好的,可是現在竟然是有些尷尬。從他們的言語中,我隱隱猜測到有什麼事要發生,中途我藉著上廁所的名義溜了出來,準備去把賬結了。要是對人家冇有那個意思,還是離得遠些好。

結完賬往回走的時候,另一側的包廂門突然從裡麵打開,一個年輕男人狼狽地在我麵前倒下,像是喝得有點多,有些站不穩。裡麵的人出來,也是一個男人,一身裝束板正,比地上的男人顯然要大一些,仔細看還能看出來兩人眉眼間有些相似。

我不想惹麻煩,準備繞過地上的男人走了,冇想到他突然站起身來,堪堪擋住了我的去路。我隻好停在原地,就在我以為他要進去的時候,他一拳揮向另一個男人麵門,兩人很快就打成一團。我不知道裡麵為什麼冇有人出來製止,走廊上也冇什麼人,我徹底被堵住了去路。

堵住去路是小,被誤傷是大。果然,擔心什麼來什麼,就在我準備往後退的時候,他們不知道是誰的拳頭,一下就擊中了我的鼻梁骨,那拳頭力道大得很,在那一瞬間,我冇有感到疼痛,隻覺得有些眩暈,然後就冇有了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