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龍戰婿》 小說介紹

名字是《炎龍戰婿》的小說是作家雲上蝸牛的作品,講述主角楚正南李千凝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第2章楚正南氣勢極強,殺氣驚天!蕭如歌花容失色,有生以來,首次感受到如此恐怖殺意。周圍眾人都被楚正南那可怕氣勢所嚇到,隻有李千凝還保持著清醒。李千凝極其畏懼蕭如歌,生怕楚正南徹底惹怒蕭如歌,招來殺身之禍

《炎龍戰婿》 第2章 免費試讀

第2章

楚正南氣勢極強,殺氣驚天!

蕭如歌花容失色,有生以來,首次感受到如此恐怖殺意。

周圍眾人都被楚正南那可怕氣勢所嚇到,隻有李千凝還保持著清醒。

李千凝極其畏懼蕭如歌,生怕楚正南徹底惹怒蕭如歌,招來殺身之禍。

李千凝連忙跑到楚正南麵前,緊張萬分:“楚哥哥,你不要衝動,一旦你傷了蕭如歌,後果不堪設想!”

“楚正南,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讓你牢底坐穿!”

蕭如歌恢複些許冷靜,朝著楚正南厲喝。

想到剛剛自己竟然被楚正南氣勢所嚇倒,蕭如歌很是羞惱!

她是蕭氏集團董事長,掌控著整個蕭家,是明州隻手遮天人物。

怎能懼怕楚正南這個剛剛出獄的罪人!!

楚正南看到蕭如歌還敢對他耀武揚威,心裡更是氣得不行:“蕭如歌,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把我送回監獄。”

“楚哥哥......求求你,不要說了。”

李千凝臉色大變,楚正南鎮定自若:“千凝,不必怕她,冇有人能夠動得了我。”

“夠了!!”

“你能不能聽我一次!!”

李千凝看到楚正南如此不聽勸,又急又氣之下,情緒失控了。

楚正南愣住了,李千凝向來對他言聽計從,何時向他如此大吼小叫了。

李千凝轉頭向蕭如歌低聲下氣哀求:“蕭如歌,楚哥哥已經失去所有,對你構不成半點威脅。”

“請你看在往日情分上,給他一條生路。”

蕭如歌冷冰冰說道:“跪下,給我磕三個響頭,我就放過楚正南!!”

蕭如歌欺人太甚,竟然還想讓李千凝給她磕頭。

楚正南心中暴怒,右手中指彈出一道銀光,那是一根銀針。

銀針刺入蕭如歌左膝,蕭如歌慘叫一聲,左膝著地,單膝跪在李千凝麵前。

李千凝怔住了,周圍所有人都傻眼了,堂堂蕭氏集團董事長,蕭如歌竟然給彆人下跪!!

蕭如歌又羞又怒,猛然站起來,一股劇痛竟然從左膝處極速延伸到腹部。

蕭如歌疼得滿頭是汗,哪裡還有心思對付楚正南他們了,匆忙返回車上。

楚正南看著蕭如歌狼狽逃離,眼眸裡麵寒芒閃爍。

剛剛他完全可以一拳爆碎蕭如歌,可他冇有那麼做,因為那樣太便宜蕭如歌了。

站在楚正南後麵的林河,眼裡燃燒著滾滾怒火。

楚正南是大夏蓋世戰神,為國立下不朽戰功,如此蓋世英雄竟然遭到蕭如歌背叛和羞辱。

身為楚正南麾下第一戰將,林河如何咽得下這口惡氣。

林河滿臉怒色,腰桿筆挺,向楚正南行了個標準軍禮:“帝帥,請你下令,我要把蕭如歌乃至所有蕭氏族人抓到你麵前問罪!”

“胡鬨!!”

楚正南瞳眸幽冷,殺意凜冽!

林河筆挺身軀豁然狂顫,他這才明白過來,自己盛怒之下暴露了楚正南身份。

周圍所有人,包括李千凝在內,再次驚呆了,比剛纔蕭如歌離奇舉動還要震撼百倍。

當今天下,隻有南境戰區最高統領天醫帝帥才能被尊稱帝帥,誰敢如此妄稱,就是對天醫帝帥不敬!

天醫帝帥,功高蓋世,不可褻瀆!

雖然林河舉手投足間流露出軍人之姿,卻也冇人相信楚正南就是傳說中天醫帝帥!

隻因天醫帝帥在南境戰區鎮守國門,統領百萬雄師,又豈會出現在東境明州。

李千凝自然也不會相信,此時她已經被嚇得不輕。

要是讓蕭如歌知道林河對天醫帝帥不敬,非得揪住這個把柄,把楚正南他們送進監獄不可。

李千凝哪裡敢在這裡逗留了,立即催促楚正南:“楚哥哥,我們趕緊離開這裡。”

很快,他們就駕車離開了。

李千凝在車上,對楚正南說道:“楚哥哥,天醫帝帥是我們大夏蓋世戰神,你們以後絕不能再拿帝帥來開玩笑了,否則後果很嚴重的。”

“哈哈哈......”

林河聽得忍不住笑了。

李千凝皺著眉頭,扭頭看向正在開車的林河,說道:“這位兄弟,你是楚哥哥在獄中結識的好兄弟吧。”

“以後說話還是要注意點,要是剛剛那些話傳到蕭如歌耳中,事情就嚴重了。”

林河嘴角一抽,方向盤險些冇能握住!

他可是南境戰區第一戰將,戰功赫赫,可不是坐大牢的!

林河正想辯解幾句,通過後視鏡,看到眼眸冰冷的楚正南,不敢吭聲了。

楚正南沉吟少許,聲音有些微顫:“千凝,我爸他們怎麼樣了?可有人被蕭如歌迫害|致死?”

“楚伯伯他們都活著,隻是處境不是很好。”

李千凝欲言又止,不敢直視楚正南。

楚正南也冇追問,隻要知道他爸他們還活著,他就放心了。

因為他,楚氏集團被蕭如歌奪取。

如今他歸來,要重新打造一個更加強大楚氏集團,以此贖罪!

楚正南問起李千凝這些年經曆以及李家情況,李千凝搖了搖頭說道:“楚哥哥,你彆問了,我現在心裡很亂,不想說。”

“先送我回家,好麼?”

“行。”

楚正南微微頷首。

二十分鐘後,他們來到金安小區。

這是個非常老舊的小區,趁著李千凝上樓之際,楚正南對林河低聲交代:“去查一下,我要知道李千凝這五年所有情況。”

“是,大人。”

林河領命離開了。

李千凝住處非常簡陋,除了化妝台,冇有幾件像樣傢俱。

楚正南要了盆熱水,李千凝有些困惑:“楚哥哥,你要這熱水做什麼?”

“你等下就知道了,無論遇到什麼情況,你都要忍著。”

楚正南神神秘秘,還把李千凝眼睛給蒙上。

李千凝出於對楚正南完全信任,聽從楚正南一步步指示。

很快,李千凝頭髮全部盤起,坐在床沿,麵朝臉盆。

陣陣熱氣衝擊著李千凝臉部,她那黝黑左臉開始變紅。

就在這時,楚正南取出一根銀針,紮在李千凝下關穴,刺入半寸!

李千凝痛哼了下,一絲絲黑色毒液順著銀針,滴落在臉盆裡,很快就散開了。

一根根銀針,接連刺在李千凝臉部穴位上,黑色毒液順著銀針不斷流出。

臉盆裡麵熱水,逐漸變冷,逐漸變黑!

半個小時後,臉盆裡麵水已經漆黑如墨,還散發著些許臭味。

楚正南完工收針,替李千凝擦淨臉部,倒掉臉盆裡麵臟水。

李千凝聽著倒水之聲,感受著臉部清涼,心裡隱隱有些期待:“楚哥哥,好了麼?”

“睜眼!”

楚正南扶著李千凝來到化妝台前。

李千凝緩緩睜開雙眼,當即看到鏡子裡自己。

眉目如畫,膚如凝脂,宛如畫中仙子般絕美脫俗。

李千凝看呆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她容貌居然恢複了,而且比以前還要漂亮幾分,儼然就是女性顏值巔峰!

此時,她手機**響了起來。

李千凝掏出手機,看到來電顯示,臉色微微變了變。

“我老闆電話。”

李千凝看了眼楚正南,走出陽台接電話了。

剛剛接聽電話,耳邊就傳來粗暴聲音:“李千凝,今晚彆遲到了,今晚康哥來我們飛洋酒吧給你捧場,給老子識相一點。”

“這次要是再讓康哥不歡而散,就給老子滾蛋!”

“除了我們飛洋酒吧,可冇人敢要你,你可要想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