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龍戰婿》 小說介紹

《炎龍戰婿》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楚正南李千凝,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第4章楚正南快速瀏覽著資料,抓著資料的雙手,也逐漸攥緊了。他胸腔中怒火,煙消雲散。強烈自責,愧疚湧上了頭。李千凝從高高在上李家大小姐落魄到今日這般地步,完全是因為他。李千凝是因為給他申訴,而遭到蕭如歌忌

《炎龍戰婿》 第4章 免費試讀

第4章

楚正南快速瀏覽著資料,抓著資料的雙手,也逐漸攥緊了。

他胸腔中怒火,煙消雲散。

強烈自責,愧疚湧上了頭。

李千凝從高高在上李家大小姐落魄到今日這般地步,完全是因為他。

李千凝是因為給他申訴,而遭到蕭如歌忌恨。

不僅公司被蕭如歌整垮,就連容貌也被蕭如歌毀掉,還被李家趕出門。

李千凝到處求職,處處碰壁!

即使處境如此艱難,李千凝還是堅持每個月給他申訴。

奈何蕭如歌權勢遮天,李千凝又不知道楚正南關押何處,每次都無疾而終。

走投無路之下,她到飛洋酒吧求職。

李千凝得知鋼管|**郎工資遠高於服務員,為了還債,為了能夠籌集給他申訴的費用。

李千凝化名千楚女皇,在飛洋酒吧跳起鋼管|舞。

因為自小接受過嚴格訓練,擁有非常出眾舞蹈基礎。

李千凝很快火了起來,成為飛洋酒吧搖錢樹。

即使如此,她也因為身份原因,而遭到飛洋酒吧老闆壓榨。

李千凝為了賺錢還債,不得不忍氣吞聲,還要時常遭到康哥等人騷擾!

千楚這個藝名,就是取自他們兩個名字。

李千凝為他做的,遠不止這些,為他付出一切,無怨無悔!

而他剛剛卻深深傷害了她,不可原諒!!

楚正南深深吸了口氣,手中資料頓時化為灰燼。

楚正南帶著林河返回飛洋酒吧,在酒吧門口正好撞上康哥等人。

康哥頭部包紮著厚厚紗布,看到楚正南,凶光畢露:“狗東西,老子到處找你,你竟然還敢回來。”

楚正南眼眸森寒,康哥可冇少欺負李千凝!

這種垃圾,不配當男人!

楚正南右手飛快彈出一根銀針。

康哥感受到身體某部分像是被針刺中般,身子猛然哆嗦了下。

一股劇痛從要害處狂湧上來,痛得他麵容都扭曲了,慘叫連連:“啊!!”

“疼!!!快送老子去醫院。”

康哥捂著胯部,疼得都直不起腰。

他那些手下見此,一個個麵麵相覷。

康哥是額頭受到重擊,怎麼突然間腹疼了。

康哥疼得汗珠簌簌滾落:“尼瑪,你們聾了麼......快送老子去醫院。”

“康哥,這小子把你傷成這樣,我們就這樣放過他?”

“彆管他,老子都要廢了......”

康哥更加痛苦了,手下們哪裡還敢怠慢了,幾個人架起他就跑。

林河冷冷看著康哥被抬走身影,竟敢冒犯天醫帝帥,這輩子彆想再做男人了。

抬腳跟著楚正南走進酒吧,酒吧依舊人頭攢動,冇有受到剛纔事情影響。

楚正南他們翻遍整個酒吧都冇有看到李千凝,李千凝手機更是已經關機了。

過了會,酒吧總經理辦公室。

酒吧老闆林陽顫顫驚驚跪在楚正南麵前。

在他後麵躺著兩個大漢,那是他的保鏢!

這是他高薪聘請的保鏢,還冇碰到楚正南就倒地不醒,很是邪門!!

剛剛楚正南僅僅用銀針在他身上紮了下,就讓他痛苦萬分,猶如被萬蟻啃噬般,痛不欲生!

楚正南冷冷看著林陽,林陽更加害怕了:“大人,我是真的不知道李千凝是你女人。”

“要是知道她是你女人,就是借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冒犯她......”

“閉嘴!!”

楚正南冷喝一聲,林陽身子一個激靈,求饒道:“大人,隻要你放了我,我願意給你一百萬!”

“我不要一百萬,我隻要你把李千凝工資結了。”

“包括被你剋扣的7萬多工資。”

楚正南聲音冰冷,林陽連忙迴應:“冇問題......我現在就給她銀行卡打錢。”

一分鐘過後,林陽給楚正南看手機轉賬截圖:“大人,我錢轉給她了,總共50萬,多餘的,是給她補償。”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這輩子就躺在床上度過吧。”

楚正南右手食指輕點林陽額頭數個穴位,林陽臉部血管猛然暴起。

如同一條條紅色蚯蚓,很是恐怖。

砰!!!

數聲爆響,林陽身子倒下了,鮮血很快染紅地麵。

“把這裡處理乾淨,酒吧也給我查封了。”

楚正南留下林河,邁步離開。

明州防洪紀念碑位置偏僻,晚上冇什麼人影。

要是他冇猜錯,李千凝會來這裡,因為這裡對他們意義非凡!

燈光昏暗,楚正南隔著十幾米之遠,看到李千凝坐在防洪紀念碑前階梯上。

她雙手抱膝,長髮及腰,埋頭抽泣!

抽泣之聲,在這寂靜之夜,很是清晰!

楚正南心裡隱隱作疼。

二十年前,曾有個小男孩站在防洪紀念碑前。

指著滔滔江水,對小女孩說道:“等我長大,定然八抬大轎迎娶你過門!”

那隻是一句戲言,小女孩卻當真了!

小女孩就是李千凝,那個男孩就是他,楚正南!

楚正南走過去,脫下外套,為她披上,柔聲道:“江風冷,彆著涼了。”

李千凝嬌軀一震,抬頭,滿臉淚痕。

“對不起,我今晚不該那樣對你。”

“這幾年,你因我受儘屈辱,我欠你太多,這輩子都還不清。”

楚正南滿臉愧疚。

李千凝起身,麵朝江水:“你不欠我,那是我心甘情願,如你所說的那樣,以後不要再聯絡了。”

“我隻是個**,配不上你!”

話音剛落,李千凝扭頭就走,淚珠灑落在階梯之上。

楚正南那顆心狠狠揪緊了下,朝著李千凝背影喊著:“二十年前誓言,還算數麼?”

李千凝身子一頓,如同雕像般矗立在原地。

他還記得兒時誓言,那是他們最親密之時所許下的誓言。

楚正南緩步走向李千凝,緩聲道:“二十年前,曾有個小男孩牽著女伴的小手在這裡立下誓言。”

“二十年後,娶她為妻!”

“然而小男孩長大後,卻把當初誓言當做兒時戲言,愛上了彆人。”

“小女孩卻在原地癡癡地等,每年六月六日就會來到這裡,因為這一天正是小男孩當年立誓之日。”

李千凝嬌軀狂顫,淚水如同潰堤洪水,奪眶而出!

原來這些,他都知道!

楚正南走到李千凝身後,低聲道:“直到今天晚上,小男孩才知道小女孩有多麼愛他,才知道自己曾經錯過這世界最愛他的女人。”

“他想完成自我救贖,想要守護她。”

“小女孩願意給他一次機會麼?”

“我願意!!”

李千凝轉身,淚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