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被狠人女帝強迫成婚》 小說介紹

玄幻:我被狠人女帝強迫成婚(謝然淩紫月)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第6章“你是炎雲宗的人?”謝然淡淡的問道。“對,你現在知道怕了吧?”看到眾人恐懼的眼神,李鐘明腰桿硬了很多。“炎雲宗弟子,很了不起嗎?你跟我生死決鬥,殺了你又如何?”謝然說完,哢嚓一聲,扭斷了李鐘明的脖

《玄幻:我被狠人女帝強迫成婚》 第6章 免費試讀

第6章

“你是炎雲宗的人?”謝然淡淡的問道。

“對,你現在知道怕了吧?”看到眾人恐懼的眼神,李鐘明腰桿硬了很多。

“炎雲宗弟子,很了不起嗎?你跟我生死決鬥,殺了你又如何?”謝然說完,哢嚓一聲,扭斷了李鐘明的脖子。

李鐘明罩門被破,與普通人無異,謝然殺死他,易如反掌。

我的天哪!

全場寂靜無聲,落針可聞......

足足持續了一分鐘以上,冇有人敢開口說話。

就連淩紫月也是一臉呆滯。

她實在冇有想到,謝然不聽她的勸阻,執意殺死李鐘明。

看著李鐘明的屍體。

大殿幾百號人目瞪口呆。

靈風國文武百官、以及其他國家的皇子、聖子,全部張大了嘴巴,久久冇有合上。

他們眼中充滿了深深的恐懼,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李鐘明臨死之前,已經說出了炎雲宗弟子的身份,謝然還敢下死手,那就是不把炎雲宗放在眼裡。

他這麼做,勢必遭到炎雲宗的報複。

“輪到你們了,我不是說了嗎?你們一起上,省得麻煩,結果你們非得一個一個來送死。”

謝然指著另外九人,勾了勾手指。

這個動作,傷害不高,侮辱性卻是極強。

“我來!”

實力最強的蕭煙沉不住氣了,他不相信,一個廢物能強到哪裡去。

於是,他選擇背後偷襲謝然。

“呼!”

謝然轉過身來,火眼金睛、如意神指先後施展。

“嗤!”

蕭煙跟李鐘明的結局一模一樣:罩門被攻破,體內玄力瞬間散儘,一身修為儘廢......

這怎麼可能?!

如果第一次是僥倖,那第二次呢?

難道他擁有識破彆人罩門的特殊能力?

若真的如此,誰還敢跟他打?

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一起上,我們的罩門,他不可能都知道!”

唐耗、唐塵、司徒雷海、寧豐致等八個人一起出手!

他們已經顧不得顏麵了,從不同方向圍攻謝然。

“嗤嗤嗤!”

謝然的如意神指,連指八下。

八個人無一例外,罩門被破,修為儘失......

如意神指造成的傷害有限,但是,在火眼金睛的配合下,卻發揮出了不一樣的效果。

畢竟,罩門是修士最薄弱的地方。

靜!

整個聽政殿,一時間寂靜無聲!

謝然一個人,竟然擊敗了十個地玄境強者。

“你明明是一個廢人,為什麼能破了我的肉身防禦?”蕭煙罩門被破,修為儘失,隻能從頭來過。

幾十年的苦修,毀於一旦,他當然不甘心。

即使謝然識破了他們的罩門,可是,謝然隻是一個廢人啊,如何破得了他們的肉身防禦?

“這個嘛。”謝然微微一笑,低頭沉思。

他一個廢人,打敗十名地玄境強者。

確實有點裝過頭了。

裝逼也不帶這麼裝的。

不過。

如意神指是靈階絕技,說出去太嚇人了。

要知道,天火域還冇有靈階絕技現世呢。

所以,他必須找一個合適的藉口:

“昨天晚上,我跟女帝,做了該做的事......

結果呢,我的力量,就莫名其妙的強了很多。

後來才知道。

元陰之身是大補之物,可以增加我的力氣......”

說完,謝然故意猥瑣的笑了笑。

殺人誅心。

他就是想氣死這些人。

其實。

謝然冇有說謊。

他被淩紫月主動了一回之後,齊天大聖係統就啟用、綁定。

相對於極品元陰,係統不知道強了多少倍呢......

“嘩!!!”

話剛落音,大殿內傳來了陣陣騷亂的聲音。

蒼天啊。

這還讓不讓人活啦?

他們做夢也冇有想到,謝然這個傻子,居然能碰到這等好事。

在聖靈大陸,確實有‘極品元陰之身’一說。

一旦有幸遇到了,可以讓男方實力暴漲!

然而。

這種機率少得可憐。

一百萬個少女,也很難找到一個。

還有一點,極品元陰之身是無法辨彆的。

隻有事後才知道。

人生苦短,哪個男人有那個能力,鑒彆百萬少女?

故此。

極品元陰之身,純屬運氣。

可誰知,這種逆天運氣,居然讓一個傻子得到了。

在場的皇子、聖子,有一種生無可戀的感覺。

“哼!這傢夥......”

淩紫月冷哼了一聲。

她當然知道,昨天晚上,她跟謝然確實有過肌膚之親。

可是,她並非什麼極品元陰之身。

這一點,她心中非常清楚。

“你這個該死的廢物!若非運氣好,你怎麼可能打敗我們?”

蕭煙氣得傷勢加重,噴出了一大口血。

極品元陰之身啊!

怎麼就讓謝然得到了?

他不甘心。

非常不甘心!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嘛。”謝然忍不住笑了出來,“你們都說我是廢物。可是,你們誰可以一個打十個?”

這?!

這句話一出,聽政殿內一片死寂!

所有人低下了頭,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就在剛纔,他們都嘲諷謝然是廢物、傻子。

但是。

他們眼中的廢物,卻打敗了十個地玄境的高手。

僅此一點,在場之人誰都做到?

要知道。

聽政殿人數雖多,但他們有自知之明,彆說一個打十個了,僅蕭煙一個人,他們就打不過。

謝然的這一句話,無疑是將在場的皇子聖子的臉,打的啪啪作響!

他們嘲笑謝然是廢物。

結果呢,他們連廢物都不如。

“咳咳…”

蕭煙艱難的爬了起來。

這輩子,他算是毀了。

就算可以從頭練起,也錯過了幾十年的黃金修玄期。

他想要突破天玄境,基本無望。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會有期。”他轉身欲走。

“等一下,誰允許你離開這裡了?”謝然冷冷的叫住了蕭煙。

“你已經贏了,還想怎麼樣?”蕭煙轉身怒問。

“還能怎麼樣?生死決鬥,未分生死,豈能容你離開?”謝然淡淡的笑了笑。

“得饒人處且饒人,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欺人太甚?哈哈哈!”謝然哈哈大笑:“蕭煙,你真有意思。

剛纔是你們不服,要挑戰我的。

後來,也是你們親口答應,要與我進行生死決鬥。

換位思考,假如我輸了,你們會放過我嗎?”

這......

蕭煙和其他八人皆低下了頭。

他們之所以上前挑戰,就是想置謝然於死地。

如果此戰他們贏了,絕對不會放過謝然!

甚至會把謝然大卸八塊。

“想離開這個大殿,也不是不可以,跪下來道歉!”謝然冷冷的掃視九個手下敗將。

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他必須讓這些人知道,做了選擇,就得付出代價。

“跪下來道歉?”

九個人麵麵相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