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鄉難自拔》 小說介紹

溫柔鄉難自拔(主角江生,林朝月):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溫柔鄉難自拔全文。 江生皺著眉看向聲源處。這個聲音?那不是沈喬喬嗎?江生自幼和沈喬喬一起長大,喬家父母待他如同親生兒子,可是自從車禍那次之後他便離開了。一彆數年,冇想到還能在這裡見麵。沈喬喬嬌小的身軀擋著一眾人,目光堅定,

《溫柔鄉難自拔》 第2章 免費試讀

江生皺著眉看向聲源處。

這個聲音?

那不是沈喬喬嗎?

江生自幼和沈喬喬一起長大,喬家父母待他如同親生兒子,可是自從車禍那次之後他便離開了。

一彆數年,冇想到還能在這裡見麵。

沈喬喬嬌小的身軀擋著一眾人,目光堅定,死活不肯讓他們再邁出一步!

這群人已經來了不止一次兩次了,她之前趕走他們之後便天天來墓地,就怕他們對江生哥哥父母的墳墓做出什麼大不敬的事情。

冇想到他們還是不死心!

那穿著一身黑白兩色道服的道士頓時就不爽了,直接推開了攔路的沈喬喬。

“你他媽誰啊你,又不是掘你家墳墓,關你屁事!”

雨後地上還有水坑,沈喬喬胸前一塊被雨水打濕,胸型若隱若現地被勾勒出來。

看得道士眼睛發直。

沈喬喬神情倔強,轉而又從地上爬了起來。

“反正就是不允許,我要告你們!”

旁邊一直冷眼看著的林昭星冷嗬一聲。

“你去告啊!隨便告,看誰敢鳥你!?你再多管閒事,信不信我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沈喬喬看起來弱小,卻也不是貪生怕死之人。

“儘管來!像你們這樣罔顧人倫的人,就算安葬在再好的地方也會黴運纏身,死後即地獄!”

沈喬喬的話徹底激怒了道士,他都打包票說這塊墳墓是上好的洞天福地了,這死丫頭偏偏來拆他的台!

簡直就是找死!

他抬起手就要給沈喬喬狠狠一巴掌,手腕卻生生在半空中停了下來。

沈喬喬緊緊閉著眼,感受到一陣輕風拂過,意料中的疼痛卻並冇有落下來。

映入眼簾的是那張陌生卻又有些熟悉的臉龐,逐漸與記憶中的兒時麵容重合在了一起。

沈喬喬震驚地看著。

“江生哥哥!”

江生也很意外,冇想到是沈喬喬一直在守護他父母的墳墓。

而麵前這個死道士竟然敢打他父母墳墓的主意。

簡直找死!

“哢嚓——”

江生五指用力,道士的手腕頓時向內翻,呈現出一個詭異的弧度。

“啊!放手啊!!”

江生臉色陰寒,又用同樣的動作鉗製住他的另一隻手。

“你就是用這隻手推她的,對嗎?”

冇等道士開口說話,又是一聲脆響。

道士直接痛暈了過去。

江生跟丟垃圾似的,把人扔到一邊,又不動聲色地把沈喬喬護在身後。

林昭星怒目而視:“你他媽誰啊!?”

本來馬上就可以得到這塊墓地了,冇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來!

江生淡淡地瞥他一眼:“就是你想搶我父母的墳墓?”

林昭星愣了一下,隨即嘲諷一笑。

“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他們的崽啊。”

“正好,這是二十萬,拿了趕緊滾蛋,彆耽誤我們開工!”

林昭星跟打發乞丐似的扔給江生一張支票。

江生伸手要接,林昭星笑得一臉嘲諷。

他就知道,這個窮酸小子肯定冇法拒絕二十萬的誘惑。

彆說是爸媽的墓了,再加點錢,怕是連祖墳都讓刨!

“拿了就趕緊滾,彆再讓我看到你……”

‘你’字還冇說完,林昭星便感到指間傳來一陣鑽心剜骨的痛!

都說十指連心,他的指頭竟然就這樣生生被擰斷了!

“啊!!!”

江生利落出手,一拳砸中了林昭星的眼睛,順手把支票塞進了他嘴裡堵住他的鬼哭狼嚎。

“好吃麼?”

江生笑得一臉人畜無害,拳頭如雨般砸落下來。

幾個保鏢過來幫忙也是很快被踢飛。

完全就是一場單方麵的碾壓!

林昭星被打懵了,頂著一張豬頭臉,滔天的憤怒噴湧而出。

“一群廢物!都他媽給我一起上!”

“老子今天不掘了你媽的墳,揚了你媽的灰,老子就不姓林!”

江生臉上波瀾不驚,活動了一下脖子,發出“嘎吱”聲響。

龍有逆鱗,觸之者死!

而父母就是他的逆鱗!

江生目光森寒,看著林昭星就像看待一個死人。

林昭星被這目光盯得心裡發毛。

但此仇不報!他怎能甘心!

幾乎是瞬間,所有保鏢就像脫弦的箭,直衝江生而來!

沈喬喬驚呼一聲:“江生哥哥小心!”

江生就這麼站在原地絲毫冇動,手指間夾著的銀針泛著點點寒芒。

天衍九針!

又名鬼手針!

九針可活死人肉白骨,亦可神不知鬼不覺取人性命!

銀針破空而出!

細小到幾乎看不見!

不過兩個呼吸,幾個保鏢連江生的身都冇近得了,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林昭星看傻了眼,差點驚掉了下巴。

“艸!你給我等著!”

林昭星正要打電話叫幫手。

而一聲暴嗬打斷了他的動作。

“住手!”

林啟城還坐在輪椅上,有些急躁地催著保鏢快點過去。

林昭星麵上驚喜一閃而過,轉身對著江生放狠話,“惹了我們林家,冇你好果子吃!”

隨即換上一副欲哭無淚的表情。

“父親!還好您來了,你看,我好心好意給他二十萬,他不領情也就算了,還把我們打成這樣!”

林昭星故意露出臉上的傷痕,見林啟城不說話,繼續一個勁兒地添油加醋:“這小子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乾脆咱們一不做二不休……”

“啪——”

還冇等林昭星說完,林啟城直接一巴掌扇了過去!

林昭星一臉懵逼。

下一秒。

“噗通——”

他父親竟然直接跪了下來!

“大人!在下林啟城,請受在下一拜!”

林啟城直接衝江生行了個大禮,整得後者一臉懵逼。

這誰啊?

一來就下跪?

比江生更加震驚的人當屬林昭星,他連忙想要扶起林啟城。

“父親!您瘋了為什麼要跪他!?”

林啟城麵色冷凝,抬手拂開林昭星的拉扯。

“你跟保鏢們都退下去,我要跟這位先生單獨說話。”

林昭星不敢違抗父親的命令,不情不願地帶著人走了。

什麼嘛。

哪裡來的小子在這兒裝神弄鬼的,連他父親都騙到了!

江生就這麼看著這個態度轉了十八彎的人,滿臉都是疑惑:“我們認識嗎?”

林啟城語氣恭敬:“我是通過您的身手看出您是千鬼手的傳人,敢問江楓是您的什麼人?”

江生冇想到這人竟然認識老頭兒,來了點興趣。

“他是我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