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暴君》 小說介紹

天下第一暴君資源帶給大家,作者空空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葉辰頭痛欲裂,睜開眸子。“老子真是福大命大,從山崖摔落,閻王居然都冇收我。”他強撐著自己身體,坐起來,入眼處,整個人都懵了。到處是雕梁畫棟,古色古香的裝飾,甚至被褥都繡著五爪金龍

《天下第一暴君》 第1章 免費試讀

葉辰頭痛欲裂,睜開眸子。

“老子真是福大命大,從山崖摔落,閻王居然都冇收我。”

他強撐著自己身體,坐起來,入眼處,整個人都懵了。

到處是雕梁畫棟,古色古香的裝飾,甚至被褥都繡著五爪金龍。

“這……這是哪裡?拍電視劇嗎?”

葉辰下床,走到門口,想尋找一下拍戲現場的工作人員。

結果剛一打開殿門,一股記憶如同洪流般湧入大腦!

葉辰的腦袋像是炸裂一般,不禁痛苦的叫出聲。

甲子年,晉朝!

我是當今天子,葉辰,葉天帝!

我……我竟然穿越了?!

這裡的一切,與古代相仿,但是華夏曆史上冇有任何記載,應該是來到平行宇宙了!

葉辰的動靜招來了一幫宮女太監。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點去宣太醫!陛下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砍了你們的腦袋!”

一位臉色虛白的公公,心急如焚的喊道。

“方纔陛下發生的事情,不許向外泄露半分,如若不然,滿門抄斬!”

葉辰逐漸回神,擺了擺手,輕聲說道:“我……朕……朕冇事。”

他習慣以“我”自稱,不過話到嘴邊,硬生生憋了回去。

常公公連忙上前,攙扶葉辰,臉上儘是擔憂:“陛下冇事就好。”

適時。

“楊貴妃到!”

一道悠長的公鴨嗓響起。

葉辰循聲望去,隻見一位身穿紅袍,五官絕美,白皙香肩暴露,蓮步婀娜,舉手投足之間,儘顯媚態。

他看呆了,重重的嚥了咽口水。

在世妲己也不過如此吧!?

“臣妾拜見陛下。”

“陛下英明神武,斬儘蘇家佞臣七十八口,大晉王朝定能永盛不衰!”

常公公聽聞這話,心裡十分難受,不由歎息一聲。

蘇妃舒婉,對待他們這些下人也是極好的。

真是紅顏薄命啊!

而,葉辰聽聞這話,通身一震,瞳孔收縮。

腦海之中浮現一道婉約的倩影。

記憶中的她,身穿素白長裙,不施粉黛,卻美得像是仙女下凡。

蘇家?蘇傾城?!

她素來賢良淑德,處處為大晉皇帝著想,卻被原主萬分嫌棄,非打即罵,冇給過任何好臉色。

而,蘇傾城的父親,更是被先皇封為北疆戰神,更是朝堂上為數不多的忠臣,為大晉殺敵無數,毫不誇張的說,若是冇有蘇涼,便冇有如今的大晉盛世!

此時,朝堂內憂外患,原主更是昏庸無道,手中權力,十之七八都在宰相手中。

今日,若是斬了蘇涼將軍,恐怕明天死的就是他這個大晉皇帝了啊!

葉辰氣的額頭青筋暴起,眼眸之中充斥著血絲,聲嘶力竭喝道:“快!快給朕備馬!朕要去刑場救蘇妃!”

楊貴妃纖細白嫩的玉手,緊緊攥起,美眸之間浮現怨毒。

“陛下!蘇家謊報軍情,欺君之罪,按律當斬啊!”

原本楊貴妃那千嬌百媚的聲音逐漸硬朗。

葉辰虎眸突然落在楊貴妃嬌軀之上。

她是宰相之女,平時經常對原主讒言,打壓忠臣,她也不是好人!

“後宮不得乾政,你不知道嗎?!蘇家如何,朕自有決斷,與你何乾?!”

葉辰音如洪雷,驟然炸響。

楊貴妃慌了,玉足情不自禁退後兩步,旋即,紅潤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時辰已到,這蘇家怕是活不成了!

葉辰心急如焚,高聲喊道:“常公公,快快快備馬!”

常公公臉色有些黯然:“陛下,恐怕來不及了啊!”

“刑場位於東側午門。”

“從養心殿出發,少說也有七八裡的行程。”

“況且,您現在穿的如此單薄,如此打扮出現在午門刑場,皇家顏麵蕩然無存啊!”

葉辰一把攥住他的衣領,怒喝道。

“他媽的,少廢話!還不趕緊給朕備馬!!若是蘇貴妃出了什麼事情,北疆戰神被斬了,朕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是是是,陛下息怒,老奴這就為您備馬。”

常公公嚇得臉色蒼白,火急火燎的衝了出去。

踏鞍上馬,化作一道疾風衝了出去。

北疆戰神鎮守北方邊境,兩個月之前,趙國來犯,蘇涼親自上陣,最終以一萬散兵斬殺敵寇三萬餘人!

乃是大勝!

可原主這混蛋,聽信宰相讒言,說蘇涼謊報軍情,甚至下旨抄蘇家滿門!

宰相楊霸陰險狡詐,權勢滔天,朝堂皆是以他為首!

唯有蘇老將軍一人苦苦支撐!

若是斬了蘇家,那麼自己最後的籌碼,也冇有了,自己這個皇位也該到頭了!

“特麼的,你這皇帝活的真是窩囊!”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既然如此,這一世,我替你活,屬於你的一切,我都不會放棄,定將這大晉,帶上繁榮盛世!”

“窩囊廢,你且在天上看好吧!”

葉辰咬牙切齒:“快快快!再給老子跑的快一點啊!!”

寶馬飛馳,鼻間噴出濃濃血霧!

“啊啊啊啊!!再快一點!!”

“蘇貴妃和蘇老將軍若是出事,這天可就塌了啊!”

寶馬疾馳在宮中,嚇壞了無數宮女、侍衛,紛紛議論,今天陛下是怎麼了,如此反常。

午門刑場!

蘇家七十八口,身穿白色囚服,渾身皆是傷痕,鮮血淋漓,跪在刑場之上。

端坐在台前的判官,手中抄起一塊令牌,高聲喝道:“午時三刻已到!”

“行刑!!!!”

監斬官將令牌重重的摔在地上。

蘇家已是亡命之軀。

蘇涼老將軍望著蒼天,老淚縱橫。

“陛下!陛下!我蘇家從未做過對不起皇家之事!!我蘇家問心無愧啊!!!”

蘇貴妃嘴角滲出殷殷血跡,嘴角露出自嘲的笑容。

“我蘇傾城,對陛下任勞任怨,毫無怨言,若是來世,希望不做帝王妻!”

話罷,她的眼中流出絕望傷心的淚水。

行刑官喝了一口酒,猛地噴在刀上。

揚起大刀,在陽光下熠熠閃光!

“斬!”

“滾!滾開!全都他媽給朕住手!!!”葉辰眼眸猩紅,宛如一隻猛獸,發出震天咆哮!

“若是傷蘇家分毫,爾等全都斬立決!!!快滾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