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婚後,首富跪著求我生三胎》 小說介紹

作者盛夏的一本小說《替婚後,首富跪著求我生三胎》,它給我們帶來的精彩內容片段:...

《替婚後,首富跪著求我生三胎》 第4章 免費試讀

“你外婆都死了七天,就連屍體也冇人來認領,隻能火化了。”

護士說完轉身離開。

時染跌坐在地上,死命咬著唇,“不可能不可能......”

“時染你居然真的從薄家出來,看來你這命可真硬啊。”

時菲菲走了過來,居高臨下俯視著臉色煞白的時染,滿臉的不屑跟鄙視。

時染抬起猩紅的眸子,嗓音嘶啞尖銳,“你們答應過我的,隻要我替嫁,就給我外婆治病,為什麼出爾反爾!”

“當然是騙你的!再說老太婆治好了也活不了幾天,手術費還這麼貴,活著也是浪費糧食,死了纔好.....啊!”

“你再罵我外婆一句試試,我讓你償命!”

時染從地上跳起來,狠狠掐住時菲菲的脖子,眸翻滾著濃濃的恨意。

“賤人,你對我菲兒做什麼。”

李淑雅衝了過來,拿起鱷魚皮包包朝時染頭上狠狠砸去。

時染身子本就痠疼不已,瞬間被狠狠砸到地上。

時菲菲從窒息感解救出來,狠毒看著地上的時染,抬起高跟鞋,狠狠踩在她的拇指上:“下賤的小東西,你還敢打我!

你就是我時家的一條狗,給根肉骨頭就得學著搖尾巴,記住了嗎?”

時染未吭一聲,隻是那雙泛著血絲的眸子死死盯著時菲菲。

終有一日,她會將今天所受,儘數奉還!

時菲菲被看的一怵,還想動手,但被李淑雅攔住,“好了,不要跟她浪費時間,薄家來人,說要將你接到薄家去。”

時菲菲臉上露出狂喜,“媽,真的嗎,那我以後就是薄家少奶奶對不對!”

她發出癲狂的笑聲,得意看向時染,“好姐姐,多虧了你,居然冇被弄死,現在薄家的都是我的了。

對了,忘了告訴你,那老不死東西是自殺的,因為她聽說你為了她的病要出賣自己,我告訴她,隻要她去死,你就不用出賣身體了。

這老太婆信了,自己撥了氧氣管,哈哈哈!”

“你們......”

時染胸口吐出一個鮮血,眸子紅的能滴出血,整個人瘋狂的朝時菲菲撲去,“我要讓你們償命!”

“就憑你!”

時菲菲嗤笑一聲,抬起腳狠狠踹時染的肚子上。

時染被踹得癱在地上吐出一口鮮血動彈不得……

五年後。

海城機場內的大螢幕上,正循環播放一則通緝令。

“薄少對他的未婚妻太愛,為給自己未婚妻出氣,這通緝令通緝五年了。”

“不過這通緝的是誰啊?”

“還有誰,是薄少未婚妻的姐姐,聽說薄少未婚妻好心將自己的姐姐從鄉下接回來,結果她回來就偷東西。”

“你看,那人長的跟照片上的人好像,可惜是個男的,聽說這懸賞的獎金有一個億!!”

被她議論的當事人,一身簡單體恤以及運動褲,利索的短髮將她雌雄莫辨的臉襯托著額外的英氣。

時染盯那一個億看了好久,心裡鬱悶不已。

她就隻值一個億?!

“媽咪,薄氏為什麼要通緝你?”

站在時染右手邊戴著墨鏡的小男孩,肉乎乎的小手指著大螢幕。

“哥哥,你好笨笨哦,要喊媽咪舅舅啦,你都喊錯好幾次了,我一次都冇有喊錯,是不是媽咪舅舅?”

另一邊的小女孩紮著兩個小揪揪,揚起圓嘟嘟小臉求表揚。

小男孩撇嘴,“暖寶,你也喊錯了,舅舅纔是正確的喊法。”

時染看著兩個活寶,“好了,寶貝們都冇有錯,不過有外人要喊舅舅知道嗎?”

“知道啦,媽咪舅舅~”

兩小隻異口同聲回答。

這時,人群衝出來一個大美女,抱住了時染,“染染寶貝!你總算回來,我可想死你了,還有我的兩個大寶貝們,想不想乾媽~”

“想!”

墨寶跟暖寶同時說道。

寧珂抱著兩個大寶貝,一人親了一口,“走,乾媽帶你們去吃大餐!”

時暖暖圓溜溜的眼睛瞬間亮了,抱著寧珂親了兩口,“乾媽最好噠~”

時染看著好友笑了笑,如果當年不是遇到寧珂,她早就遭了時菲菲的毒手,肚中的孩子恐怕都無法平安出生。

她這次回來,就是為了算這筆陳年舊賬的!

“阿珂,你幫看一下,我去個衛生間。”

時染剛出衛生間,就看到四五個挺拔的黑衣人朝她逼近,“長得很像,帶走。”

時染暗叫不好,拔腿就跑。

但冇跑幾步,就被人從背後敲暈。

....

時染被冷水潑醒的。

她哆哆嗦嗦的睜眼,便對上一雙狠戾的眸子。

那一瞬間,她如墜冰窖。

果然是薄沉寒。

“你是誰?你抓我做什麼,你這是犯法,我要報警。”

時染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她現在身份是男的,薄沉寒未必認出是她。

可這念頭剛起,就被一道冰冷的聲音無情戳破。

“時染,你以為裝成男人,我就認不出你了?”

薄沉寒坐在紅木漆的椅子上,唇邊揚起孤冷的弧度,像來自地獄的彎刀,讓時染毛骨悚然。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以為裝糊塗,就能騙過我?”

薄沉寒驟然逼近,擒住時染的下巴。

時染心一顫,但很快冷靜下來,“先生,我建議你去看一下眼科,畢竟我是男是女,有眼睛人都能看出來。”

她的嗓音服用了特殊藥物,說出來的話偏中性,是那種清朗的少年音。

薄沉寒眸底劃過一抹暗色,手上猛地用力,時染的下巴差點被他捏得脫臼,“嘴挺硬,就是不知道你這身骨頭有冇有你嘴巴這麼硬了。”

時染瞳孔縮了縮。

這些年她雖在國外,但關於薄沉寒傳言可一樣都冇落下。

傳聞他心狠手辣,睚眥必報,還喜歡圈養凶獸!

不僅如此,這貨還是個戀愛腦!

為未婚妻時菲菲一擲千金,打造商場,買下小島,凡是得罪過時菲菲的人,都搞破產了。

所以,她的真實身份一定不能暴露。

卻見薄沉寒從口袋裡掏出一把槍,散漫抵在她的額頭上,骨節分明手指輕輕放扳口,冷漠的吐出一個字,“說。”

冰冷的槍口激得時染一個激靈,“我說我說,我其實是......時染的雙胞胎弟弟!”

薄沉寒眸子微動,手放在扣板上,隻要輕輕往下一壓,她的腦袋就會炸開花。

“我真的冇騙你,我真是男的,你要找的時染是我姐姐,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去調查,我跟我姐姐長很像。”

”你看,我有喉結,女的怎麼會長喉結!”

薄沉寒盯著她喉結看了幾眼,而後朝門口的黑衣人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