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總以為蘇正榮要套現,以為邱小偉是他特意安排進公司的,便也冇敢管這事。

所以邱小偉後來越發猖狂,揹著他,私收客戶賄賂、彙貨款,搞的產品一團糟,他竟然一點都不知情。

今天查到賬目有問題,蘇正榮把趙總和財務叫到一起對峙,才知道中間被邱小偉鑽了這麼大的空子。

當然這其中少不了蘇桐的幫忙,如果他冇猜錯,蘇桐甚至還幫邱小偉私刻了他的印章和公司裡的公章。

一路上回來,他已經快氣瘋了!

蘇桐嚇壞了,不停的後退,“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什麼邱小偉?”陳媛驚聲問道。

蘇正榮把公司裡的事大概的說了一遍,冷聲質問蘇桐,“老實說,是不是你做的?”

陳媛突然想起什麼,恍然道,“邱小偉?和咱們一起抱錯孩子的人家,是不是姓邱?”

蘇正榮聽陳媛一說,也猛的想起來了,“邱家還有一個兒子!”

記住網址

他抬頭不可思議的看向蘇桐,“就是邱小偉!他是你親弟弟?”

陳媛一臉震驚,“不是說那個兒子已經死了嗎?”

“這就要問她了!”蘇正榮抬手指著蘇桐。

蘇桐慌的不知所措,更不知道該怎麼辯解,隻不停的道,“邱小偉是蘇熙找來的,是她找來的,和我沒關係!”

“那邱小偉是不是你親弟弟,是不是你安排他進公司的?幫他私刻公章的人是不是你?”蘇正榮暴躁的連聲質問。

蘇桐白著臉不說話,渾身顫抖。

陳媛不可思議的盯著蘇桐,衝過去,一把抓住她的衣服,咬牙啟齒,

“蘇桐,你怎麼能這樣對我們?”

“從小到大,我是怎麼對你的?就算後來知道你不是親生的,我也一樣把你當親生女兒看待!”

“你摸著良心問問自己,我對你和蘇熙誰更好?為了你,我把蘇熙都捨棄了!”

“蘇熙在邱家受的那些虐待本來應該是你受的,因為我們,你才過上大小姐的日子!”

“說蘇熙忘恩負義?你纔是真正的白眼狼!”

“不、不是這樣的!”蘇桐連慌帶嚇,哭的不能自己,“我、我、”

突然她包裡的手機響,陳媛手疾眼快,一把給搶了過來,上麵赫然是邱小偉的名字來電。

陳媛看著驚慌的蘇桐,劃開手機。

“姐,你到哪了?趕緊的,聽說淩家開始封鎖江城了,再晚我們真走不了了!”

邱小偉說完冇聽到蘇桐回話,又立刻道,“你不會捨不得走吧?蘇家隻剩個空殼了,啥都冇有了,你還留戀什麼,你不是說過,等把蘇家的財產都搞到手,咱們兩個就遠走高飛,彆臨到關頭又後悔啊!”

蘇桐臉色大變,伸手去搶手機。

陳媛甩手給她一巴掌,對著電話喊道,“邱小偉,你在哪兒?趕緊把我們家的錢還回來,否則我現在就報警,讓你和你姐一起去坐牢!”

邱小偉那邊一愣,馬上掛斷了電話。

等陳媛再打過去,邱小偉已經將她拉黑了。

陳媛簡直氣瘋了,再看蘇桐包裡的東西,怒不可遏,“你不是拿著這些東西去求蘇熙,你是要跑路,果然是外麵帶回來的野種,怎麼養跟我們都不是一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