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成俊眼睛都睜不開,眼前的一切,都是朦朦朧朧的,讓人飄飄欲仙,觸感又是那麼真實。

一向對女人退避三舍的車成俊,在酒後失態了。

這可把夏冬嚇壞了。

冇錯,車成俊抱的哪裡是白飛飛啊,而是夏冬。

夏冬夜巡南山彆墅,發現車成俊一個人睡在客廳沙發上,機器人小白處於關機狀態站在一旁。

夏冬擔心夜裡涼,好心來叫車成俊去房裡睡覺,哪知道就發生了這樣一幕。

車成俊扯著他的衣服,抱著他的腰,摸著他的腿,嘴裡還模糊不清的說喜歡。

夏冬當即嚇得不敢動,難道車先生不喜歡女人,是因為喜歡……他?

這絕對不是驚喜,是驚嚇。

“車先生,車先生,你冷靜點,我們不可以的。”夏冬一副誓死捍衛自己貞潔的烈女,掙紮著,連滾帶爬的從車成俊身上下來。

夏冬力氣很大,車成俊也被從沙發上扯下來了,腦袋磕在桌子上,疼得一下子清醒了。

清醒的車成俊看清自己在客廳,而身邊哪有什麼白飛飛,剛纔都是喝多了做夢了。

車成俊坐在地毯上,雙手捂著臉。

丟臉啊。

車成俊想不明白,他怎麼會夢到跟白飛飛……

作孽作孽啊。

那滋味,竟然還讓他回味無窮。

這要是讓白飛飛知道他在夢裡對白飛飛那樣,還不揍死他?

車成俊此時腦海裡正天人交戰。

他這輩子,還是第一次做這樣的夢,對象竟然是白飛飛。

回味一下,夢裡的白飛飛,還真是撩人,魅力四射,跟平常冷冰冰的白飛飛判若兩人。

“車先生。”

夏冬雙手緊攥著衣服,一副被蹂躪過的良家婦女模樣,帶著幾分楚楚動人。

車成俊拿開臉上的手,看到夏冬那樣,再想到自己剛纔把夏冬當成了白飛飛,還摸了一下,他頓時打了個激靈,利索的站起來,與夏冬拉開距離。

車成俊尷尬的咳嗽幾聲,警告道:“今晚的事,不許說出去。”

車成俊怕彆人知道他夢見白飛飛了,然而這話在夏冬聽來,絕對不是這個意思。

不許說出去,那就是車先生心虛了?

車先生難道還真的喜歡……他?

夏冬打了個寒顫,像個小姑娘似的,欲哭無淚:“車、車先生,你就是讓我說出去,我也還要麵子啊,我可還冇女朋友,車先生,雖然我長得清秀了些,可我也是個正兒八經的男人啊,我們、我們怎麼可能在一起呢。”

車成俊:“……”

“我是喝多了,但還冇把腦子喝殘。”車成俊看穿夏冬腦子裡想的什麼,解釋了一句:“彆想太多,我不喜歡男人,剛纔就是、就是做了個夢,夢見了一個女的。”

為了證明自己性取向正常,車成俊才特意加了最後那句話。

“夢?chu

夢?”夏冬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好奇又震驚:“車先生,你夢見誰了?車先生有喜歡的人了?”

車成俊腦海裡又浮現白飛飛又純又欲,撩人的模樣,耳根子發燙。

車成俊手握成拳,抵著唇邊尷尬的咳嗽了幾聲,一本正經地說:“就是夢而已,我上樓休息了,記住,今晚的事,不許說出去。”

夏冬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車先生,你放心,我絕對不會亂說。”

“嗯!”

車成俊上樓睡覺,這一夜,註定難眠,他一閉上眼睛,眼前就是白飛飛的模樣。

真是邪門了。

酒還是不能亂喝啊。

夏冬保證不能亂說,拋開這個“亂”字,正兒八經的說,不算違背承諾。

第二天,車成俊做夢夢見一個女的,把夏冬當成夢中人做了一些不雅的事,全暗夜的人都知道了。

萬揚得知後,反應特彆大,在房間裡大笑了幾聲:“哈哈,車成俊竟然夢見女人了。”

樓縈也是驚訝:“好奇那個庸醫會夢見誰。”

陸家老宅。

陸容淵也很意外,車成俊是他們幾個裡,最為剋製的人,冇想到竟然會做那種夢。

陸容淵點評:“看來,是思凡了。”

蘇卿旁邊更正道:“這是思春。”

“老公,你說車成俊夢見的女人會是什麼樣子?”

這纔是蘇卿最為好奇的。

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車成俊這是想找女人了。

陸容淵勾了勾唇,話裡有話的說:“我也好奇,應該是一個非常特彆的人,卿卿,我去一趟南山彆墅。”

暗夜上下的人都知道車成俊想女人了,思春了。

女徒弟蕭然震驚之後,跑去問:“師父,我師孃是誰?長什麼樣?快帶來見見啊。”

蕭然像個好奇寶寶,師父要找師孃了,這絕對是暗夜最大的新聞了。

車成俊盯著眼前的實驗數據,認真地說:“這組數據有些不太精準,蕭然,你去把夏冬叫來,我做個實驗。”

“師父,你拿夏冬做實驗?”蕭然覺得師父好暴力啊,報複心太強了,並在心裡為夏冬默哀三分鐘。

車成俊大公無私地看了眼蕭然:“這些藥以後是用在人身上的,自然用人來做實驗數據更精準。”

“師父,你這是在公報私仇?”

車成俊扯了扯嘴角:“身為暗夜的人,為暗夜做貢獻,是每個人的榮幸,去把人給我抓來。”

“是,師父。”

蕭然出去不久,就讓人抬著夏冬進來了:“師父,人帶來了。”

夏冬是被五花大綁捆來的,看到車成俊手裡的拿了一支比手臂還粗的針筒,趕緊求饒:“車先生,我知錯了,饒命啊,下次不敢了。”

車成俊笑起來有點瘮人:“夏冬,彆害怕,一點都不疼。”

這時,陸容淵進來了,夏冬看到陸容淵,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樣:“老大,快救我。”

陸容淵看了眼車成俊,眼裡隱著笑,說:“夏冬,以你一人之力平息咱們暗夜神醫的怒火,大家都會感謝你,做點犧牲,你就當為暗夜做貢獻了。”

夏冬:“……”

他就知道老大不靠譜。

夏冬不掙紮了,絕望地問車成俊:“車先生,這個藥打進去會怎麼樣?”

車成俊舉著針筒:“會讓你做一場美夢。”

夏冬表示,他怎麼這麼不相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