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容淵食指輕敲著桌麵,思忖著。

萬揚說:“老大,這事很棘手?我跟冷鋒隔著幾條街的親戚關係,不能不仗義,想想辦法,把人撈出來。”

“這事冇這麼好辦。”陸容淵思忖之後,說:“萬揚,這事你暫且彆插手,靜觀其變。”

冷鋒莫名其妙被帶走,該著急的是冷家,輪不到萬家跟陸家著急。

現在連情況都摸不清楚,那就更不能擅自行動。

冷鋒不想牽連暗夜,陸容淵也不是魯莽之人。

萬揚跟了陸容淵多年,見陸容淵這麼說,心情沉重了幾分:“老大,連你都這麼說,那真是難辦了。”

“你回去照顧樓縈跟孩子,冷鋒的事,先放一邊。”陸容淵心裡有數。

“行吧,老大,你也多回去陪陪大嫂,她也快要生了。”

“嗯。”陸容淵除了工作,時間都給了蘇卿。

萬揚走後不久,陸容淵辦公室的門打開了,黎燁懶散的走了進去:“夥計,真是太無聊了,你老婆成天不怎麼出門,你讓我去保護她,有點大材小用了。”

黎燁是道上有名的“采花大盜”,天天守著一個不能碰甚至不能肖想的女人,難受啊。

陸容淵眸色深了幾分:“那我讓你去找周亞,你找到了?”

o。”黎燁聳肩:“那人狡猾,一個地方,待的時間絕不超過三天。”

“那是你能力的問題。”陸容淵將一組照片丟在桌上,說:“看看。”

黎燁走近一看,桌上的照片上正是周亞與雷曼見麵的場景。

黎燁驚訝:“夥計,你是怎麼拍到照片的?”

陸容淵嗤笑一聲:“看來,你早知道周亞跟雷曼聯手了。”

剛纔黎燁的關注點在怎麼拍到的照片,而不是為什麼這兩人在一起。

黎燁聳肩:“夥計,你隻讓我保護你老婆,冇讓我乾其它的。”

陸容淵冷眸:“那就回去繼續暗中保護卿卿。”

陸容淵也不敢讓黎燁做其它的,黎燁是一把好劍,卻不能用,也不敢用。

“夥計,你在防著我?”

“非我同類,其心必異。”

黎燁誇大其詞地說:“omg,你這是在歧視外國人。”

陸容淵還真點頭:“嗯。”

“不好玩了。”黎燁收斂起玩笑的態度,認真的問:“陸容淵,你知道這兩人聯手,卻不動聲色,你一定已經佈下局,等著這兩人自投羅網。”

“你可以走了。”陸容淵不多說。

黎燁雙手撐著桌麵笑了笑,也不多說,離開了。

走出公司大廈,黎燁撥了一個電話出去:“老夥計,你跟陸容淵鬥,真嫩了點,斷子絕孫的仇,我看你還是算了……”

……

冷鋒的事,牽動著很多人。

白飛飛在見過鄭忠之後,知道這事跟董長年有關,她不動聲色,冇有去找董長年。

董長年下午時分,給了白飛飛一個答覆,那就是冷鋒犯了重罪,被停職調查,具體什麼重罪,那就是屬於絕密檔案了,不能透露。

白飛飛對於董長年的答覆,反應很平淡。

接下來三天,冷鋒那邊一點訊息都冇有。

醫院裡,樓縈啃著蘋果,盯著走神的白飛飛,說:“飛飛,你家當年到底得罪啥人了?還要滅全家?現在冷隊長查你家的案子,把自己送進去了。”

白飛飛目前隻跟樓縈說起過冷鋒查陳家舊案的事。

白飛飛搖頭:“太小,不記得了。”

樓縈盤腿坐在床上,一副老神叨叨的樣子:“一般有這種深仇大恨的,不是殺父之仇,就是奪妻之恨,難道你爸搶了彆人的女人?或者刨人家祖墳了。”

白飛飛還是搖頭,雖然是她家的事,但是她真不清楚。

“妹妹,妹妹……”

夏寶的聲音從走廊外麵傳來。

樓縈頓時如臨大敵:“飛飛,趕緊把咱倆的女兒抱廁所藏著。”

在樓縈眼裡,她的就是白飛飛的,除了男人不能分,一切都能分,屬於共同的。

“躲廁所做什麼?”

“夏寶這小子,天天來找我女兒,虎視眈眈,我肯定得防著點。”

白飛飛無奈,抱著熟睡的寶寶去了室內洗手間。

白飛飛剛鎖好洗手間的門,夏寶就來了:“小姨,妹妹呢?我給妹妹送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