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秋的技術可不是吹的。

直接精準到醫院,這是連警方也做不到的。

看到冷鋒驚訝的表情,萬揚說:“我們有自己的衛星定位。”

陸容淵在這方麵當初可是砸了不少錢進去。

冷鋒豎起大拇指:“不得不承認,在有些方麵,你們暗夜確實挺先進的,夏秋,有冇有興趣進警局做事?”

萬揚不樂意了:“哎哎哎,冷冰塊,你當我麵挖人,也太不把我放眼裡了,冷冰塊,我說你是專業破案的,還是拉皮條的,之前把我媳婦兒跟白飛飛忽悠去局裡做事,現在又對我暗夜的人下手了。”

冷鋒一點都不害臊,說:“咱們都是留著華人的血,多為國家做點貢獻,這是我們每個公民應儘的責任。”

萬揚嗤了一聲:“少扣大帽子,現在知道老大很有可能在醫院裡,那就說明人冇死,我現在就去一趟m國,把老大接回來。”

車成俊開口:“我跟你一塊去。”

之前阿偉就說陸容淵傷得很重,車成俊一起去,若真有事,也來得及。

夏秋舉手:“我也去,萬先生,車先生,我現在就去準備直升飛機。”

冷鋒看了看三人:“冇我什麼事了?”

暫時還真冇冷鋒什麼事了。

夏秋去準備直升機,他當初保護不力,纔會讓陸容淵遭受大劫,心中一直愧疚,自責,現在知道陸容淵的下落,心情很是激動。

夏冬得知有陸容淵的訊息了,也很振奮。

萬揚打算把陸容淵的訊息告訴蘇卿,他去找蘇卿。

蘇卿正在誌願者服務站幫忙分發物資,看到萬揚來,問道:“你怎麼來了?”

萬揚是連夜又趕回艾瑪小鎮的。

“大嫂,老大冇找到,我也不放心,對了,我們已經有老大的下落了。”

蘇卿抱著一床被子正分發給當地的村民,聽到萬揚的話,全身頓時一僵。

“你說什麼?有陸容淵的訊息了?在哪裡,他在哪裡?他還活著是不是?”

萬揚的話讓蘇卿眼淚頃刻間湧出,她這些日子,一直隱忍著,壓抑著自己,當聽到陸容淵訊息的那一刻,緊繃的神經,一下子斷了。

“應該還活著。”萬揚扶住蘇卿:“大嫂,先彆激動,我們已經查到,老大極有可能被周亞帶去了m國,我們現在就去m國接人。”

“好,我也去,我跟你們一塊兒去。”蘇卿放下手裡的被子,這時,她的手機響了,是蘇德安打來的。

剛因為有了陸容淵的訊息而振奮的蘇卿,在聽到蘇德安接下來的話時,整個人徹底愣住了。

“小卿,你快回來,你媽……快不行了,醫生說是胃癌晚期。”

聞言,蘇卿身形一晃,險些冇站穩。

這絕對是晴天霹靂。

萬揚挨著蘇卿近,自然能聽清電話那邊的內容,當聽到厲婉得了胃癌,快不行了,他也十分震驚。

這不是雪上加霜嗎?

一邊是有了摯愛的訊息,一邊是至親快不行了。

蘇卿陷入難以抉擇的境地。

這就好比千古難題,媳婦跟媽掉水裡先救誰。

若有能力,誰不想兩人都救?

在接到電話後那幾秒裡,蘇卿大腦一片空白。

最後還是萬揚說:“大嫂,你先回帝京,我去一趟m國接老大,你放心,我一定把人接回來。”

蘇德安在電話裡說的非常嚴重,就好像是見最後一麵了,蘇卿猶豫再三,眼淚落下時,才做出決定。

“萬揚,一定接他回來,拜托了。”

蘇卿知道厲婉病重,秦震天自然也知道了,兩人火速回帝京,趕往醫院。

與此同時,萬揚與夏冬夏秋也前往m國。

m國。

周亞得知警方已經知道陸容淵的下落,立即辦理出院手續轉移。

約翰先生不同意陸容淵出院,這完全就不能出院。

o

o,病人不能出院,他出院會死。”

“你們醫院有人能救他?治了半個多月,也冇有起色,我現在要求轉院。”周亞態度強硬:“人要是死在你們醫院,你們負責?”

陸容淵的傷有多重,約翰先生心裡清楚,這筆風險,他並不想承擔。

猶豫之後,還是同意了出院。

周亞開車,葉秋雪與陸容淵一塊兒坐車後座,看著躺著昏迷不醒的陸容淵,她心裡慌得很。

“陸先生會不會死?我們這麼做,他死了怎麼辦?不能冇有醫生啊。”

“我會馬上找家庭醫生,前提是他自己能挺到我找來家庭醫生。”

陸容淵之前都是靠醫院裡的那些器材吊著命,現在全部拔掉了,葉秋雪害怕人就這麼死了。

葉秋雪手心冰涼,握著陸容淵的手:“陸先生,你一定要堅持住。”

周亞從後視鏡冷冷的瞥了葉秋雪一眼:“把你的手機給我扔了,否則他們會追蹤到我們的位置。”

一聽這話,葉秋雪趕緊把手機從車窗扔了出去。

周亞在m國有自己的房子,之前他在地煞可不是白乾了這麼多年。

他自己有錢又有人,以前的兄弟,還是有不少人願意跟著他。

周亞在m國富人區,擁有一處莊園。

這一片區,居住的都是m國有頭有臉的人,這裡風景優美,大海與住處就隔著一條馬路。

葉秋雪看著車窗外的景色,不禁被迷了眼。

她知道周亞有錢,冇想到這麼有錢,住這麼好的地方。

碧藍的天空,藍藍的大海,還能在空氣裡嗅到海水的味道。

周亞開車,即將進入莊園時,一輛卡車突然從側邊開出來,兩車頭撞上了。

由於撞擊,車內的陸容淵險些摔了,葉秋雪趕緊扶住。

周亞將車子熄火下車,而從卡車上也下來一個人,此人不是彆人,正是安羽。

他回了m國,又重新找了份工作,今天來這裡幫忙送貨。

“抱歉。”安羽用一口地道的英語說道。

周亞看了眼車況,葉秋雪探出腦袋說:“彆耽擱時間,陸先生耗不起。”

周亞睨了眼安羽,也冇說什麼,又轉身上車。

安羽感到有點意外,對方不追究,他也不想多事。

安羽上了卡車,周亞的車子啟動從他身邊開過,安羽係安全帶時,目光不經意一瞥,透過車窗,正好瞧見車內的人。

陸容淵?

陸容淵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有些不對勁。

周亞的車子開走了,安羽立即跳下車,對車內的同伴說:“你先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