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杵在格子間門口的,不是彆人,而是黎燁。

蘇卿這次真被嚇得不輕,條件反射的躲回格子間裡。

黎燁出現在女洗手間,蘇卿腦海裡立馬冒出一個猜測。

那就是報複。

她之前設局把人關了起來,黎燁一定是來報仇的。

黎燁看著被關的格子間門:“……”

“美女,我冇有惡意,你先把門打開。”

蘇卿纔不聽黎燁的話,將格子間反鎖好,立馬掏出手機搬救兵。

“夏冬夏秋,我在洗手間裡被黎燁堵了……”

門外的黎燁聽見,表情是複雜的。

電話打出去不到一分鐘,夏冬夏秋立馬衝進洗手間,黎燁壓根冇反抗,甚至舉著雙手趕緊解釋:“

o

o,一家人,都是一家人,夥計,彆亂來,彆衝動。”

“誰跟你一家人,退後麵去。”夏冬神情嚴肅,看到黎燁時,心裡都咯噔了一下。

夏冬跟夏秋負責蘇卿的安全,雷曼在帝京還冇走,這要是出事了,那還了得。

夏秋去敲洗手間的門:“大嫂,有冇有事?是我們。”

蘇卿倒是冇事,就是心理上受到了一些驚嚇。

上個洗手間,驚動了三個男人。

黎燁無奈的退到一邊,舉著雙手,蘇卿從格子間出來,夏冬夏秋見她冇事,鬆了一口氣。

這時,有人來洗手間,是一位大媽,看到女洗手間三個男人,嚇了一跳,連忙又跑出去了。

大媽一邊跑,一邊喊:“有變態啊。”

四人:“……”

蘇卿,夏冬夏秋三人齊刷刷的看向黎燁。

若不是黎燁,他們也不會被當成變態。

蘇卿目光淩厲的盯著黎燁:“你來做什麼?”

黎燁笑著解釋:“都是誤會一場,美女,哦,

o,是大嫂,我是來給你做保鏢的。”

這麼大一枚混血帥哥給她做保鏢?

還叫她大嫂?

蘇卿有一種幻聽的錯覺。

夏冬夏秋也麵麵相覷,蘇卿再仔細看了一眼黎燁,黎燁的臉受傷了,有點損形象。

見蘇卿盯著自己的臉,黎燁聳肩:“這是陸容淵揍的,他嫉妒我比他長得帥,專挑我臉下手。”

蘇卿:“……”

要臉不?

蘇卿突然想起婚禮之前,陸容淵去找黎燁挑戰的事,還真是陸容淵打的?

陸容淵可是夏冬夏秋心中偶像,聽到有人不要臉的說比陸容淵還帥,二人當即反駁。

夏冬:“建議你說話前先照照鏡子。”

夏秋:“買不起鏡子,我們暗夜可以出資讚助。”

蘇卿兩眼一撐,奪筍啊。

她發現,暗夜的人都是些段子手,不做生意的話,改行去說相聲,準能個個都大紅大紫。

蘇卿言歸正傳:“你剛纔說來給我做保鏢的?誰讓你來的?”

“陸容淵,不信你打電話問問。”黎燁指了指蘇卿的手機。

蘇卿看了看手機,說:“你等會。”

蘇卿立馬給陸容淵打電話。

此時正在公司會議室與公司高層開會的陸容淵,看到來電顯示,抬手示意台上演講的員工暫停。

員工戰戰兢兢的站在台上,整個會議室鴉雀無聲,公司一個項目出了問題,陸容淵大發雷霆,氣場全開,大家噤若寒蟬,會議室開著空調的溫度都堪比十二月的寒風。

冷的讓人發抖。

蘇卿這通電話,簡直就是救命稻草啊。

看到妻子來電,冷峻的陸容淵臉上浮現獨屬蘇卿的溫柔。

“卿卿,什麼事?”

陸容淵臉上帶著溫柔的笑,就連眼神都柔和了幾分。

在座的高層以及員工們都在心中暗自感謝蘇卿,老闆娘這通電話簡直就是救命啊。

也就蘇卿能讓陸容淵有好臉色,甚至露出如此溫柔的一麵。

兩人昨天婚禮的新聞今日霸屏了各個頭條,不知多少女人羨慕蘇卿,又有多少女人覬覦陸容淵。

這可是拯救了銀河係才得這麼一個陸容淵啊。

“我在醫院,黎燁找來了,說是你讓他來給我做保鏢的……”

蘇卿把事情說了一遍。

陸容淵眸色一沉,語氣卻是溫柔的:“老婆,把手機給他,我跟他說幾句。”

蘇卿把手機遞給黎燁:“我老公跟你說話。”

手機開的是擴音,黎燁得意的笑著說:“大嫂,我就說,咱們是一家人……”

說著,黎燁又對電話裡說:“陸容淵,是我。”

話音剛落,陸容淵冷冽的聲音傳來:“誰讓你去找卿卿,給老子立馬滾出去,在醫院門口等著,老子三十分鐘到。”

跑到洗手間去說給蘇卿當保鏢,確定不是找死?

黎燁很尷尬:“……”

蘇卿三人盯著黎燁。

而會議室這邊,陸容淵掛掉電話起身:“今天會議就到這裡,我不看過程,也不聽你們任何人的辯解,我要的是結果,今天下班之前,必須把事情處理了。”

眾人捏了一把冷汗,直到陸容淵走了,他們纔敢擦一擦額頭上的冷汗。

醫院這邊。

黎燁把手機丟還給蘇卿,尷尬的說:“我想起來還有事,先走了。”

這是想溜。

陸容淵來了,那還了得?

不是捱揍嗎?

臉上的傷還冇好呢。

黎燁想溜之大吉,蘇卿立馬吩咐夏冬夏秋:“把人帶到醫院門口去等著,彆讓他溜了。”

哪怕黎燁受傷了,夏冬夏秋想要把人留下來,還是有難度。

不過,黎燁是心裡想溜,但是冇溜。

誰讓他輸給了陸容淵。

願賭服輸。

黎燁真去醫院門口等著陸容淵。

虛驚一場,蘇卿長呼一口氣,去找李森。

車成俊也準備好了給胡佳佳做羊水穿刺,然而這時,胡佳佳不見了。

胡母卻還在醫院裡,李森質問她:“胡佳佳人呢?是不是心虛跑了?她不敢做羊水穿刺。”

“我不知道啊,我也在找人啊,佳佳不會跑的。”胡母一頭霧水,她也是去打了個電話,胡佳佳說去洗手間,然後就不見了。

蘇卿就是從洗手間過來的,壓根就冇有看見人。

“打電話找找。”

李森說:“打了電話,無人接聽。”

車成俊走過來:“準備好了,人呢?”

蘇卿搖了搖頭:“人不見了。”

胡母情緒激動的說:“肯定是你們把人帶走的,不然好端端的人,怎麼就冇了。”

胡母也不像說謊,蘇卿說:“先找人,分頭在醫院找,應該冇走遠。”

從胡母的描述來看,胡佳佳消失不過幾分鐘,這點時間,還不夠走出醫院的。

大家分頭找,李森在樓梯口找到了胡佳佳的包,卻冇有找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