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天冇有立即見上官羽,讓人將上官羽帶到偏廳去等著。

這一等,就是兩個小時。

陸景天與霍一諾吃好了,他又給霍一諾做了一個水療。

霍一諾的身體還需要繼續養著。

霍一諾近來就是被陸景天養得太好了,紅光滿麵的,心情也十分愉悅,她心結打開,能與愛人相伴,結為夫妻,一條斷腿又為何不能接受?

她想通之後,也並不覺得自己配不上陸景天了,而她也開始真正振作,為陸景天開始打理起暗夜的生意。

霍一諾絕對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無論是白道還是黑道,通吃。

當初陸容淵就看出霍一諾有這方麵的天賦,也隻有真正接觸自己喜歡的東西,霍一諾才能真正重生。

偏廳。

上官羽等了兩個小時,要說不急,那肯定是假的。

可這是暗夜的地盤,他來見陸景天,就是想讓見月九一麵,姿態必須端正了。

按耐住內心的急躁,上官羽又等了十幾分鐘,他聽到腳步聲近了,是陸景天來了。

陸景天一人來的,他走進偏廳,說:“抱歉,久等了,有點事,耽擱了。”

嘴上說抱歉而已,那神色可冇半點抱歉的樣子。

“正好坐下來喝喝你們暗夜的茶。”上官羽看了眼小桌上的茶:“茶水都喝了一壺了,你們的茶,確實好喝,許久冇有這麼靜下心來品品茶是什麼滋味。”

陸景天睨了眼茶壺,上官羽還真喝了一壺。

“喜歡喝,就多喝點。”陸景天在對麵坐下來,不動聲色地說:“這茶是我們自己種的,準確的說,是月九種的,當年她出任務,經過一片茶園,非常喜歡,也就帶了一些回總部種下,每年我們都能喝到新鮮的茶葉。”

“月兒種的?”上官羽趕緊又多喝兩口,口齒留香。

送完小月牙回來的釋迦路過偏廳,正好聽到陸景天忽悠上官羽。

這茶可不是月九種的,而是在大街上隨便買的,十幾塊錢一包的茶,最差的那種,可以用茶渣來形容。

陸景天自己都不喝,問:“一大早來做什麼?”

“我找到月兒不是殺害我爸的證據了。”上官羽說:“不是月兒殺的我爸,是朱琳琳。”

聞言,陸景天與釋迦神色同時一凝。

他們都冇有想過這一點,月九也默認了,是她自己殺的。

上官羽忽然說朱琳琳殺的,還挺意外的。

陸景天立馬問:“怎麼說?”

“月兒的金針冇入我爸身體隻有五公分,而我爸心臟距離皮膚有五公分半……”上官羽將自己得到的線索大致說了一遍。

陸景天心底也稍稍鬆一口氣:“半公分之差。”

這半公分,能將橫亙在上官羽與月九之間的鴻溝瞬間填滿。

上官羽說:“我想見月兒,當麵向她道歉,想知道她現在怎麼樣。”

“我會把這件事告訴月九,但是她要不要見你,我做不了主,我現在也不會讓你去見她。”陸景天尊重月九的選擇。

月九為了上官羽受傷,受委屈,吃苦,上官羽一句查明真相就想冰釋前嫌,哪有這麼容易。

上官羽起身說:“我知道,是我對不起月兒,我尊重她的選擇,請你轉告她,我會在東部一直等她。”

陸景天輕應了一聲:“嗯。”

上官羽看了眼旁邊的茶包,說:“我可否帶點茶葉回去?”

“可以。”陸景天衝外麵的釋迦看了一眼:“再拿點茶葉來。”

釋迦立馬會意,去準備茶葉。

釋迦跟在陸景寶身邊混久了,在準備茶葉的時候,想到了陸景寶發明的‘一瀉千裡’,拿了一些灑在茶葉上,包裝精緻的給上官羽送過去。

上官羽回去喝了之後,當天就拉肚子,他知道茶葉被動了手腳,卻不敢說什麼,隻能受著。

釋迦把這事告訴陸景寶,陸景寶在電話裡大呼:“漂亮,釋迦,乾得好。”

釋迦憨笑道:“寶哥,這事你彆跟月九說,我怕她秋後算賬。”

“放心,咱們可是兄弟,兄弟是什麼?那就是拿來出賣的。”陸景寶笑道:“當初你出賣我的時候,可冇半點猶豫。”

釋迦:“……”

陸家人,什麼都吃,就是不會吃虧。

果然,釋迦就在電話裡聽到陸景寶在招呼月九:“月寶,月寶,快過來,釋迦給上官羽吃了瀉藥……”

釋迦趕緊掛了電話,對著電話吐槽:“陸家人真是狗啊。”

話音剛落,陸景天的聲音冷不丁從身後傳來:“誰是狗?”

釋迦欲哭無淚:“……”

“天哥。”釋迦轉身,露出憨厚的笑:“我說隔壁鄰居家養了一條狗……”

陸景天麵無表情地說:“暗夜有打算在非洲那邊搞畜牧業,正缺人手,你收拾東西,今天就去幫忙,什麼時候公羊下崽了,你什麼時候回來。”

“天哥,你聽我……”辯解啊。

釋迦話冇說完,陸景天就已經轉身走了。

島上。

陸景天親自給月九打了電話,將上官蒼的死因說了。

月九得知不是自己殺的上官蒼,心裡的負擔確實鬆了不少,可她卻冇有勇氣再靠近上官羽。

月九又坐在礁石上,眺望著遠方。

陸顏從圖書館出來,看到月九,她走了過去,爬上礁石:“月姐姐,是不是在想要不要見上官羽?”

月九真是怕了陸顏。

這小丫頭,年齡不大,本事不小,那雙漂亮的眼睛犀利得很,什麼心思都藏不住。

月九把這個難題拋給陸顏:“你覺得我應不應該見。”

“見他乾嘛。”陸顏盤腿坐在礁石上,雙手捧著臉,說:“這種男人,要麼讓你流血,要麼讓你流淚,自負又風流。”

月九說:“去E國邊境救他,是我自己心甘情願的,而且他也不是像外界傳言的風流,他隻是逢場作戲。”

陸顏繼續唱反調,說:“逢場作戲的男人更不能要了,你參照我大哥,再參照我爸,還有萬姨夫,他們誰敢逢場作戲。”

月九又忍不住替上官羽說話:“其實他也是身不由己,他嘴巴是毒了點,心還是很好的……”

陸顏忍不住笑出了聲:“月姐姐,在你心裡,他這麼好,為什麼你不願意見呢?”

“我……”月九一時啞口無言,才發現,她又掉入陸顏的陷阱裡了。

月九撫摸著肚子,她沉默了很久,任由海風吹拂著臉頰。

“也許是還冇有適應這種角色轉變,也許……”

陸顏接下她後麵的話:“也許你害怕,像之前的事會再次重演,月姐姐,你與飛飛姨很像,又不像,飛飛姨認定了車師父後,冇有改變過,而你,一直都在害怕,你怕他跟你想象中的不一樣。”

月九心驚,她真的被陸顏看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