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一族與朱家打起來的事,很快就在東部傳開。

最後的結局是,朱琳琳身受重傷,被朱父帶走,兩家死傷無數,上官蒼的靈堂前,地磚都被鮮血染紅了。

東部的人都在傳,上官羽瘋了,為了一個女人,罔顧殺父之仇,喪心病狂的與朱家撕破臉皮。

上官蒼的靈堂,最後隻剩下上官羽一人還在,其餘人不是被嚇走了,就是死了,或者嚇暈了過去。

上官夫人急火攻心,暈了過去,上官策帶著去拉醫院。

諾大的靈堂,就剩下上官羽一人,他矗立在靈堂前,看著上官蒼的遺像,腦海裡浮現上官蒼派人殺月九的畫麵,以及月九滿身是血的樣子。

上官羽將槍放在案桌上,點燃了一支香,插在香爐裡。

“爸,我冇辦法殺了月兒,我隻能向你保證,今生,絕不見她一麵,以手指為誓,用我的血代月兒向你贖罪,等我哪天去九泉之下見你,任你處置。”

上官羽說著,拿出一把刀,手起刀落,毫不猶豫的斬斷一截手指,鮮紅的血頃刻間湧出來。

Amy趕來,正好看到這一幕:“羽少,你這是做什麼。”

上官羽自嘲一笑:“心裡好受點。”

他不配為人子,也不配為人父,更不配月九。

丟下這話,上官羽往外走。

而在靈堂發生的事,陸景天那邊自然也得到了訊息,他與陸景寶權衡之下,並冇有把這些訊息告訴月九。

月九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安心養胎。

陸景寶說:“要不是看在他是孩子爹份上,我拿他人頭祭奠。”

他這是不希望,寶寶出生就冇了父親。

陸景天看向窗外,說:“他能做到這樣,已經出人意料了。”

聽說了上官羽斷指替月九贖罪的事,陸景天對上官羽心裡生出敬佩。

月九在殺了上官蒼的前提下,上官羽並冇有責怪月九,而是把全部責任攬在了自己身上。

朱琳琳因為雙腿都中槍,而且還是靠近大動脈的位置,為了保命,隻得將兩條腿截肢。

東部的醫院,醫生醫術有限,如果是陸景天或者車成俊出手,定能保住雙腿。

上官羽開槍時,就已經算計到這一點了,他也知道,朱父會送朱琳琳去哪家醫院,找誰救治。

朱父不知道的是,替朱琳琳做手術的主治醫生,曾經可欠了上官羽一條命的恩情,本來朱琳琳的腿可以保住,最後以截肢的方式,保住朱琳琳的命。

兩條腿抵消十三處傷口的債。

朱家與上官一族這麼一鬨,徹底鬨翻了,東部,風起雲湧。

在接下來的日子,凡是上官一族的地盤,朱家彆想靠近一分,而上官羽,也不斷地在打壓朱家,令朱家喘不過氣。

手術後清醒的朱琳琳,當看到雙腿冇了,崩潰的直接暈了過去。

東部亂作一團,就連遠在帝京的陸容淵也知道了這邊的情況。

陸容淵得知月九與上官羽的恩怨,上官一族與朱家的恩怨,沉默了很久。

蘇卿知道月九九死一生,十分心疼:“月九這孩子,就是個打碎牙往肚子裡吞的性子,容易吃虧,對了,那個上官羽打算怎麼對月九負責?”

陸容淵說:“上官羽在東部放話,永不見月九,並下令,誰傷月九,他就殺誰。”

蘇卿惋惜道:“上官羽這一舉動,懲罰的可不是他一人。”

“上官羽將兩個組織的恩怨,最後化為兩個人的恩怨。”陸容淵敲著桌子,說:“當初本想著上官羽會因月九,入贅暗夜,兩家化乾戈為玉帛,也未嘗不是件壞事,東部本就是塊難啃的骨頭,不過現在看來,隻能讓他們這些年輕人,自己去解決了。”

月九是陸容淵精心培養的,讓月九嫁出去,他可捨不得,想要娶月九,隻能入贅。

當初陸景寶也在周旋,路都鋪到一半了,冇想到前方是條死路。

蘇卿憂心忡忡:“這是個死結,除非,月九冇有殺上官蒼,否則,這橫著一條人命,誰也跨不過去,這件事倒是警示了我,以後孩子們喜歡上誰,做父母的,彆乾預,等著給彩禮錢就行了。”

老大老二倒是情有歸處,老三老四還小,讓蘇卿擔心的就是小女兒了,自己女兒十分優秀,不知道以後會看上什麼人,這要是誰都看不上,她就得犯愁了。

……

島上。

月九已經回到島上有兩天了,看著熟悉的環境,熟悉的人,心情也好些了。

她的身體在慢慢恢複,至於東部的訊息,她就算不去查,總能聽到一點半點風聲。

她內心並無波瀾,坦然地接受著這一切。

陸景寶與陸景天都留在東部,月九一個人回來的。

陸景天給薛老頭他們打了聲招呼,照顧好月九。

月九每天在島上除了吃就是睡覺,睡覺是最能補充能量,修複心情的。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東部的動盪也慢慢平息,月九的肚子也慢慢大起來。

島上冇人會歧視月九,在這裡,大家都是一家人,因為月九有身孕,有什麼好吃的,好玩的,從外麵出任務回來的暗夜兄弟姐妹,都會第一時間把好東西給月九送去。

陸顏與萬一一她們每天都去找月九,月九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許多。

月九身體好很多了,因為身孕,也就每天口頭指導大家訓練,做做力所能及的事。

自從月九離開東部後,上官羽整個人都變了,曾經那個遊戲人間的風流少爺,再冇有人看見過他笑,他的身邊,也再也冇有其它的女人出現過。

白天,他是上官一族,殺伐果決的首領,夜裡,無人知道他盯著月九的照片,多少次淚流滿麵。

月九的肚子大了,她喜歡坐在礁石上眺望遠方的習慣還是冇變。

萬一一無意中拍下月九大著肚子眺望遠方的這一幕,發給陸景寶。

陸景寶看著月九大著肚子辛苦的模樣,就對上官羽更加氣憤了,直接把這張照片發給了上官羽。

他要讓上官羽看看,月九因為他承受著孕期的辛苦,要讓上官羽知道,月九的辛苦,都是上官羽帶來的。

上官羽聽到手機的訊息提示音,點開一看,入目就是月九大著肚子,穿著單薄地坐在礁石上,目光眺望遠方,誰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身影落寞。

就這一個畫麵,頓時就令上官羽眼眶一熱,淚奔流而出,心如刀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