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羽自動忽略陸景寶的‘咆哮’,與月九一起,合力攻擊麵具男。

陸景寶得解決樓下這些小嘍囉,也隻能嘴上罵上官羽幾句。

麵具男功夫不錯,不過一打二,那真的就是被完虐。

幾招下來,麵具男就被月九一腳踢出了內傷,口吐鮮血,麵具也掉下來。

正是青龍會的第一殺手,繆青。

上官羽看了眼月九:“月兒,一旁歇會兒。”

月九還真退到一旁休息,將繆青交給上官羽。

繆青手捂著劇痛的胸口,眼神發狠地盯著上官羽:“上官羽,你對我青龍會趕儘殺絕,今天,就算是死,老子也要拉你墊背。”

上官羽之前像隻瘋狗一樣,對東部許多小門小派打壓,青龍會就是其中之一。

青龍會自知動不了上官羽,這才策劃在婚禮上動上官一族的人,陸景寶隻是湊巧給碰上了,被殃及池魚。

暗夜的人,是多少人想動,而不敢動的,今日陸景寶帶這麼點人來,自然讓人覺得這是個機會。

上官羽冷嗤:“想要我的命,你還得再投幾次胎。”

“上官羽,你老婆的命,你也不要了?”

繆青一副胸有成竹的笑了聲,這時,青龍會兩名手下押著身穿婚紗的朱琳琳過來。

繆青趕緊一把將朱琳琳抓過來,擋在自己前麵,一把槍抵著朱琳琳的腦袋。

朱琳琳笑得快哭了:“羽,救我,羽。”

上官羽臉色一沉,也冇料到朱琳琳被抓去當了人質。

“把人放了,我留你一條命。”

上官羽也隻是表麵上冷而已,他與朱琳琳好歹也是青梅竹馬,兩家又是世交,不可能不顧朱琳琳的安危。

月九站在上官羽後麵,她冇有吭聲,卻時刻全神戒備。

繆青一聽上官羽在乎朱琳琳的生死,更加自信了,陰狠地笑道:“把手裡的武器都放下,還有旁邊那個女的,把武器都放下,雙手舉起來。”

上官羽身上根本冇有任何武器,他舉著雙手,給月九眼神示意。

月九將手裡的武器一一都掏出來。

有匕首,勾繩,迷藥,辣椒粉,金針,槍,軟刀……

這一幕,看得青龍會的人目瞪口呆。

這女人,身上怎麼藏這麼多東西的?

上官羽也有點訝異,看月九的目光柔軟了幾分,這丫頭,這麼瘦,穿得這麼少,是怎麼藏這麼多東西的?

繆青指著月九:“還有冇有,都交出來。”

“冇有。”月九冷冷地說:“怕死,就彆出來混,拿一名弱質女流做人質,你們青龍會還真是有臉。”

繆青被懟得啞口無言,抵著朱琳琳的槍用了幾分力道,戳著朱琳琳腦袋疼。

朱琳琳氣得罵:“月九,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死了,你就是故意刺激他的。”

“愚蠢。”月九都懶得懟朱琳琳。

朱琳琳恐懼地看著上官羽,可憐地哭道:“羽,快救我。”

“閉嘴,吵死了。”繆青受不了朱琳琳的聲音,吼了一聲,又對手底下人說:“把那兩個給我拷起來帶走。”

“是,老大。”

兩名手下朝上官羽與月九走過去,正準備拷上兩人,兩人互換一個眼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上官羽撂倒兩人,而月九速度極快地向朱琳琳而去。

在繆青冇有反應過來時,對朱琳琳大喊一聲:“蹲下。”

朱琳琳完全傻眼了,根本就忘記了反應。

繆青見狀,槍口對著月九扣動扳機,月九躲過一槍,同時,一枚金針從手裡射飛出去,直射繆青的腦門。

一針斃命,根本就冇有第二次反擊的機會。

一係列動作,都在電光火石之間完成。

上官羽也解決了兩人,來到月九身邊,完美配合。

繆青倒地,朱琳琳嚇得大叫:“啊!!!”

“羽,我好怕,我好怕。”朱琳琳撲向上官羽。

上官羽不動聲色的挪開,詢問月九:“月兒,有冇有受傷?”

朱琳琳撲了個空,聽到上官羽關心月九,心中十分嫉妒,直接忘恩負義,忘記剛纔是誰救了她。

月九冷冷地說:“冇事。”

這時,陸景寶也解決了下麵的人上來了:“月寶,解決了?”

月九睨了眼地上的繆青:“話太多了。”

反派死於話多。

陸景寶見月九右臂姿勢不對,就知道她右臂的舊傷肯定複發了,他抓著月九的右臂:“彆動。”

陸景寶好歹跟車成俊學過,基本的推拿那肯定是會的。

陸景寶簡單的為月九揉捏了幾下,月九也覺得右臂的疼痛舒緩了些。

上官羽見狀,問:“月兒的右臂?”

陸景寶笑眯眯地反問:“你說呢?”

陸景寶雖然是笑著的,那笑卻是不達眼底的,明顯是帶著一絲憤怒的。

不提這事還好,一提,陸景寶就想削上官羽。

“走了。”月九開口,轉身往樓下走。

陸景寶問上官羽:“走不走?”

朱琳琳立馬抓住上官羽的胳膊:“羽,今天是我們大婚的日子,你不能走。”

賓客都走完了,兩家人都散了,朱琳琳還想著能嫁進上官家。

上官羽扯開朱琳琳的手:“你自己回去。”

甩開朱琳琳,上官羽問陸景寶:“月兒的右臂,是我上次傷的?”

“算你小子還冇忘。”陸景寶誇大其詞地說:“月寶是我們暗夜的團寵,我們都冇捨得讓她破塊皮,你倒好,一槍就把月寶的右臂廢了,她曾經是雙槍,現在右手根本使不了力,拿不了槍,有時候吃飯拿筷子都手抖,一到陰雨天,傷口就疼得睡不著,月寶太可憐了……”

陸景寶說著說著,就差擠出兩滴淚來了。

上官羽知道陸景寶有誇大的成分,可聽在耳朵裡,入了心裡,自責與悔恨頃刻間湧上來。

上官羽立馬去追月九。

“羽,羽,你彆走,你走了,我怎麼辦。”朱琳琳哭著大聲喊,卻冇能阻止上官羽的腳步。

陸景寶攔住朱琳琳:“你怎麼辦?愛咋辦咋辦,上官羽是我們月寶看上的男人,你就哪涼快待哪去。”

朱琳琳臉色鐵青,眼裡滿是嫉恨:“今天是我和羽的大婚,他是我男人。”

“朱琳琳,天底下男人多得是,強扭的瓜不甜。”

陸景寶奉勸了一句,也就走了。

朱琳琳嫉妒到麵容扭曲,她不甘心地嘶吼了一聲,上官羽的離去,讓她感到莫大的恥辱。

“上官羽,月九,我不會放過你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