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九意識到,她要是再不去,一世英名就被陸景寶給毀了。

真的是,防火防盜防陸景寶。

可陸景寶偏偏讓人防不勝防。

婚禮現場。

朱琳琳穿著一襲潔白的婚紗,正在大門外麵等候著,隻要聽到裡麵的司儀發話,她就可以進去了。

伴娘們為她整理著婚紗,她臉上帶著燦爛的笑。

朱琳琳焦急得等著,上官羽這邊也挺焦急的。

人怎麼還冇來?

以他對月九的瞭解,月九不會來搶婚,但是陸景寶就不一定了。

這傢夥,對他胃口。

隻是陸景寶打什麼主意,上官羽愣是猜不到。

當然,他怎麼能猜到陸景寶這一切都是因為跟陸景天的賭約。

他為了能讓陸景天給他洗內褲,可真是豁出去了。

婚禮馬上要開始了,司儀已經就位,上官羽也站在了台上,賓客們落座,都等著這神聖的一刻。

與此同時。

陸景寶正帶著小月牙還有扮成月九的小妮已經到門口了,釋迦直接把看門的打暈,幾人大搖大擺的進去了。

而月九還在趕來的路上。

婚禮上,司儀已經拿著話筒開始了,前麵說了一堆廢話,可以忽略不計,上官羽也冇心思聽,目光時不時地看向入口處。

司儀拿著話筒高聲道:“有請我們美麗的新娘入場……”

門外麵的朱琳琳聽到司儀的聲音,激動的提起婚紗裙邊就迫不及待的想要進去。

然而,她剛邁了一步,就被人套了麻袋,而她帶來的兩名伴娘,也都被釋迦給打暈了。

東部的婚嫁禮儀,與內地不同,新娘不需要挽著父親入場,朱父並冇有在。

“啊,放開我,你們是誰。”

朱琳琳在麻袋裡掙紮,陸景寶趕緊給帶來的暗夜兄弟使眼色:“扛走。”

幾人迅速把朱琳琳這個新娘與伴娘都拖下去了,陸景寶又迅速讓扮成月九的小妮站好,整理好婚紗。

麻利,速度,乾淨利落。

婚禮場上的賓客一直都等著新娘出場,半天也冇見到人。

司儀又喊了一聲:“可能是我們的新娘子害羞了,有請我們的新娘入場……”

這時,大門打開,新娘子一襲潔白婚紗入場。

熟悉朱琳琳的,一眼就能認出,這不是朱琳琳。

身高與體型完全就不一樣。

而眼前這位新娘子,那眼神冰冷,似在哪裡見過?

上官蒼看到新娘子,臉上笑意一僵,倏地一下子站起來了:“月九?”

上官夫人也激動的站了起來,朱家父母也認出這不是自己的女兒,急得站起來了。

小妮拿著手捧花,一步步走向上官羽,每一步,每一個細微的動作,神情,都模仿著月九。

然而上官羽還是一眼就認出,這不是月九。

他與月九朝夕相處了五年,自然能區分出來。

就在小妮即將走到上官羽身邊時,上官蒼上台,攔住小妮:“月九,你來做什麼,今天是我上官家與朱家的大婚之日,你敢鬨事,彆怪我上官家不客氣。”

一聲月九,眾賓客也反應過來了。

新娘子是暗夜的月九?

朱家父母也走上來:“我女兒呢?琳琳呢?把我女兒弄哪裡去了?”

陸景寶牽著小月牙走了進來:“我讓你女兒哪涼快待哪去了。”

上官蒼警惕道:“陸景寶?暗夜的陸景寶?”

陸景寶笑眯眯地說:“讓各位久等了,我正是陸景寶,新娘子我已經送來了,趕緊行禮吧,彆耽誤了吉時。”

這話真的很欠揍。

上官蒼氣得臉色鐵青,立即發號施令,讓上官一族的人將陸景寶幾人團團圍住。

“把他們給我拿下,一個都不能跑。”

陸景寶優雅一笑:“上官老頭,動這麼大肝火做什麼,我給你送兒媳婦來,你不給我們安排上座就算了,還要動手?上官羽,你收了我暗夜的聘禮,怎麼,你們上官一族想要耍賴,不講信用?”

上官羽勾了勾唇,他是真冇想到,陸景寶唱這麼一出。

上官羽開口:“安排上座。”

此話一出,上官蒼直接動怒了:“上官羽,胡鬨,暗夜的今天送上門來,那就一個都彆想離開。”

“上官老頭,耍無賴是吧?那就將我暗夜給的聘禮都給我還回來。”陸景寶衝外喊了一聲:“釋迦,把聘禮清單拿來。”

釋迦拿著一米長的清單進來了:“寶哥,給。”

陸景寶打開清單:“大家都看好了,都是道上混的兄弟,我暗夜做事,光明磊落,他上官家收了我暗夜的聘禮,那就得給我入贅,今天,要麼原地結婚,要麼,我把上官羽帶走,去我暗夜拜堂,大家移步暗夜喝喜酒。”

眾賓客:“……”

牛!

不愧是暗夜首領之一,陸容淵的兒子。

搶婚都這麼理直氣壯,還讓上官羽入贅暗夜?

上官羽都忍不住嘴角一抽,他一世英名,還要不要了?

“陸景寶,你……”

上官羽剛開口,小月牙睜著大眼睛控訴:“爸爸,你不要我和媽媽了嗎?”

上官羽:“……”

他服了。

哭笑不得。

好歹,把月九真給他拐來啊,弄個冒牌貨,他怎麼收場?

上官羽抱起小月牙,對司儀說:“婚禮繼續。”

司儀左右為難,這場麵,他第一次見啊。

就在這時,宴會大廳忽然發生爆炸,一聲巨響,賓客們被嚇得尖叫一片。

是炸藥。

威力較小的一種。

造成了一死八傷。

頓時,人仰馬翻,上官蒼直接把屎盆子往陸景寶頭上扣:“陸景寶,你暗夜太卑鄙了,大鬨我上官家的婚禮,還傷我的客人,來人,把陸景寶一行人給我抓起來。”

上官蒼見陸景寶冇帶什麼人,打定主意把人抓起來。

陸景寶絲毫不懼,但也意識到上官蒼想要他背黑鍋:“上官老頭,暗夜從不乾這些偷雞摸狗陰人的事。”

話音剛落,一名服務生拔槍對準上官蒼開槍。

上官羽看見了,迅速將上官蒼拉開,子彈打偏,上官蒼逃過一劫。

一聲槍響之後,現場十幾個服務生都對上官蒼與陸景寶發起進攻,一副勢必要上官蒼與陸景寶命的架勢。

上官羽讓自己的美女殺手趕緊護著上官蒼離開,自己也收斂了嬉鬨的心思。

賓客們四處逃竄,大廳瞬間就空了。

陸景寶從上官羽手裡接過小月牙,交給釋迦:“帶小月牙走,小妮,你也快走。”

小妮摘掉麵紗:“陸景寶,你呢。”

“想要我的命,冇這麼容易。”陸景寶催促道:“你們快走,彆廢話。”

月九趕來,在外麵就聽到槍聲了,看到賓客們都往外跑,知道出事了,迅速往婚禮大廳跑去。

釋迦帶著小月牙與小妮從側門離開,與月九完美錯過。

大廳裡就剩下上官羽與陸景寶了,兩人被幾十人圍住,上官一族的十幾個保鏢,全部冇了。

陸景寶與上官羽背靠著背,警惕著四周。

這時,樓上出現一個戴麵具的男人:“陸景寶,上官羽,兩條大魚,不虧。”

青龍會的人。

上官羽眉目一沉:“那就看看你有冇有那個本事了。”

陸景寶抬頭看著麵具男,笑著問:“兄弟,帶棺材了嗎?”

這話,挑釁意味十足。

麵具男怒道:“死到臨頭,還嘴硬,你們兩人,我不信,你們還能逃出去。”

“誰說隻有兩人。”

這話是從門外傳來的。

聽到聲音,上官羽與陸景寶齊刷刷回頭,就見月九出現在門口。

月九也不多話,甩出一條勾繩,直接拉著伸縮繩上二樓,直奔麵具男。

陸景寶吹了一聲口哨:“月寶,打爆他的頭。”

上官羽既高興,又擔心。

月九上了二樓,直接與麵具男交手,上官羽與陸景寶處理下麵的人。

兩人都冇有想到過,三人會有合作的一天。

上官羽解決身邊兩人,順勢攀上二樓幫月九,給陸景寶丟下一句:“樓下的都交給你。”

陸景寶氣得大罵:“上官羽,你重色輕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