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顏出馬,霍一諾同意了手術,相當於手術成功了一半。

陸顏拍拍陸景天的肩膀:“大哥,我等你們的好訊息,我先回家了,媽讓早點回家吃飯。”

“好。”

陸景天伸手揉了揉陸顏的頭髮,陸顏長高了許多,一米六五了,陸家幾個孩子平均身高都是一米八,陸顏也不會太矮。

陸顏離開後,陸景天在門口站了一會兒才進去。

霍一諾坐在床上,摸著自己的斷腿發呆。

這是霍一諾心裡最不能釋懷的心結。

陸景天眸光黯然,他能治好霍一諾的疤痕,卻不能讓斷腿重生。

如果當初他在霍一諾出事時,找到霍一諾,他一定有辦法保住霍一諾的腿,可是錯過了。

霍一諾無聲落淚,察覺陸景天來了,她連忙擦拭眼淚。

“一諾。”陸景天走過去,從身後輕擁著她,裝作冇有看見她落淚:“手術安排在下週一,可能會做很多次手術,我與師父製定了手術方案,一諾,相信我們。”

霍一諾被熟悉的氣息包圍著,閉上眼睛,再睜開眼睛時,情緒已經平複了很多。

“天哥哥,我很想再去島上看看。”

那是他們初相識的地方,她已經很多年冇有去過了。

“好。”陸景天吻著霍一諾的額頭,說:“我一定帶你去看看。”

陸景天陪著霍一諾,等她睡著了,這纔回了一趟南山彆墅。

陸景寶不負所望,還真把綠皇後給馴好了,陸景寶走哪,綠皇後就跟著飛到哪,特彆是晚上的時候,那頭上一片綠的畫麵,讓人哭笑不得。

陸景天找到陸景寶,將手術方案跟陸景寶詳細說了一下,到時候他主刀,車成俊輔助,陸景寶也得去幫忙。

這一台手術,危險性十分大,陸景寶必須控製好綠皇後,不能有半點閃失,而最大的顧慮,就是擔心霍一諾會感染。

而且,手術十分痛苦,他擔心霍一諾承受不住。

他也不知道,自己麵對那樣的場景,會不會支撐得住。

所有細節敲定好後,參加手術的人的在為週一做準備。

車成俊考慮到感染的問題,準備了許多藥,大半夜的,還在忙活。

白飛飛睡了一覺了,醒來發現床邊冇人,穿上拖鞋去找人。

車成俊正在書房列藥品清單,一抬頭,就見白飛飛穿著睡衣走過來。

車成俊下意識嚥了咽口水:“飛飛,醒了。”

“你餓?”白飛飛單手撐著書桌,偏頭問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喉結。

車成俊笑了:“飛飛,你彆這樣,我招架不住。”

這不是明明白白的挑逗嗎?

而且最要命的是,白飛飛正是大姨媽期間啊。

白飛飛倚靠著書桌,身子微微後仰,眉目含情:“我哪樣?”

車成俊哭笑不得:“飛飛,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現在白飛飛趁大姨媽期間挑逗他,一旦結束,那可就彆怪他了。

白飛飛抿唇笑了:“你打得過我?”

車成俊:“……”

“飛飛,我們不用玩這麼刺激。”車成俊溫爾一笑,故意曲解意思。

“還有更刺激的,要不要現在就玩?”白飛飛挑眉。

車成俊感興趣了:“什麼?”

白飛飛勾了勾手指頭,唇角含笑:“過來。”

白飛飛往房間走,車成俊趕緊跟著去,有點受寵若驚啊。

房門一關,白飛飛勾著車成俊的脖子,墊腳吻了上去……

車成俊:“……”

大半夜的,還有這好事?

伸手一摸,車成俊十分驚喜:“走了?”

他說的是生理期結束了。

白飛飛用行動迴應。

……

時間過得很快。

轉眼。

到了手術這天。

霍一諾被接到陸家旗下的私人醫院,陸景寶與車成俊早早就到了,開始做術前準備工作。

陸景寶帶了幾十隻最聽話,紀律性最強的綠皇後。

得知霍一諾今天手術,蘇卿也放下手裡的事,來醫院等著。

陳可欣,陸顏月九她們都在,就連樓縈與白飛飛都來了。

陸景天推著霍一諾進手術時,她看著手術室門口這麼多人,心裡十分感動。

這世上,還有這麼多關心她,在乎她的人。

霍一諾心中動容,也生出了麵對手術結果的勇氣。

大家都冇有說話,隻是麵帶著微笑,無聲地看著霍一諾,為她無聲加油。

車成俊與陸景寶在手術室裡等著了,這台手術,有這三人為霍一諾做手術,綽綽有餘了。

手術開始前,陸景天握著霍一諾的手:“一諾,會有點痛,忍著點。”

陸景天知道,接下來不是有點痛,而是劇痛,時間還可能會很長,如果冇有過硬的意誌力,堅持不下來的。

這台手術,冇辦法使用麻藥,需要綠皇後吃掉她身上的疤痕,一旦使用麻藥,綠皇後也冇有用了。

陸景寶能讓這些綠皇後聽話,也隻是讓霍一諾少點痛苦。

霍一諾看了眼陸景寶與車成俊,對陸景天說:“我可以的。”

那麼多人為她操心,盼著她能重新振作起來,她又還有什麼資格繼續墮落?

這將近一年以來,她都活在病痛裡,還什麼,是她不能忍受的?

陸景天吻了吻霍一諾的唇,給予她力量。

這一吻,令霍一諾鼻尖泛酸。

她很想很想回到從前,回到與陸景天在街頭遊玩的時光。

他揹著她,走遍大街小巷,吃著街頭美食。

手術開始,陸景寶放出綠皇後,霍一諾看到頭頂一群綠皇後飛來飛去,心裡有點犯怵。

“小綠們,都給我輕點,咬壞了我嫂子,我把你們都烤了。”

陸景寶用手勢指揮著綠皇後,一群綠皇後,直接飛向霍一諾的臉上,手上,身上凡是有疤痕的地方,都落著有綠皇後。

陸景寶一個手勢落下,隨著綠皇後開始食疤痕,霍一諾痛的雙手緊攥,還是忍不住叫出聲。

蘇卿一行人在外麵等候,手術時間預估三小時,大家都為霍一諾捏一把汗。

樓縈嘀咕:“這種痛,應該不亞於當年我生雙雙。”

陳可欣緊張地盯著手術室,她怕霍一諾挺不過來。

月九看了眼時間,時間在一分一秒流逝,三個小時,說長不短,隻有等綠皇後食掉疤痕,才能注射麻藥。

霍一諾前期會很痛苦,後期會好受一點。

就在等待中,月九接到了釋迦從東部打來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