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景寶一邊有模有樣的烤,一邊回車成俊的話,說:“一一想吃。”

自己訂的娃娃親,自己找的媳婦兒,想吃什麼都可以。

天上飛的,水裡遊的,地上爬的。

蘇卿與陸容淵互看了一眼,夫婦倆異口同聲:“給我們也來一串。”

“得嘞,保證管夠。”陸景寶將烤好的兩串給兩人送上,又問:“二位要不要來點酒,助助興?”

陸容淵夫婦:“……”

蘇卿笑道:“小寶,你還真有開燒烤店的潛質,你要不開一家,真是對不起這絕活。”

陸景寶一笑:“媽,我這廚藝,可不是誰都有機會嚐到的。”

車成俊說:“給我也來一串,我也嚐嚐什麼味,不,多烤幾串,我給飛飛打電話,讓她也過來。”

綠皇後的美容價值非常高,比市麵上賣的那些幾十萬一套的護膚品都管用。

有好東西,車成俊當然第一個想到自己的老婆。

車成俊其實也有在研究,將綠皇後的美容價值發揮出來,給白飛飛研製一款美容品。

女人嘛,都愛美。

身為男人,讓自己的女人美美的,這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事。

月九起身說:“不夠了,我去房間裡再抓一些過來。”

萬一一舉手:“月姐姐,我跟你一起去,我要抓大個的。”

陸顏擦擦手:“我也去。”

有萬一一與陸顏的地方,秦璐也是會湊上去的。

幾人去抓綠皇後,陸景寶負責烤。

車成俊一個電話,不僅招來了白飛飛,連樓縈萬揚也招來了,車冉冉與車慕白去了冷家,冇有這口服。

綠皇後烤起來是真香,樓縈嚥了咽口水:“給我來幾串。”

萬揚說:“夏寶,不夠意思,不早點叫我們。”

車成俊早就拿了一串,給白飛飛準備著,白飛飛一來,立馬奉上。

“飛飛,嚐嚐,這個吃了對皮膚好。”

車成俊都把殼剝好了,隻剩下美味的肉。

白飛飛咬了一口,肉質鮮美,還是麻辣味的,非常好吃。

“夏寶,你要不要開個燒烤店,我資助。”

白飛飛此話一出,所有人都看向她。

白飛飛不經意開玩笑的。

也就是說,這不是玩笑。

白飛飛看了眼眾人的反應,一本正經地說:“你們這麼驚訝做什麼,夏寶廚藝好,不開店,損失了,我新盤了幾間店鋪,都給你開店。”

眾人恍然大悟,白飛飛最近迷上了買店鋪,她不是一間一間的買,而是一條街一條街的買。

一向對錢不感興趣的白飛飛,學會了花錢。

店鋪買了,自然要租出去。

白飛飛打的是這個主意,把店鋪租給陸景寶。

一聽老婆要把店鋪租給陸景寶開店,車成俊肯定得支援,對陸景寶說:“夏寶,這個主意不錯,綠皇後被你養得氾濫成災,咱們就搞一個蒜蓉小綠,爆炒麻辣小綠……”

菜譜車成俊都給整好了。

不會做飯的車成俊,對吃還是有點研究。

蘇卿吃著烤串,說:“你們以為這是小龍蝦?”

陸景寶看了眼抓綠皇後回來的萬一一,說:“你們問萬一一,她同意了,我冇二話。”

蘇卿陸容淵:“……”

現在就學會把決策權交給未來媳婦了。

樓縈萬揚:“……”

欣慰!

車成俊連忙問萬一一,把開店的想法說了,萬一一思考了三秒:“不行。”

聽到這兩個字,陸景寶嘴角上揚,意料之中。

車成俊問:“一一,為什麼不行,你看夏寶烤得多好吃,肯定賺錢。”

萬一一眼珠子一轉,認真地說:“陸景寶去開店了,就冇空給我做好吃的了,乾爹,你廚藝不行,回去多練練,彆打陸景寶的主意。”

KO!

眾人忍不住笑了。

樓縈也說:“車成俊,你的廚藝,七八年了也冇個進步,飛飛,我懷疑他是裝的,就是不想做飯。”

這是在挑撥離間了。

白飛飛睨了眼車成俊。

車成俊說:“老天爺是公平的,給了我精湛的醫術,帥氣的顏值,溫柔美麗的妻子,一雙可愛的兒女,剝奪我廚藝天賦,也是公平。”

陸容淵補刀:“顏顏,去給你車叔叔拿麵鏡子來。”

車成俊:“……”

好傢夥,會補刀。

在顏值這塊,誰也彆挑戰陸老大。

一群人其樂融融,有說有笑,幾十年的交情,令他們早成了一家人。

萬揚慫恿車成俊喝酒,白飛飛看了車成俊一眼,車成俊立馬說:“最近有點不舒服,出門的時候,剛吃了頭孢。”

吃了頭孢不能喝酒。

白飛飛是著實有點怕車成俊喝酒,這傢夥,一喝酒,回到家絕對是災難,受罪的還是她。

萬揚看出車成俊懼內,調侃道:“有飛飛在,你不敢喝就不敢喝,還說什麼吃頭孢,老大,我們倆喝。”

蘇卿倒是不攔著陸容淵喝酒,反正萬揚也喝不過。

樓縈近來很‘寵’萬揚,讓萬揚放飛自我了。

蘇卿吃了幾串烤串,問陸景寶:“兒子,咱們吃了這麼多,會不會有影響?你哥還指著綠皇後給一諾治傷。”

“冇事,綽綽有餘。”陸景寶說:“這些都是不聽話的,我給它們一個下馬威。”

綠皇後不好馴,陸景寶得找到能夠引誘綠皇後的辦法。

幾人有吃有喝,陸景寶還不忘療養院的陸景天,烤了幾串讓人給送過去。

正在研究綠皇後的陸景天收到時,沉默了幾秒。

這小子,還真把綠皇後給烤了。

就在這時,陸景天聽到隔壁房間有咳嗽聲,他連忙戴上口罩去隔壁。

霍一諾睡著的,原來是在睡夢中咳嗽。

夜裡,霍一諾經常睡不好,自從陸景天接手治霍一諾時,開了藥,這才睡得好一點。

“姐夫。”

陳可欣輕輕推開門,小聲衝陸景天喊。

在陳可欣眼裡,陸景天就是實打實的姐夫。

陸景天走出去,並把烤好的綠皇後給她:“你吃,美容養顏的燒烤。”

陳可欣受寵若驚,她以為美容養顏是誇大其詞,冇當一回事。

“謝謝姐夫。”陳可欣聞了聞,很香:“姐夫,姐今天還好吧?”

“嗯,再養一段時間,就可以開始治療了。”陸景天說:“晚上你就不用來了。”

陸景天給陳可欣準備了一套房子,是送給她的,這可是霍一諾的妹妹,陸景天又怎麼可能看著她在外租房子,兼職打工轉學費生活費。

兩人在門口小聲說話,並冇有注意到,房間裡的霍一諾,已經睜開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