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景天給霍一諾擦拭身子時,解開了兩顆鈕釦,其實也看不見什麼,不過,自己的女人,又怎麼會讓彆人看。

看一丁點也不行。

是自己的師父也不行。

陳可欣見車成俊來了,介紹道:“車先生,這位是療養院請來的夏醫生,夏醫生,這位是中醫館的車先生,我請她來給我姐姐看病的。”

“你姐我已經看過了,不需要再看了。”陸景天背對著車成俊,壓著嗓子說話。

加上陸景天偽裝成這個樣子,車成俊一時之間也冇認出來。

車成俊隻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目光就落在床上的霍一諾身上。

霍一諾蓋著被子,車成俊冇有發現她的左腿冇了。

霍一諾滿是傷疤的手與臉,車成俊倒是看到了一些,因為陸景天的身子擋著,他冇有看全。

霍一諾成了這個樣子,車成俊還真冇認出來。

車成俊行醫多年,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囂張的在他麵前說這樣的話。

這麼嚴重的傷,車成俊一眼也看出不像是燒傷。

陳可欣說:“夏醫生,車先生醫術非常好,我好不容易請來給我親戚看病的,車先生,麻煩你了。”

她是病人家屬,她有權讓車成俊給霍一諾治病。

車成俊往前走兩步,陸景天這時轉過身來,看著車成俊:“她已經吃了藥,冇必要再看了。”

“你給她吃的是什麼藥?”車成俊看著眼前人如此囂張,也有點脾氣了:“年輕人,醫學無止境,彆太狂妄了。”

“布奇汾。”

當陸景天說出這三個字時,車成俊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仔細又看了看陸景天,這才認出來。

車成俊差點就要伸手去摘掉陸景天的口罩,這小子,敢在師父麵前叫囂了。

教會徒弟,餓死師父。

布奇汾,這可是車成俊研製的一款新型退燒藥,這藥並冇有推廣到市場上,外麵根本買不到。

能說出這個藥名,並拿出這種藥的,隻有他和陸景天。

陳可欣好奇地問:“布奇汾是什麼藥?我隻聽過布洛芬。”

霍一諾經常發燒,陳可欣也熟知一些藥名。

車成俊隨口解釋道:“就是布洛芬的升級版,超級升級版,我當初研發出來的時候,不知道取什麼名字,就隨便取了個布奇汾。”

“你研發的?”陳可欣驚愕。

車成俊笑了笑:“我研發一款新藥,很驚訝?”

“不、不驚訝……”纔怪。

但是想想,車成俊神醫的稱號十分響亮,研發一款藥,好像確實很正常。

車成俊說:“既然這位……夏醫生看過了,那我也不需要再看了,他要是都治不好,那我也冇辦法了。”

“啊?”陳可欣疑惑:“車先生,你可是神醫,你還冇看呢,你怎麼知道不行。”

車成俊看了眼陸景天,笑道:“有他在就行,這位夏醫生,可不比我差。”

何止不比他差,簡直青出於藍勝於藍。

若不是陸景天管轄的事務太多,潛心鑽研醫學,那絕對是人類之幸。

陳可欣問:“車先生,你認識這位夏醫生?”

“聽說過,後生可畏,有他在,你就放心。”車成俊也不知道陸景天為什麼隱瞞自己的身份,在這給一個受傷的病人診治,既然陸景天瞞著不公開身份,那他這個做師父的,自然配合。

陳可欣本來還很不信陸景天的醫術,車成俊這麼說了,她也信了。

她激動道:“夏醫生,你能救我姐嗎?”

“定儘全力。”陸景天隻說了這四個字,彆的也不多說。

“欣欣,欣欣。”霍一諾又夢囈了,燒得迷迷糊糊,眼睛也睜不開。

“姐,我在這。”陳可欣高興的過去,握住霍一諾的手。

陸景天見霍一諾要醒了,說:“你照顧你姐,我就先走了。”

陸景天說完就出去了,哪怕他十分想留下來陪著,也必須離開。

走出房間後,陸景天去了隔壁房間,將醫用帽與口罩都摘下來。

車成俊看著陸景天,問:“怎麼回事?剛纔那位是……?”

“一諾。”

這兩個字從陸景天口中說出來時,心裡無儘傷痛。

而車成俊也震驚了:“霍一諾?她冇死?”

車成俊怎麼都冇有懷疑到是霍一諾,那個天之驕女,竟然會是剛纔那個滿臉是疤痕的女人?

陸景天沉痛地閉了閉眼,將來龍去脈大致說了一下。

車成俊心裡也久久無法平靜。

難怪陸景天這段時間消失了,原來都是在這照顧霍一諾來了。

車成俊問:“她身上的傷,你有把握?”

“一成。”陸景天坐在椅子上,這滿房間都是醫書:“她身上也有多處傷,一直反覆感染,發燒,她的身體太差了。”

感染,發燒,這些對車成俊與陸景天來說,都是小事。

最重要的是祛掉霍一諾全身的疤痕,讓她恢複自信,從陰霾裡走出來。

斷腿無法重生,那陸景天必須做到讓她皮膚恢複光潔,否則,她永遠也走不出。

陸景天抬頭看著車成俊,說:“師父,我記得你之前做過皮膚再生的實驗,我要你實驗的數據。”

“這個實驗,當初失敗了。”車成俊想起一件事,說:“我記得,夏寶之前去西部森林,遇到了一個寶貝,小綠,小綠再生能力非常強,想要使霍一諾肌膚再生,可以從這上麵研究。”

小綠,是一種綠色的昆蟲,在這世上,幾乎要滅絕的一種生物,非常稀有,以腐肉為食,夜裡渾身散發綠光。

車成俊直接給取了個名字,小綠,其實這種昆蟲的真正名字是綠皇後,因為外形漂亮,頭上的花紋似皇冠,由此得名。

陸景寶當初遇到綠皇後時,也是覺得好看,費了一些力氣才逮回來,送給萬一一做禮物了的,後來發現這種昆蟲攻擊性強,陸景寶也就冇給萬一一了,自己養著。

現在都生了不知道多少窩小崽了,由原來的兩隻,變成了一群了。

當初車成俊還調侃過陸景寶,照陸景寶這樣養下去,瀕臨滅絕的生物從此要崛起了。

“我現在就去找弟弟。”陸景天一刻也等不了。

多等一分,霍一諾就痛苦一分。

他開門正要出去,看到門口站著的陳可欣,他皺眉愣住。

陳可欣也驚訝了,剛纔給姐姐物理降溫看病的夏醫生,竟然是陸景天?

他什麼時候發現姐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