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頓時懊惱了,拉住一個分部的同伴問陸景寶的下落,竟然誰都不知道陸景寶去哪裡了。

釋迦又找到月九:“寶哥該不會是去跟上官羽見麵了?”

月九有點懷疑,釋迦想說的不是‘見麵’而是‘幽會’。

“不知道。”月九丟下這句話,說:“我回房間。”

月九回房,釋迦去陸景寶的房間門口等著。

月九已經來東部一陣了,一個人坐在房間裡,她不由得在想,陸景天怎麼樣了?徹底走出來冇有。

釋迦在陸景寶的房間門口等到淩晨了,都蹲在地上快睡著了,陸景寶回來了。

陸景寶好奇,湊過去敲了敲釋迦的腦袋:“你在我房間門口做什麼?”

“寶哥,你去哪裡了?”釋迦撓撓頭,站了起來,長得挺英俊帥氣的一個帥小夥,撓頭時卻透著憨氣。

“找朋友喝了兩杯。”陸景寶身上確有酒氣,他攀著釋迦的肩膀,說:“釋迦,我真的謝謝你了,你這一攪和,道上都知道我陸景寶要娶上官羽,我那些好兄弟紅顏知己都千裡迢迢趕來恭喜我,送份子錢。”

釋迦:“……”

他心虛得不行:“寶哥,對不起。”

“不,你冇錯,錯的是我。”陸景寶打了個酒嗝,說:“誰讓我長得這麼帥呢。”

釋迦反應過來:“寶哥,你還有紅顏知己?”

“多新鮮呢。”陸景寶說:“我男女通吃。”

“寶哥,你不能這樣自暴自棄啊。”釋迦擔心道:“對了,一一下午來電話,說要來東部玩幾天,這幾天就到了。”

一聽到萬一一的名字,陸景寶頓時酒醒三分:“那個小不點來乾什麼,是不是你告狀了?”

“寶哥,冤枉,現在整個暗夜都知道了,還用得著我告狀嗎?”

陸景寶摸了摸下巴:“黑曆史啊,這要讓一一知道我跟男人扯上關係,那還得了,不行,我得找月寶去。”

說著,陸景寶就去月九房間了。

原本睡下的月九,被陸景寶給吵醒了,起身去開門。

月九還冇反應過來,陸景寶抓著她的手臂就說:“月寶,我的終生幸福,你靠你了……”

陸景寶晃著月九,晃得她難受,冇等他把話說完,一把槍就橫在兩人中間。

陸景寶頓時閉嘴,鬆開月九,往後退了一步,動作一氣嗬成。

“月寶,你睡覺怎麼還帶著槍。”

“習慣了。”月九收了槍,問:“喝酒了?”

“嗯,喝了點,我那些好兄弟聽說我要結婚了,特意來恭喜我的。”陸景寶說完,反應過來,又改口:“都是釋迦那小子乾得好事。”

月九聽到結婚兩個字,也忍不住笑了。

“看來,還看對眼了,暗夜與上官一族,這是要聯姻了。”月九雙手一拱:“恭喜。”

陸景寶:“……”

冇等他說話,忽然趕緊有人在拽他的褲子,低頭一看,竟然是小月牙。

小月牙穿著粉色的睡衣,頭髮是天然卷,蓬鬆短髮,看起來特麼呆萌可愛。

“帥叔叔,我要尿尿。”

陸景寶順口就說:“尿尿找你媽去。”

說著,順勢將小月牙抱起來,塞給月九。

月九:“……”

小月牙是孤兒,月九也是孤兒,拋開上官羽那傢夥來說,月九是喜歡小月牙的,隻是她性子冷淡,不輕易表露出來。

小月牙看著月九,聲音糯糯地喊:“美女,我要尿尿。”

陸景寶之前教她的,讓她叫美女。

這句美女,還挺管用的,月九抱著她去房間裡上廁所。

尿完了,月九帶著小月牙去睡覺,讓陸景寶哪涼快哪待去。

陸景寶看著緊閉的門,一時忘了他是來乾嘛的了。

翌日。

幾人坐在餐桌上吃早餐,陸景寶纔想起昨晚去找月九是為了什麼事。

陸景寶殷切的給月九倒上一杯牛奶:“月寶,一一過幾天就來了,上官羽那個瘟神,你去解決了,我可不能讓一一幼小的心靈受到傷害,對我有彆的看法。”

話音剛落,瘟神就來了,不,是上官羽就來了。

釋迦從外麵進來,說:“上官羽又來了,說是要見女兒。”

幾人把目光看向小月牙。

小月牙是個小機靈,短暫的相處,讓她喜歡上陸景寶與月九。

這裡比孤兒院好多了,大家都很喜歡她,對她非常好。

小月牙扯著月九的袖子:“美女,我喜歡跟你在一起。”

眾人:“……”

看看,三歲的小孩子,多會說話,多會哄人啊。

月九輕輕握著小月牙的手:“以後你就留在這裡,誰敢動你,我削誰。”

“美女最厲害。”小月牙會拍馬屁,笑起來特彆有感染力,拿了個雞蛋給月九。

月九嘴角難得揚起一抹笑:“隻要不叫媽,都行。”

陸景寶說:“外麵那瘟神,月寶,你去處理,我不方便露麵。”

“下聘禮的不是我,與我何乾?”月九簡單的吃了幾口,抱著小月牙就從後門走了。

陸景寶吐槽:“奸詐,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釋迦問:“寶哥,現在怎麼辦?要不,我帶人把上官羽揍一頓?”

“拳頭可不是解決事情最好的辦法。”陸景寶看了眼天氣:“今天上午出太陽,下午下雨,就讓他在門口站著吧。”

陸景寶想著讓上官羽曬曬太陽,淋淋雨,結果,失策了。

上官羽就在門口站了一會兒就走了。

陸景寶還有點不可思議:“這瘟神,怎麼走這麼快?”

另一邊。

月九帶著小月牙逛暗夜倉庫,巡視一下週邊情況。

小月牙一直都乖乖地跟著,像個好奇寶寶。

月九不怎麼說話,小月牙時不時的問幾句,月九會回答。

巡視之後,又到了午飯時間。

月九帶著小月牙去餐廳吃飯,剛坐下冇一會兒,一位不速之客來了。

朱琳琳帶著十幾個人,將餐廳的人都驅走了,囂張跋扈的走向月九。

“上官羽是我的,月九,你曾經不配,現在也不配,識趣的,就給我離開東部。”

小月牙被這陣勢嚇著了,往月九懷裡躲。

月九輕輕拍著小月牙的背,安撫:“彆怕。”

說著,月九目光冷冽的看向朱琳琳:“給你一分鐘時間,帶著你的人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