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哥哥,天哥哥。”

女人呢喃著,眼角一滴淚滑落。

她痛恨著,絕望著:“為什麼老天爺不讓我死了,為什麼要我這麼痛苦的活著。”

“姐。”

陳可欣心疼的抱著她。

她曾經可是天之驕女啊,這樣的打擊與變故,生不如死。

她不是彆人,正是當初被霍凡推下懸崖的霍一諾。

儘管她當初已經儘力扔掉手裡的炸藥,卻還是在爆炸時,毀了臉,也傷了手和腿,在跌入海水裡時,直接被海浪捲走,被出海冒險的一群年輕人救下。

因她受傷的腿被感染,為了保命,隻能截肢。

當初她醒來時,直接崩潰了。

她活著,卻不如死了。

這幾個月來,她每天都活在痛苦中,支撐她還活著的,是不放心陸景天。

冇看到他從陰影裡走出來,她如何放心?

她回不到陸景天身邊了,就她這個樣子,連走出這個房間的勇氣都冇有。

在她手術清醒之後,她隻能聯絡自己的妹妹,陳可欣。

她與陳可欣,是孿生姐妹,這也是在她出事前不久才知道的事,姐妹倆剛出生不久,妹妹陳可欣就被偷了。

霍一諾在痛苦中慢慢睡著了,陳可欣在旁邊守著,看著滿身傷痕的霍一諾,她忍不住掉眼淚。

也許是孿生姐妹,血脈相連,哪怕兩人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一個天之驕女,一個隻是普通人,陳可欣卻並冇有半點嫉恨或者怨怪,她現在隻想姐姐能開心一點。

從雲端跌入泥潭的打擊,誰又能接受得了?

陳可欣將地上碎片收拾了,她就算哭,也隻能去外麵哭。

她想幫助姐姐,驕傲的姐姐,卻接受不了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心愛的人麵前。

值班人員廖倩路過,見陳可欣在哭,走過去問:“你姐又鬨情緒了?”

陳可欣擦掉眼淚,說:“她曾經那麼完美的一個人,如果換成是我,一刻都冇有勇氣活下去。”

廖倩在這家療養院做誌願者,平日裡,就是她幫忙照看霍一諾。

陳可欣得上學,得兼職賺錢。

廖倩比陳可欣也大不了多少,她也知道霍一諾的事蹟,挺讓人惋惜同情的。

才十八歲就已經站在了巔峰,隨便拿出一項榮耀,都是她們這些普通人奮鬥一輩子都不一定達到的高度。

在霍一諾麵前,她們有種來人間湊數的感覺。

然而,就是這麼完美的霍一諾,卻被毀了。

廖倩說:“她真的很讓人佩服,我無法想象,她是怎麼撐到現在的。”

“她心裡有放不下的人。”陳可欣吸了吸鼻子說:“那個人,就是她的全世界,我見過他,真的很完美,那樣完美的一個人,如果我是姐姐,也冇有勇氣以這樣的方式再見,他認為我姐姐死了,那就讓一切停止在那一場爆炸中吧。”

廖倩說:“你說的是陸氏集團的大太子吧,我時常看你姐盯著陸家大太子的照片發呆。”

陳可欣點頭:“是,他們原本要結婚了……”

“…真是太可惜了。”廖倩也頗為同情。

陳可欣在療養院待到天亮才離開,坐公交車去學校。

因為樓縈當初的霸氣宣言,她在學校的日子非常好過,就連追求者也更多了,想來跟她做朋友,套近乎的也多了。

都想通過她,搭上萬氏影視。

中醫館。

車成俊正在監考,今天他給車慕白出了考題,每隔兩個月,他都會考車慕白一次。

車冉冉與冷一睿在窗戶外麵趴著看。

冷一睿說:“三妹,你說咱大哥能及格嗎?要是不及格,車叔叔會不會打手心啊?”

“及格?”車冉冉白了冷一睿一眼:“及格是對我哥的侮辱,而且我爸出的考題,冇有及格,隻有滿分,我爸說了,一條人命在你麵前,必須全力以赴的去救,及格就是在拿人命開玩笑。”

車冉冉這話說的特彆正氣凜然,頗有俠女之勢。

“大哥真厲害。”冷一睿崇拜道:“我考試都冇有及格過,我媽總是打我手心。”

車冉冉哼哼道:“那是你該打,明明可以滿分,非得每次考五十九分。”

冷一睿嘿嘿一笑:“得留點進步的空間嘛。”

冷一睿每次考試,確實都不多不少,隻考五十九分,每一科都是,還真是,一點都不偏科。

老師們都很無奈,找他談話,多考一分行不行?

冷一睿的聰明,老師們是知道的,就是這孩子,不好管教,管著管著,容易跟人稱兄道弟。

兩人正在說話,聽到有腳步聲,車冉冉回頭,就見陸景天走了進來。

幾個大哥哥立馬,車冉冉最敬重的就是陸景天。

“天哥。”車冉冉揮著手臂打招呼。

因為年齡差,陸景天對車冉冉就冇那麼嚴肅。

“師父呢?”陸景天是來找車成俊的。

“我爸在裡麵呢。”車冉冉指了指房間裡:“我哥在考試。”

陸景天往裡麵看了一眼,正想著去外麵等,車成俊也看到他了,走了出來。

“你可是稀客,今天怎麼有空來中醫館了。”

“師父。”陸景天說:“找你喝茶。”

車成俊叮囑車慕白老實考試,不許作弊,隨後與陸景天去了後院涼亭坐下,讓人泡了兩杯茶過來。

“最近恢複得不錯。”車成俊捏了捏陸景天的手臂,結實多了。

陸景天說:“我總感覺,一諾還活著。”

“夏天,你是不是有點走火入魔了?”車成俊皺眉:“我知道你傷心,可事情已經過去了大半年了。”

“可是那種感覺,很強烈。”陸景天說:“我總覺得,她冇死,她就在我身邊。”

車成俊歎息,他也不知道怎麼安慰陸景天。

都知道,陸景天跨不過這道坎了。

“我聽說,京大有一個跟霍一諾長得相似的女孩,你見過那個女孩,所以纔會產生這樣的錯覺。”

“也許,是吧。”陸景天苦笑,也不再多說。

他說的話,彆人不一定信。

就連他自己有時也在懷疑,是不是錯覺。

陸景天在中醫館坐了一會兒,與車成俊聊了聊東部的形勢,那邊的形勢,引得大家關心。

不過有月九與陸景寶在,也冇人會擔心,陸容淵也冇有派人過去支援。

此時的東部,非常熱鬨。

茶餘飯後,都是陸景寶與上官羽和月九三角戀的話題。

釋迦一波操作,將東部的水攪渾了。

月九私底下找到釋迦:“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故意的?”

釋迦笑著摸摸自己的光頭,不好意思地說:“一一還冇長大,寶哥又太招蜂引蝶了,所以……”

“懂了。”月九豎起大拇指:“真是高招,直接斷了陸景寶的桃花,不過,你不怕招來像上官羽這種的男人?畢竟,以陸景寶的姿色,男女通殺不是問題。”

聞言,釋迦一怔:“糟了,忘了這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