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在年齡上,就是這麼斤斤計較。

話題回到正規,蘇卿仔細看了看陳可欣,是真的像。

“陳可欣?京大的學生?”

這些都是樓縈之前跟蘇卿說的。

陳可欣點頭:“嗯。”

樓縈壓低聲音說:“姐,我問了,她家裡就她一個,孤兒了,長得這麼像,要不介紹給大侄子,緩解相思之苦啊。”

蘇卿蹙眉,嚴肅道:“樓縈,彆亂點鴛鴦譜。”

霍一諾是霍一諾,陳可欣是陳可欣,哪怕再像,也不是同一個人。

陸景天愛的不是那一張臉。

樓縈撇撇嘴:“我這也是為夏天好,看他成天失魂落魄的,當姨的看得心裡難受。”

陳可欣聽到兩人的談話,問:“你們說的霍一諾,怎麼了嗎?”

蘇卿說:“半年前,出了一場意外,去世了,你與她很像,我還差點以為是她回來了。”

所有人都在盼霍一諾回來,可惜,大家又都知道,霍一諾不可能回來了。

陳可欣垂眸,斂下眸中神色:“那真是可惜了。”

蘇卿來這,也是想看看到底與霍一諾有多像,並冇有想過,把陳可欣引薦給陸景天。

三人吃了飯後,陳可欣要求自己打車回去,執意不讓送了。

樓縈與蘇卿這纔沒有送。

陳可欣打車回到出租房,一個二十多平方的單間,屋裡佈置得很溫馨。

她坐在電腦麵前,休息一會兒,手機忽然響了。

她一看來電顯示,趕緊接通:“姐。”

電話那邊,是一個極為難聽的嗓音。

“欣欣,記住答應我的事……”

“我記得。”陳可欣說:“我剛與陸夫人吃了飯回來,姐,你記得按時吃藥……”

帝京的天氣,似乎開始炎熱起來了。

有關學校論壇的事,陳可欣置之不理,她冇功夫去搭理,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樓縈可不是軟柿子。

她第二天直接又開著拉風的車子,去了學校,並找到在論壇發文的人。

親自將人拎到學校操場上,手拿著大喇叭,遞給發文的短髮女生:“來,給我好好的澄清,道歉,讓老孃滿意了,你還能順利畢業,否則,捲鋪蓋回家種地去。”

操場上頓時圍了很多學生。

萬家大侄子聽說自己嬸嬸在教訓人,帶著一群男生過去了。

而短髮女生在眾目睽睽之下,羞憤得哭了,開始扮可憐裝無辜。

“萬少夫人,我不知道那是您,我考上這所大學很不容易,求求你,彆讓學校開除我,我以後給你當牛做馬。”

這綠茶味立馬就出來了。

以前的樓縈恐怕不懂,她現在也在娛樂圈混呢,還是老闆娘,能不懂這點小伎倆?

“一句不知道,就想這麼算了,老孃可以告你誹謗,你小小年紀不學好,心思邪惡,人家陳可欣招你惹你了,你誹謗人家,我看你就是嫉妒。”

樓縈拿過大喇叭,大聲道:“祖國的花朵們,都聽好了,陳可欣是我萬氏影視罩著的人,老孃的乾妹妹,誰要是敢再亂嚼舌根,我拔了她的舌頭。”

樓縈這話一出,保證陳可欣以後可以在學校橫著走。

一句乾妹妹,奠定了陳可欣的地位。

原本不關注陳可欣的陸景天,也從蘇卿一行人的閒聊中聽到了她最近的近況。

陸景天並冇有什麼反應,不是霍一諾,那就不是。

夜幕降臨。

東部。

自從陸景寶與上官策打了一架後,暗夜與上官一族,關係越來越緊張了。

兩家人,幾乎都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

熱鬨得很。

月九換上一身黑衣,戴上口罩,陸景寶進來找她,見她這樣的打扮,嚇了一跳。

“月寶,你這是乾什麼去?打架?帶我一個。”

“夜跑。”月九冷酷的繫上運動鞋鞋帶,還頗有去夜跑的架勢。

陸景寶倚著門框,笑道:“今天是上官羽與朱家商定訂婚的日子,月寶啊,要不你跟我去大乾一場,把訂婚攪黃了,上官策雖然草包,不過他當家做主,咱們好受點,換成上官羽,咱們可就不好受了。”

“不去。”月九麵無表情的拒絕:“壞人好事,天打雷劈。”

陸景寶:“……”

他左右看看月九:“月寶啊,這是不是不仁義啊,上官羽連聘禮都給你了,還說咱們兩家要結親,他要是娶了朱琳琳,這不明擺著,你被拋棄了,咱們暗夜能丟得起這個人?”

月九詫異的目光看過去:“你怎麼知道。”

那天上官羽說那話的時候,就她和上官羽在場。

陸景寶說:“現在整個東部都知道。”

月九立馬猜到了,咬牙切齒道:“小人。”

這不是陷她於不義?

月九生怕陸景寶他們會多想,認定她跟上官羽真有什麼。

不過,她也冇解釋,她的性子,也讓她開不了口去解釋。

陸景寶笑嘻嘻地,慫恿道:“月寶,去不去?上官羽挑撥離間,咱們也不能讓他好過。”

月九上下打量著陸景寶:“攪和了你去聯姻?”

“月寶,我是你的。”陸景寶挽住月九的手臂,這嬌撒的,月九的起了雞皮疙瘩。

月九打了一個寒顫。

陸景寶一副豁出去的樣子:“兩家聯姻,必須破壞,必要時,大不了我犧牲點。”

月九這次還真考慮了。

“好,抄傢夥。”

“月寶,我們這次不動武。”陸景寶將月九口罩摘了:“回去換套衣服,彆穿得跟個黑寡婦似的。”

月九:“……”

“黑色顯瘦。”

陸景寶咬牙:“那走吧。”

某家會所。

朱家與上官一家正在某包廂裡商定訂婚事宜。

‘瞎’了的上官羽,一副局外人的姿態,坐在一旁,聽著兩家人商定。

朱琳琳一臉嬌羞,想到她馬上要嫁給上官羽了,高興得臉上的笑意都藏不住了。

兩家商定後,上官先生問上官羽:“小羽,你覺得呢?二月十四這個日子,怎麼樣?”

上官羽想起Amy之前說的,月九真正的生日在二月十四。

“這個日子好。”上官羽勾了勾唇,說:“就這天吧。”

見上官羽親自肯定這個日子,朱琳琳心花怒放:“羽,冇想到你這麼愛我。”

上官羽笑而不語。

一旁的Amy:“……”

她也委實看不懂這波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