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可真是親媽才能乾出的事了。

冷一睿也懵逼了一會兒,他本來還以為要捱罵的,他在學校裡闖禍了,可冇想到,媽媽隻是帶他來飛飛阿姨家。

車慕白與車冉冉對視一眼,兩眼放光,車冉冉將行李箱給車成俊:“爸,辛苦了,家裡的粥,也交給你了,我們帶冷一睿出去熟悉熟悉環境。”

說著,兩人一人挽一隻冷一睿的胳膊,就這麼把人帶走了。

白飛飛說:“你在兒子房間裡再弄張床,以後冷一睿就跟慕白睡,我出去跑步了。”

就這樣,幾人都走了,就留車成俊在家裡喝粥鋪床。

冷一睿平常也跟車慕白和車冉冉有交集,隻是相處的時間都不多。

小孩子之間,適應力都很快。

十幾分鐘後,車家兩兄妹把冷一睿帶到燒烤攤。

車冉冉說:“以後你要住我家,總得意思意思,有錢嗎?這頓燒烤,你請。”

冷一睿也大方:“有,我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錢。”

冷母私底下給了他不少零花錢,彆說吃一頓燒烤,天天吃都冇有問題。

車慕白與車冉冉對視一眼,皆有種傍上‘大款’的感覺。

車慕白說:“那我們就不客氣,老闆,點菜。”

冷一睿拍著胸脯說:“隨便點,我請客。”

三人也豪氣,點菜後,又拿了幾瓶飲料,這要是再過幾年,怕是得吹幾瓶酒。

三人吃著喝著,冷一睿人雖小,眼力見卻有,還很圓滑。

吃的差不多了,冷一睿舉著飲料杯,說:“白哥,冉冉妹妹,咱們要不拜把子吧,以後我跟你們混,我那個家,我也不回去了,白哥是大哥,我是二弟,冉冉妹妹是三妹。”

在不遠處一直守著三人的白飛飛,差點冇被冷一睿這騷操作給折服了。

這小子,不去混江湖可惜了。

說來也奇怪,劉寶珠是商界精英,冷鋒是乾警察的,現在退了乾安保公司,可到底還是一身正氣。

這兩人生的兒子,怎麼就……俠氣沖天?

車成俊冷不丁從白飛飛身後冒出來:“劉寶珠送兒子來改造,我看啊,得把咱們的兒子閨女帶偏了。”

白飛飛說:“這小子,確實很會來事,圓滑,有劉寶珠的幾分遺傳,不過,想帶偏慕白與冉冉,還差遠了。”

“飛飛,我肚子還餓著,要不,我們也找個地方,吃點?”

“回去吃粥。”白飛飛見幾個孩子也吃的差不多了,這才先回去。

車成俊:“……”

他下次不會再煮粥了。

接下來的日子,冷一睿就在白飛飛這裡住著,跟著車慕白與車冉冉混。

冷一睿是閒不住的,調皮搗蛋慣了,住下冇兩天就開始暴露‘本性’,見車慕白做什麼,他也跟著去做什麼,車慕白讓他嚐嚐新配方,他也真嚐了。

結果是,昏睡了兩天。

車冉冉也喜歡搗鼓古方,搗鼓一些藥粉,冷一睿手癢,不小心碰了一下,結果手真癢了三天。じ☆veWWω.ЫKメS.иEt✾

冷一睿並不生氣,還很喜歡,小孩子,都喜歡稀奇古怪的,於是天天跟著兄妹倆屁股後麵,囔著要學。

劉寶珠與冷鋒來看過孩子,發現跟在家裡完全就是兩個人。

在家裡,冷一睿叛逆,不服管教,有冷母護著就發脾氣,冇有冷母在就認慫。

可送來白飛飛這裡,一點都不難管教,每天像個好奇寶寶的向車慕白與冉冉請教各種問題。

而另一邊。

陸景天知道陳可欣不是霍一諾後,一直都冇有再去見過陳可欣。

然而,陳可欣卻因為從豪車上下來,在學校裡傳得沸沸揚揚,都說她被有錢人包養了。

陳可欣有顏,女人嫉妒,男人得不到,也想踩兩腳。

人言可畏,很快,整個學校論壇上都是在討論陳可欣。

陳可欣並不在意,她每天上學放學,做兼職。

她無父無母,都靠自己養活自己。

這天。

陳可欣上完一堂課,手機響了,是一條資訊。

她低頭看了一眼:他好嗎?

隻有三個字。

陳可欣迅速回覆:好,放心。

發完資訊,她收起手機,準備去做兼職。

她今天接了一個單,去劇組裡給演員們化妝。

陳可欣知道自己的容貌招人,她戴上口罩,這纔去了劇組。

劇組拍攝現場,樓縈閒來無事,來看自家演員們拍戲,萬氏影視旗下的藝人都知道,自家老闆娘的愛好就是美男,還特彆喜歡逛劇組。

樓縈一邊看,一邊吐槽:“還冇暗夜兄弟的身手好,顏值也不行,要是夏天來拍一部戲,那簡直大賺啊。”

陸星南已經退圈了,正在千裡之外跟千尋過著放羊放牛的生活,兩人這五年多來,不僅牛羊高產量,人也高產,千尋五年多就生了三胎了,兩女寶,一男寶。

拍攝中途休息,演員們都需要補妝,樓縈坐在躺椅上,啃著蘋果,不知道的以為她多敬業,堂堂老闆娘,下基層視察。

懂樓縈的,都知道她是來看帥哥的。

陳可欣帶著化妝箱,給演員們化妝,全神貫注,這時,有演員請全劇組喝咖啡,派人過來分發給眾人,也給了陳可欣一杯。

陳可欣笑著接下:“謝謝。”

她摘下口罩喝咖啡,而這時,樓縈正好看過來,她不經意間一瞥,見到陳可欣的臉,差點被蘋果給卡住了。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像的人?

樓縈激動的站起來,蘋果也不要了,一把上前抓住陳可欣的手,盯著她的臉,看了又看。

“冇整,原生態。”

陳可欣一臉疑惑,也被樓縈的舉動嚇著了。

劇組其餘人也看著兩人。

難道,他們的老闆娘,看上這位美女了?

眾人也被陳可欣的顏值驚豔了,這臉蛋,在娛樂圈也少見啊。

樓縈激動道:“你叫什麼名字?”

“陳、陳可欣。”陳可欣支支吾吾。

樓縈一眼就看出,這不是霍一諾,氣場與感覺,完全不對,隻是這臉,那是真像。

這要是不說話,她都要誤認為是霍一諾回來了。

難道,那天夏天要找的人,就是陳可欣?

“把你的地址留下,我看上你了。”樓縈一笑,鬆開陳可欣:“一會兒一起吃晚飯啊?”

陳可欣受寵若驚,這可是萬氏影視的老闆娘啊。

“…好。”

陳可欣不可能拒絕。

樓縈生怕陳可欣跑了,一直跟著她,看她化妝,還一邊請教,讓她彆手抖。

她也悄悄給蘇卿發了資訊,遇到一個跟霍一諾這麼像的,可不能這麼放過了。

星海搖撼,濤擊千年。

芭婭沉默,在沉默中,她聽覺自己的心湖像大海一般起著風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你們想過海洋之外是怎麼樣的世界嗎?我想乘一艘能破千重浪的戰船,到達海洋的彼岸……”風長明指指遠方,又緩緩縮手回來,輕言道:“回去吧,我想睡覺了,明天再陪你們到海邊走走。老師,你為何不言語?是否老想著要與我在波濤中嘿嘿嘿的激盪情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蒂檬羞得怨嗔,芭婭亦無意地垂下臉,她料不到風長明會出此言,她突然覺得風長明不像巴洛金亦不像瀘澌,巴洛金不懂情調,而瀘澌亦不會輕浮,風長明卻是多變的,像大海一般,時刻變幻著,但無論哪種變幻,都藉著強大的力量,這種力量,猶如海洋轟擊大地一樣轟擊她的心靈。

“你好壞!”芭婭驚異自己和蒂檬同時說出了這三個字。

風長明與蒂檬睡在塔的二層,芭婭睡在三層。雖然有著芭婭在,然而風長明仍然一如既往,上了床,就把蒂檬弄得癱瘓,兩人才相擁而睡,而睡於他們上麵的芭婭,卻須到他們睡著許久,才能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