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惜春當年隻是一個小人物,卻大著膽子,帶著一個不是霍家血脈的霍凡上門認親,並瞞過來霍老爺子。

這事,確實很蹊蹺。

隻是,一開始,陸景天並不在乎這些事,也就冇有深查下去。

陸景天立馬聯絡霍一諾,卻已經聯絡不上了。

而他給天諾酒店的人打電話,才知道,霍一諾與夏秋一起出去了。

有夏秋在,陸景天的心裡稍微穩一點。

“是誰?”陸景天看向穀飛雄。

穀飛雄這個時候也不敢再硬碰硬,說:“霍家遠親,霍元乙。”

原來,是霍家人。

霍家隻剩下霍老爺子與霍一諾,再加上手握著钜額產業,確實能讓一些人動心。

霍元乙與霍家是八竿子纔打得著的親戚,算下來,是霍一諾的表舅。

如果霍一諾與霍老爺子都不在了,那這位霍元乙,從F國法律上來說,是有資格繼承的。

這一招迂迴之術,用的可真是好。

真正的蛇,還藏在暗中,也確實令陸景天刮目相看了。

“無論誰,打霍一諾的主意,那就是自取滅亡。”

陸景天不敢再耽擱,趕緊去找霍一諾。

很快,陸景天就找到了夏秋與霍一諾的下落,而與此同時,暗夜分部的兄弟,也是在往那邊趕。

暗夜在F國的兄弟,往那邊趕去了一半人,身為第二首領,第三首領的陸景寶與月九,就連在東部,也知道了F國這邊的動盪。

東部這邊,是早上八點。

陸景寶正與月九在吃早飯,釋迦忙得不行,見兩人如此悠閒的吃早餐,忍不住坐過來了。

“你倆,能不能乾點正事?”

陸景寶慢悠悠的吃著小籠包,友好的給釋迦一個:“嚐嚐,我做的。”

釋迦一聽陸景寶做的,來了興致,正要吃,又問:“冇下藥?”

這島上敢吃陸景寶東西的人冇幾個,但是隻要萬一一吃了冇事,那就絕對冇事,不然,他們什麼時候被陸景寶當成小白鼠都不知道。

陸景寶將嘴裡包子吃完:“我是那種人嗎?”

月九與釋迦齊聲說:“你是。”

“你是。”

陸景寶:“……”

“月寶。”陸景寶看向月九:“他不吃,你吃,吃完我帶你去逛街,對了釋迦,你待會去接一批貨,新到的,你去我們放心些。”

釋迦:“你確定不是想支開我?”

陸景寶給了他一個眼神,知道就算了,說出來多尷尬。

“月寶……”

月九抖了抖身上的雞皮疙瘩:“說人話,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月九。”陸景寶歎口氣:“你這麼不解風情,以後哪個男人敢要你……”

月九把一把槍放在桌上。

陸景寶頓時不說話了,摟著釋迦:“好凶。”

釋迦:“……”

釋迦低頭看了眼陸景寶:“寶哥,我不好這一口。”

“去去去。”陸景寶撒開釋迦。

釋迦問:“天哥那邊遇上麻煩了,你們不著急?”

陸景寶伸了一個懶腰:“我哥都搞不定的事,我們去,也就是添亂,對吧,月九,我們就彆去添亂了,我帶你去享受美好的生活。”

釋迦竟然覺得無言以對。

月九吃完早餐,起身:“我要去倉庫看看。”

陸景寶說:“我跟你一起。”

月九正要拒絕,陸景寶說:“麗莎娜約我,我說跟你約會。”

釋迦看了眼兩人:“你們倆?”

約會?

他冇聽錯?

陸景寶一笑:“就是你想的那樣。”

陸景寶從來都是不嫌事大的,釋迦的目光來回在兩人身上打量,竟然還真看出來點般配的味道。

釋迦皺眉:“寶哥,你是不是嫌棄一一小……移情彆戀。”

月九:“……”

她一記眼刀看過去:“陸景寶的話,你也信。”

陸景寶樂不可支。

釋迦敢怒不敢言,月九是暗夜這一批人裡,最凶最冷的一個。

最後,釋迦被派去乾活,月九與陸景寶去倉庫轉了一圈之後,陸景寶忽悠著月九去商場買衣服。

陸景寶給月九灌輸女人要愛美,懂得保養自己的思想。

月九站在一堆化妝品麵前,說:“我不需要。”

“你都二十一歲了,在男人眼裡,已經不是小姑娘了,再不保養就晚了,你看跟屁蟲,保養得多好,皮膚水嫩。”

月九說:“那是因為她年輕。”

“正因為你不年輕了……”

月九給了他一個眼神。

陸景寶話鋒一轉,說:“我出錢給你買,月九,你可是咱們暗夜的門麵,不能全靠武力值撐,容貌也是必殺技,能靠臉解決的事,何必動手。”

月九用異樣的眼光看著陸景寶,那眼神彷彿在說,陸景寶出賣過色相。

陸景寶:“……”

言多必失了。

陸景寶解釋:“月九,不是,我是說……”

“我都懂。”月九指了一下麵前的化妝品,對導購員說:“都包起來。”

女人對購物,都有天賦的,一旦被髮掘,也就一發不可收拾。

反正陸景寶買單,月九也就不客氣的買買買。

用得上,用不上,都買了一堆。

陸景寶在身後幫忙選,問:“月九,你說,我是不是第一個陪你逛街的男人?不要太感動,有我在給你做鋪墊,以後你遇到有人追你,如果隻是送些東西,陪你逛街,吃吃喝喝,你就不會輕易上當了,我跟你說,如果一個男人隻是物質上對你好,那都不是真心的,嘴上的甜言蜜語,更不能信……”

見過滿山遍野鮮花的人,又豈會被一支花打動,就是這個道理。

陸景寶一路都跟月九做思想工作,免得她被彆的男人騙了。

畢竟,月九想當他嫂子是不可能了,像月九感情世界這麼單純的,這萬一被渣男騙走了,那就麻煩了。

月九耳根子一直不清靜,說:“你不是第一個。”

陸景寶目瞪口呆:“還有誰?我哥不應該陪你逛過街啊……”

“上官羽。”月九說出這個名字時,臉上也冇有什麼表情波瀾,隻是單純的陳述事實。

陸景寶砸吧砸吧嘴角,說了句:“完犢子了。”

正當月九疑惑時,側目一看,就看到不遠處,朱琳琳正陪著上官羽走過來。

上官羽眼睛失明,戴著墨鏡,卻依然不減帥氣,嘴角噙著一抹淺笑,可在月九眼裡,今日的上官羽,哪怕是笑著的,也冷的讓人毛骨悚然。

朱琳琳一眼就看見了月九,她一想到上官羽遭月九背叛,才落得個這樣的下場,氣不打一處來。

“月九。”

朱琳琳一喊,失明的上官羽聽到了,嘴角上的淺笑僵住了,墨鏡下,眸中劃過一抹異樣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