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劉寶珠笑著看向林逸,將手裡的爆米花塞嘴裡,反問一句:“我是那種人嗎?”

林逸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一派斯文:“十年未見,你變化確實很大。”

“這十年不能白活啊。”劉寶珠挺了挺胸膛,玩笑道:“有冇有很後悔?”

“有一點。”

林逸這話,嗓音沉沉,讓人聽不出真假。

劉寶珠笑著損人:“看來,你這十年混得也不咋樣。”

林逸不說話,目光落在銀幕上,電影劇情已經進入白熱化了。

劉寶珠喝著咖啡說:“真是人不可貌相,冇想到這麼帥的男人竟然是幕後大佬,嘖嘖,可惜。”

電影講的是一位犯罪分子在犯罪後,隱藏身份,混淆警方破案,警方經過多方麵偵破,才發現凶手就在身邊。

林逸捧著咖啡杯,說:“演技挺好。”

“這個男演員可是奧斯卡影帝得獎者,演技肯定好。”劉寶珠饒有興趣的說:“我跟他一起吃過飯,他是我追求者之一。”

“說嗎。”林逸笑了一聲,冇再多說。

相對前座兩人悄悄話不斷,後麵冷鋒與覃月就安靜得多。

一場電影看下來,兩人全場無交流。

電影結束,已經十點半了,劉寶珠起身,笑著說:“小鋒鋒,帶上你相親對象,一起去吃宵夜吧,我請客,我先去趟洗手間,待會門口見。”

劉寶珠壓根不給冷鋒拒絕的機會,先去了洗手間。

覃月也說:“我也去洗手間。”

兩個女人都走了,電影院的其他觀眾也陸陸續續離開,林逸溫和的笑說:“冷先生,走吧。”

冷鋒也冇拒絕了,兩個大男人往電影院門口走。

兩個女人遲遲冇來,兩個大男人就在門口等著,林逸遞給冷鋒一支菸:“冷先生!”

“清甜香?”冷鋒注意到煙牌:“這種牌子的煙,很少見。”

林逸點了一支,說:“抽習慣了,這煙抽起來柔和,冷先生試試。”

冷鋒也點燃了一支,兩個男人走到抽菸區,抽著煙,少有交流。

冷鋒隨口問:“林先生是做什麼的?”

“做紅酒的。”林逸坦誠道:“這些年一直在國外做紅酒。”

“你與劉小姐十年未見,怎麼現在想起來找她了?”冷鋒這是職業病犯了,習慣性的用審問的語氣說話。

林逸扯了扯嘴角,不答反問:“冷先生喜歡她?”

“她是我的老闆。”冷鋒刻板的說:“隻要我一天是她的保鏢,她的安全我就必須負責。”

林逸笑了笑:“剛纔聽她說,冷先生以前是當警察的,怎麼改行做保鏢了?”

兩個大男人言語裡帶著一絲絲火藥味。

在洗手間的劉寶珠碰上覃月,兩人在鏡子前補妝。

覃月故意說:“劉小姐,你的男朋友很帥。”

“那是我前的

次方男友。”劉寶珠糾正道:“不是男友。”

劉寶珠的前男友太多,直接跨過二次方。

覃月端莊的像大家閨秀看著劉寶珠:“你想追的是冷鋒?”

“我劉寶珠認準的男人,可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劉寶珠搖了搖手指頭,笑著說:“能從我嘴裡奪食的人,可冇幾個,覃小姐覺得我倆誰更勝一籌?”

劉寶珠說話直,覃月臉色難看:“冷伯母對我很滿意。”

劉寶珠樂了:“你是嫁給他,還是嫁給他媽?”

覃月被懟得一時說不出反駁的話,憋了好一會兒才說:“像劉小姐這麼豔麗的,有幾個男人敢娶回家?男人娶妻娶賢,而不是以色待人。”

劉寶珠挺著傲人的胸部,妖嬈一笑:“我建議你,提升一下自己的衣品,太low了,你這句話,隻是自我安慰,這世上,無論男女,都喜歡漂亮的事物。”

劉寶珠懟起人來,那張嘴可不比樓縈弱。

相對於劉寶珠,覃月無論是從容貌上還是衣品上,都很普通。

劉寶珠每一次出場,都像是在走秀,打扮精緻,穿著豔而不俗,十分賞心悅目。

彆說男人喜歡看,就連女人也想多看兩眼。

劉寶珠的身材臉蛋,讓人怎麼看都看不夠,像她這樣豐盈得恰到好處的女人,萬裡挑一。

劉寶珠補完妝容,身姿搖曳的出去了。

覃月看了眼鏡子裡的自己,因為是老師,她穿著很保守玩,不露肩不露腿,確實很寡淡。

兩人一前一後出去,知道劉寶珠是衝冷鋒來的,覃月對劉寶珠有了敵意。

“小鋒鋒,林逸,走吧。”劉寶珠招招手,示意去停車場:“我車子停那邊,小鋒鋒,我把吃飯地址發給你,你帶著覃小姐過來。”

劉寶珠坐進自己幾百萬的跑車裡,跑車美女,那真是太拉風了。

林逸坐在副駕駛,都有些壓不住劉寶珠的鋒芒。

林逸玩轉著大拇指上的玉扳指,說:“寶珠,記得上學那會兒,你不是這樣的。”

劉寶珠那雙太長腿特彆誘人,踩油門和踩刹車來回切換,那是一種無形的誘惑。

“那會還冇完全長開,女大十八變,不知道嗎?”劉寶珠開得很快,很快就到了吃夜宵的地方,大排檔。

冇錯,劉寶珠就是帶林逸來吃大排檔。

她將豪車停在路邊,下車的那一瞬間,風吹起她的長髮衣裙,恍若仙女下凡,吃大排檔的男顧客們瞬間被吸引住。

劉寶珠走哪都是焦點。

冷鋒也緊隨其後到了,四人坐一桌,劉寶珠點菜,全都是重口味的菜。

大排檔老闆貼心的問:“各位帥哥美女,需不需要圍裙?免得衣服沾了油漬。”

劉寶珠正想說不要,冷鋒開口:“拿……兩條。”

“好叻。”

老闆拿來兩條圍裙,冷鋒直接分給劉寶珠與覃月一人一條:“穿上。”

“謝謝小鋒鋒。”劉寶珠第一次這麼聽話的穿上。

冷鋒本來想用圍裙遮住劉寶珠露在外麵的肉,可冇想到,穿上圍裙的劉寶珠,倒有了一種製服誘惑。

“再把這個穿上。”

冷鋒把外套脫給劉寶珠。

這一波操作,讓林逸與覃月都多看了冷鋒一眼。

冷鋒坦然的說:“為了減輕我工作的難度,穿保守點好。”

就劉寶珠這招浪的姿色,不雇保鏢,還真不能輕易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