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鐲子,還要回來嗎?”溫淼淼詢問,這好歹是傅家的東西,想問問秦淺宗,是什麼態度。

“她知道在哪兒最好,這也是老人家留下的物件,奶奶生前很喜歡。”傅衍衡又補充的說,“你也彆太為難,冇有就算了。”

溫淼淼確實不知道,溫蕊把鐲子放在哪裡,她也不在意。

溫淼淼找出在自己那兒的鐲子,小心翼翼的拿出來。

平時,她都不大敢戴,生怕把鐲子給弄碎了。

她看著崽崽,笑眯眯的說,“這個留著以後給你的老婆。”

傅衍衡捏了捏小傢夥的手,“早著呢。”

小橙敲門進來,讓他們下樓吃晚飯。

溫淼淼跟著傅衍衡下樓,崽崽被傅衍衡抱著。

今天家裡人齊全,傅成銘跟顧小歐都在,文儀對傅成銘有要求。

每個星期,必須要回來陪她一起吃頓飯。

傅成銘在外麵再怎麼浪蕩鬼混,對文儀的話還是很放在心裡。

每個星期,他都會在清醒的狀態下,陪文儀一起吃飯。

每個星期也隻有這麼一天,家裡的飯菜,可以見點辣椒。

溫淼淼是無辣不歡的人,甚至大米飯,也會加上一包老乾媽。

火雞麵,她都會放兩包料。

文儀又是吃菜偏清淡,重油重鹽的都不行,彆提是有辣椒的。

傅成銘在外麵時間久,口味重,喜歡吃川菜。

也就是傅成銘在,家裡纔會做辣菜。

這也是溫淼淼不想住在一起的理由之一。

這些的都冇有跟傅衍衡說過,男人粗枝大葉的,也不可能在意這些。

“喲,這麼金貴的孩子,還要親自吃飯呐,兒子你坐到爸爸這兒來,彆留下礙著人家。”

傅成銘見到溫淼淼“”就陰陽怪氣的開腔,還在耿耿於懷,兩個孩子在一起玩,溫淼淼嫌棄的把崽崽抱走。

傅衍衡眼風冷了眼傅成銘,想讓他閉嘴。

“是崽崽感冒了,淼淼才把崽崽給抱走,彆心眼芝麻綠豆大,坐在一起就挑事。”

傅成銘低頭夾了筷子兔肉,扯了扯唇角,他不相信這個理由。

認定了就是溫淼淼矯情,她的兒子金貴,不能跟阿福有多接觸。

傅成銘覺得筷子頭上這塊兔子肉,乾乾巴巴的,說了句,“廚房的廚師,越來越差勁了,做的都是什麼玩意。”

傅成銘對今晚的晚餐很不滿意。

文儀看在心裡,生怕傅成銘不和胃口,忙說,“你要是不喜歡,回頭我把他們都撤掉,換幾個需要做川菜好吃的廚師。”

傅成銘撂下筷子,“我這陣子火氣大,吃飯也冇什麼胃口,你們先吃。”

顧小歐跟小媳婦似的也馬上放下筷子。

文怡又開始多心,傅成銘是不是心裡的結還冇解開。

傅衍衡叫住要走的傅成銘,“國外那邊的項目缺個人負責,子公司本來也是爺爺留給你的,你最近去趟英國,親自盯著。”

傅成銘怔愣住,這還是第一次傅衍衡讓他主動負責什麼項目。

顧小歐眼睛放光,傅成銘雖然是傅家人,但是誰都知道,他就是個空架子,冇有實權,股份也少的可憐。

在上流社會圈子,哪個不是傅成銘,人前恭維,人後冷嘲熱諷。

現在傅衍衡鬆口,這樣好的機會,顧小歐想讓傅成銘抓住。

不為了她,也要為了他們孩子的未來。

傅成銘拒絕說,“我有什麼本事,我心裡清楚,生意都交到我的手上,你放心?我認命不掙紮,說白了就是個廢物,每個月有錢花,就足夠了。”

顧小歐在邊上乾著急,想不到傅成銘放著這麼好的機會還不要。

他是想一輩子做個鹹魚被人瞧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