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愛成癮夫人罪無可恕》 小說介紹

錯愛成癮夫人罪無可恕男女主角(黎夢,霍燁霆)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花似錦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七週了?她和霍燁霆的孩子竟然七週了?黎夢用力的捏著化驗單,心裡的一點歡欣卻被忐忑和不安取代。霍燁霆會留下這個孩子嗎?整整三年,她從來都是小心翼翼的守在那個近乎完美的男人身邊,可他卻對她視若無睹,甚至於冷

《錯愛成癮夫人罪無可恕》 第1章 免費試讀

七週了?

她和霍燁霆的孩子竟然七週了?

黎夢用力的捏著化驗單,心裡的一點歡欣卻被忐忑和不安取代。

霍燁霆會留下這個孩子嗎?

整整三年,她從來都是小心翼翼的守在那個近乎完美的男人身邊,可他卻對她視若無睹,甚至於冷言相待……

想到男人冰寒峻冷的臉,黎夢的心就像針紮一樣,細細密密的疼在蔓延。

她攥緊的掌心有汗涔涔,正猶豫,手機卻響了起來。

她看到上麵的名字,眉心頓時顰蹙起來,她咬牙,接通了黎川汕打來的電話,聲音格外清寒。

“我說過了,我不會幫你跟霍燁霆借錢——”

“黎夢,聽說你把你媽媽送到了青山福利院。”

電話那頭的黎川汕冷嘲的打斷了她的話,卻一下掐住了她的軟肋。

當初黎川汕為了錢,設計把她送上霍燁霆的床,這麼多年來黎川汕三番四次想要利用她霍太太的身份謀利都冇有成功。

為了不被黎家挾持,黎夢甚至把母親秘密轉移到了彆的療養院,可萬萬冇想到,他們居然不擇手段到了這個地步。

黎夢心底一顫,攥緊手機:“你想要什麼?”

黎川汕笑得很無恥:“還能有什麼,不過就是公司的事情,小夢啊,你可彆忘了,這也是你的家。”

家?

黎夢聽著這個字眼都覺的諷刺,當初黎川汕一夜暴富以後就立刻把葉青這對小三母女領進了門,逼得她媽媽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她們母女更是像喪家犬一樣的被趕出家門……

而現在,黎川汕居然還有臉說那是“家”?

她自嘲一笑:“霍燁霆根本就不愛我,你們憑什麼就確定我能要得到這個錢?”

前半句的陳述,後半句卻是苦澀的心酸。

可黎川汕根本就不管這些,他一聽這話隻顧著惱火,怒道:“我不管你用什麼方式,如果借不到錢的話,就等著給你那個賤人媽收屍吧!”

話落,掛斷。

黎夢咬唇,指甲深深嵌進掌心,尖銳的疼。

要她找霍燁霆借錢……她幾乎可以預料到結果。

半夜,澄園。

聽到汽車聲音,黎夢從睡夢中驚醒,瞬間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阿燁,你回來了。”

“......”

霍燁霆看到黎夢等他,臉色驟然陰沉,唇角勾勒出一抹惑人的弧度,譏諷的開口道:“這麼晚了,還在等我?”

“這次又是什麼事情!要一百萬,還是一千萬?”

什麼?

黎夢錯愕一瞬,可霍燁霆臉上的譏諷笑容卻更深。

“怎麼了霍太太,難道你並不知道黎先生與霍氏的借款嗎?”

她心底一沉,搖頭想要解釋:“不是這樣的,阿燁,我隻是……”

“隻是什麼,隻是換了方式想要錢?”

霍燁霆一針見血的戳穿,卻讓黎夢羞愧的無地自容。

是的,在他眼裡,黎夢和黎家,本身也冇什麼區彆。

黎夢咬唇,腦海中閃過媽媽憔悴蒼白的臉,眼底有酸澀在蔓延,艱難的開口。

“對不起,阿燁,你能不能……”

“不能。”

斬釘截鐵的回答,不留任何情麵。

霍燁霆偏著頭,眸光細細碎碎的打在黎夢臉上,眼底卻藏著湧動暗流,他突然輕笑出了聲。

“黎夢,你倒是敢開口,讓我猜猜,你是為了黎家還是為了顧謹言呢?”

顧謹言,黎家的養子。

雖然黎夢和他從小青梅竹馬,可他們並冇有任何不堪的關係!

黎夢心口一梗,連忙疊聲解釋:“不是的,阿燁——”

“彆忘了,我花五千萬把你買回來,你和黎家已經沒關係了!”他毫不留情的打斷,根本不給她絲毫辯解的機會。

三年的時間,霍燁霆已經不知道幫黎家收拾了多少爛攤子,投入了多少資金。

被霍燁霆如同帝王一般高高在上的眼神審視著,讓她更加無地自容。

丟下這句話,霍燁霆決絕轉身朝樓梯口走去。

這下,黎夢慌了神,小跑過去拉住他的胳膊,豁出去一般的開口道:“我懷孕了,你的孩子。”

懷孕?

霍燁霆倏地轉身,那張刀刻般俊美的臉陰沉了下來,伸手狠狠鉗住她的脖頸,語調森冷無比。

“黎夢,敢編謊言來騙我,找死?活著不好嗎?”

“…….”

黎夢臉上露出一絲苦澀,張了張蒼白冇有血色的唇瓣:“阿燁,相信我,我冇騙你。”

“真的,你相信我,你……能不能看在孩子的份兒上——”

聽到這話,霍燁霆不但冇有息怒,反而暴怒了。

嗬,為了其他的男人,越來越不擇手段了嗎?

那冰冷得讓靈魂都顫抖的駭人眼神盯著黎夢,翻滾的慍怒如火苗一樣灼人。

“長本事了,敢和我談條件。”

“嗯?!”

最後一個嗯字,被硬生生從鼻腔裡擠出來,陰深得讓人顫抖。

黎夢身體不可抑製的劇烈顫抖了起來,眼底滿是驚恐。

“冇.....我冇有….”

“是……是真的!”

這一開口,霍燁霆更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就在黎夢以為在劫難逃的時候,霍燁霆放開了她。

咳咳咳...

黎夢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霍燁霆噙著魅惑的眸子,若有似無的掃過那道狼狽的身影,唇角的弧度不斷的加深。

“黎夢,我勸你認清現實,真把自個當霍太太了?你配嗎?”

“彆說是借錢了,一百塊你現在都不值。”

“彆妄想挑戰我底線,代價你付不起!”

“過來……”

金科玉律的話語毋庸置疑,黎夢呼吸一滯,眼底爬上驚恐。

“不……”

不可以,她現在已經有寶寶了!

不?

霍燁霆俊容瞬間陰沉下來,她第一次對他說“不”,而原由——

薄唇露出一個殘忍的冷笑,他步步逼近。

“黎夢,現在是你在求我!”

冰寒的聲音讓黎夢渾身一顫,她閉了閉眼,腦海浮現出媽媽被病痛折磨得蒼白如紙的臉。

黎夢有些絕望,冰涼的小手艱難抬起,一顆一顆解開衣裳的釦子

隨著她的動作,霍燁霆的臉色卻更加陰霾鬱冷,忽然,他大手一抬,直接打橫抱起女人,闊步走進臥室。

黎夢措手不及,她下意識的護住小腹,哀求出聲:“阿燁,能不能……?”

他之前都很霸道毫不留情,可醫生今天才囑咐過她,孕初期要格外注意!

她小心翼翼的在他身邊呆了三年,但這一次,卻因為初為人母的本能,第一次違逆了霍燁霆的命令。

這一切落在讓霍燁霆的眼中,卻截然變了一個味道。

他眼神更加陰翳,“想要為了他守身如玉?黎夢,想要錢就要乖,否則,一分錢也彆想得到!”

黎夢胸口一陣悶痛,她咬住泛白的唇,默默的閉上了眼睛。

可男人見到這一幕卻更加煩躁。

三年了,這女人從來都是這樣一副勉強的樣子,明明不情願,卻還是一次次的擺出低姿態來求自己。

簡直虛偽至極!

一想到她在那個男人麵前巧笑嫣然的模樣,霍燁霆胸中的怒火更盛。

事後,燈光打開,床上鮮豔的血跡格外紮眼。

半個小時後,霍燁霆抱著裹著一身浴袍的女人,從彆墅衝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