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在病嬌邪王心尖上蹦躂》 小說介紹

重生後在病嬌邪王心尖上蹦躂(南絮南如月沈決)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不一會,小桃就藏好了她家小姐的“寶物”。想到自家小姐額頭還有傷,她小心端了熱水和藥膏過來,幫著南如月重新塗了藥,又命人準備了浴桶,伺候南如月洗漱。她欲言又止,言又欲止,糾結的小臉都皺了起來。“好了,你再

《重生後在病嬌邪王心尖上蹦躂》 第4章 免費試讀

不一會,小桃就藏好了她家小姐的“寶物”。

想到自家小姐額頭還有傷,她小心端了熱水和藥膏過來,幫著南如月重新塗了藥,又命人準備了浴桶,伺候南如月洗漱。

她欲言又止,言又欲止,糾結的小臉都皺了起來。

“好了,你再去檢查下退婚書藏的嚴不嚴實。”

這小丫頭真是什麼話都寫在臉上。

南如月不想回答什麼為什麼不愛大皇子了的問題,徑直趕人離開。

小桃臉上頓時驚慌起來,那退婚書太重要了,要真冇了,她就覺得天都要塌下來。

看著小桃驚慌失措的離開,南如月終於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單手撐在浴桶邊緣,艱難進了浴桶。

她懶懶靠在浴桶壁上,開始沉思。

耳邊突然聽到一聲怪異的響動,燭火快速的晃悠幾下,很快熄滅了。

南如月頓時警惕的將手撐在浴桶壁上。

一滴滾燙的液體滴在臉上,順著高挺的鼻梁滑落,掛在唇邊。

南如月聞到了血的甜腥味。

“誰?”

黑暗中,南如月感覺有人在看著自己,她渾身緊繃,冷靜應對,淡淡道,“你受傷了?我會醫術,我可以為你診治。”

“你不要擔心,這裡就我一個人,我是個廢人,對你造不成任何威脅,這裡黑漆漆的,我也看不到你的臉,你是安全的。”

黑暗中突然響起男人低低的笑聲。

不夾雜任何意味的,旋即她感覺有熱意落在她跟前。

“喏。”

那人的聲音懶懶的,像是金玉敲擊的聲音,十分悅耳。

南如月濕漉漉的手輕輕搭在男人手臂上,摸索著摸到了他的脈門。

向來不喜人近身的男人,難得覺得這麻麻癢癢的滋味也能忍受,冇有躲。

隻幾個呼吸間,她的俏臉便古怪的鼓了起來。

這人的脈象……

命不久矣啊。

“怎麼?”

他淡淡笑著,“把出什麼來了?”

南如月實在擔心自己說了實話,這人會惱羞成怒要了自己小命,她這條剛撿回來的小命,她還想安安穩穩多過幾年。

她動作迅速的扣住了男人的脈門,淡淡笑道,“你命不久矣。”

命脈被扣,男人動都不動一下,“哦?”

“你身體裡,至少有兩種以上劇毒,心肺受損,身有殘疾,能撐到現在都不死,簡直是奇蹟。”

“謝謝誇獎。”

男人低低啞啞的笑出了聲,知道自己要死了,似乎還笑的很開心。

南如月隻覺得這男人實在古怪,但她想要活。

“給我時間,我應該能救你。”

“肅王府的小丫頭,大言不慚。”

男人聲音裡的笑意褪去,在黑暗中臉色變得難看,他動作迅捷的收回手,身如鬼魅的離開了星月軒。

南如月慢慢伸手握住了拳。

還是太弱了。

扣著人命脈,都能讓人輕鬆自如的離去。

如果不將身體好好根治,以後怕是隨便來個人,她都要成了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她在黑暗中,為自己診脈。

原身這身體,和剛纔那位命不久矣的神秘人大哥也不遑多讓。

體內寒毒肆虐,千瘡百孔,也是凶多吉少。

如此看來,這因為救治不及時而導致骨頭越長越歪的手臂,倒是最容易醫治的了。

可惜斷骨重接的痛楚,在醫療水平低下的古代,是個大難題,她這小破身子,怕是承受不住。

但不斷尾求生,她怕是也過不了想要的生活。

想到記憶裡南家隱世家族曆代藏寶閣裡的醫書,南如月輕輕勾唇,看來得找時間回憶出藥方記錄下來,好好調養這身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