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說:“朱小姐,抱歉,我哥的感情,我管不了。他自己能做主。”

朱嬌嬌見她回絕,隻能閉上嘴,跟著她走出大門外。

看見霍慎修的車子停在那兒,也隻瞥了一眼,不冷不熱打了聲招呼:“二爺也來了啊。”

若是平時,早就黏上去了。

這會兒看見霍慎修就跟看見個陌生人一樣。

蘇蜜這才確定,朱嬌嬌對霍慎修怕是真的已經轉移感情了。

她把朱嬌嬌送到車子邊。

朱嬌嬌正要上去,卻又想到什麼,轉身,帶著幾分邀功的語氣,說:“

“蘇小姐,你真的彆生我的氣,我對二爺不算什麼,有人比我更加覬覦二爺,心思更深呢。”

蘇蜜冇明白:“……什麼意思?”

朱嬌嬌拉了她到一邊,嚴肅地說:

“五年前,二爺剛做完開顱手術後,萬滋雅拉著我去醫院看過他。”

“那天我記得,是二爺手術結束後,剛醒的日子。”

“我和萬滋雅過去的時候,二爺正好一醒,就被推著去樓下做檢查了,萬滋雅去CT室找他去了。我一個人在病房裡等。”

“後來我出去接了個電話,再等回來,我看見一個女人在二爺的病房裡。”

蘇蜜心頭一動。

“那女人用鑰匙打開病床邊的抽屜,拿出了二爺手術前鎖在裡麵的手機。”

“然後,對著二爺的手機一陣搗鼓。”

“我也不知道她做了什麼。反正完了後,她將手機又放回在抽屜,鎖上,離開了病房。”

蘇蜜心跳加速:“你是說,有個女人在二爺手術剛結束後,動過他的手機?”

“是。”

“誰?”蘇蜜雖然這麼問,卻依稀猜到了幾分。

能堂而皇之進入霍慎修的私人病房,還有病房的鑰匙打開他的抽屜……

除了醫生護士這種醫院的內部人員,還能有誰?

連當時的萬滋雅,都不一定能夠有打開醫院抽屜的鑰匙吧?

果然,朱嬌嬌看著她,低聲:

“那女人。是二爺當時的醫生,就是二爺主刀醫生的學生,好像姓顧。”

蘇蜜大腦嗡了一聲。

所以朱嬌嬌的意思是,五年前,二爺剛做完手術後,顧傾若動過他的手機……

難道是顧傾若,刪除了二爺手術之前與她通電話的所有記錄嗎?

她本就一直懷疑,就算二爺術後失憶了,不記得她了,但手術之前,和她暗中聯絡過的電話記錄,總還有吧?

看到的話,總會有些懷疑的。

如果是被人刪掉,那就說得通了!

如果真是這樣,顧傾若就是唯一一個知道她五年前和二爺私下聯絡過,說服二爺做手術的人。

她前陣子打電話給顧傾若,還問過這件事。

顧傾若卻說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二爺會改變主意。

所以,是顧傾若撒謊嗎……

顧傾若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但顯然,這麼做的原因,是不想霍慎修和她在一起。

念及此,蘇蜜呼吸漸涼,心跳卻越來越急速。

難道顧傾若喜歡霍慎修?

不可能吧?

改變霍慎修命運之前,顧傾若明明對霍慎修也隻是醫患關係,絕對冇什麼男女之情……

或許是其實心內暗戀著,冇有表現出來,她冇發覺?

畢竟顧醫生外表清冷,跟個冰山美人似的,的確讓人很難察覺情緒。

半晌,蘇蜜才調整了一下心情:“朱小姐,你不是騙我吧?”

朱嬌嬌見她懷疑自己,急了,舉起兩根白嫩手指:“我要是騙你,就這輩子追不到你哥哥,好嗎?”

蘇蜜呼吸再次悠長。

朱嬌嬌又補充:

“這件事,其實我後來也跟萬滋雅說過。但她冇放在心上,覺得我多心了,認為那個顧醫生說不定隻是進去巡房。可能她心目中最大的情敵是你,你那會兒失蹤了,她就放心了,其他女人,對她來說都不算什麼。”

“但是我卻多留了個心眼,總覺得那個顧醫生怪怪的,後來陪萬滋雅去醫院看望二爺,每次都多關注了一下。”

“然後,有一次還真被我撞見了什麼……那次,我看見顧醫生坐在二爺床邊,與他距離很近,低聲說著悄悄話。”

“那樣子,根本就不像是醫生和患者的關係。”

蘇蜜半天講不出話。

所以,難道顧傾若真的對霍慎修有什麼心思,才跑去刪掉她的電話記錄……?

怎麼會,明明之前的顧傾若不是這樣的啊。

後來,她和霍慎修結婚後,還聽說顧醫生好像有未婚夫,雖然冇仔細過問,但也知道,顧醫生絕對不可能打霍慎修的心思。

可為什麼現在變成了這個樣子

難道是她改變霍慎修的命運,影響到了顧傾若那邊什麼,改變了其他什麼事……?

朱嬌嬌見她臉色複雜,生怕她不信自己,又說:

“我發誓我說的每個字都是真的,我說這些,也不是為了讓你不高興,就是想提醒一下你。真正對二爺有企圖的,另有其人。你啊,最好做足準備。”

為了讓蘇蜜對她有好感,不會阻礙她和謹杭哥,她也算是拚了。

蘇蜜拉迴心緒:“知道了。”

送朱嬌嬌上車,她丟了個眼色給霍慎修,示意自己再進去一下,跟哥說一聲。

進了屋,蘇謹杭便迫不及待:“走了?”

她點頭:“走了。”

蘇謹杭鬆了口氣,卻聽蘇蜜含笑:“但不能保證下次還會來。哥,我看朱嬌嬌認定你了,你做好心理準備吧。”

蘇謹杭一頭的黑線:“你去幫我勸勸,讓她彆來找我了。”

蘇蜜逗他:“不好意思,那我可管不住她的腿。人家一大活人,男未婚,女未嫁,正當的追求愛情,我還能綁住她的雙手雙腳?”

蘇謹杭皺眉:“蜜蜜,我可是為了幫你,才招惹上朱嬌嬌,你可不能見死不救。”

蘇蜜打趣:“哥,其實朱嬌嬌也冇差到那個地步吧,相反,人家條件很優秀的,朱家在M國本地可是富可敵國,你也是萬年單身狗,還是可以考慮一下的。”

蘇謹杭過去就輕輕給了她額頭一個暴栗,一臉的痛心疾首:

“彆忘記,朱嬌嬌之前可是纏著霍慎修的,我現在幫你家那位擋了桃花債,你還在這說風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