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圓圓滿滿》 小說介紹

《重生八零圓圓滿滿》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林瀾陸謹明,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你說什麼?”林瀾嚇了一跳。“媽知道你跟那個老師的事情了,準備找那個老師算賬。”一聽到陳芬芳去找莫少柏,林瀾登時跳起來。也不顧身上的傷還隱隱作痛,飛奔出去。來到小金中學,看見校門口圍了一圈人,隱隱聽到陳

《重生八零圓圓滿滿》 第2章 免費試讀

“你說什麼?”林瀾嚇了一跳。

“媽知道你跟那個老師的事情了,準備找那個老師算賬。”

一聽到陳芬芳去找莫少柏,林瀾登時跳起來。

也不顧身上的傷還隱隱作痛,飛奔出去。

來到小金中學,看見校門口圍了一圈人,隱隱聽到陳芬芳的怒罵聲。

林瀾聽得頭皮發麻,卻也隻能硬著頭皮擠開人群,來到了陳芬芳麵前,“伯母,我們回去吧。”

“回什麼回?”陳芬芳瞪了她一眼,“你這死孩子,就是被這個男人迷的三魂七魄都冇了,偷家裡的糧票,還毆打長輩!我纔不信邪了,今兒個不把這理找回來,我就不走了!”

陳芬芳大嗓門一嚎,震得林瀾耳朵轟隆響。

四周的吃瓜村民和學生又開始嘀嘀咕咕議論起來。

林瀾忽然有點兒對不起那個莫少柏。

轉頭看向莫少柏,有點兒驚訝。

這個老師看起來還真年輕,大約二十一二歲的年齡,文文弱弱的,鼻梁上架著一副眼鏡。

但五官很端正白淨,放到現在來那就是個小鮮肉了。

因為陳芬芳,原本就拘謹的臉瞬間漲紅,一副急的快哭的模樣。

又有內涵長得又好看,難怪原主會喜歡他。

見林瀾又直勾勾的望著他,莫少柏此時的模樣,似乎羞愧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林瀾這纔回過神來。

這樣的男生,怎麼經得起陳芬芳的蹂躪。

不過這還都怪她,殘害了這樣一個知識青年。

林瀾決定,還是收拾下原主留下來的殘局。

當即,林瀾噗通跪倒在地上,抱著陳芬芳的大腿嚎啕大哭,“伯母,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我以前喜歡莫老師,是欣賞他的才華,冇想到你們誤會了!我偷糧票給他,也隻是覺得他的知識跟他得到的物質不成正比,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身為一個勤勞的園丁!祖國未來花朵的栽培者!而且莫老師不辭辛苦從大城市跑來咱們這種山旮旯教書,竟然過著吃了上頓冇下頓的生活,你看莫老師瘦的呀,一個大好青年偏偏變得麵黃肌瘦,萬一被其他村子的人看到,還以為我們村子虧待老師呢!”

她一段話說的鏗鏘有力抑揚頓挫,還有理有據,頓時讓陳芬芳怒火滔天的臉色頓住。

莫少柏也嚇了一跳,林瀾他是見過林瀾的,當時這姑娘出現在他麵前,說話支支吾吾的,所以他也知道林瀾性格內斂。

可如今她怎麼能出口成章了?

林瀾見四周的人冇有任何表示,又瞟了眼莫少柏,朝他暗暗擠眼,“是不是啊莫老師?而且莫老師早就有女朋友了,他們過兩年就會結婚的,我讀書再少,也知道人要有道德的,怎麼可能做小三呢!”

莫少柏愣了兩秒,點點頭。

他不擅長說謊,所以也不接著林瀾的話說下去。

但有他一個點頭就夠了。

林瀾立馬看向陳芬芳,唇角咧開,露出白白的牙齒。

“伯母,我們之間真的是清白的。”

陳芬芳此時臉上再不好看,也不敢堵下去,隻能惡狠狠瞪了眼林瀾,“回家再找你算賬。”

“誒,伯母,咱們一塊走嘛。”

林瀾挽著陳芬芳的胳膊,“對不起啦伯母,我之前真的不是故意的,隻是當時有點蒙,事後回想我是真的很愧疚……”

一連串話說下來,陳芬芳的臉色總算好看了點。

她覺得現在的林瀾好像變了,跟過去不一樣,以前的林瀾從來不會這樣親近她的。

不遠處,人群散去,莫少柏身後有個人悠悠踱步走來,“看了一出好戲。”

莫少柏回身,看著麵前的男人。

墨綠色軍裝服帖的穿在他身上,頎長身姿挺拔。

那張棱角分明的臉配上精緻深邃的五官,英氣逼人。

莫少柏見到他,臉上的拘謹消失了點,扶著額頭,“一大早吵的我頭疼。”

“你剛剛說不需要我幫你處理的。”陸謹明挑了挑眉,又問,“少柏,你什麼時候有女朋友的,我怎麼不知道?”

兩人作為發小,卻自從莫少柏來到這小金村當老師後,就幾乎隻有寒假纔回青陽市了,這次陸謹明因為任務來到小金村,就順便過來看看他。

莫少柏臉又紅了,“那丫頭瞎說的。”

陸謹明笑了笑,“我看她挺不錯的。”

應變能力快,會演戲。

莫少柏一臉見鬼的神色,擺擺手,岔開話題,“你忽然過來,我也冇什麼準備,我帶你先去吃飯吧。”

“不必了,我就來替叔叔阿姨看你一眼。”陸謹明頓了頓,眉眼間沾染些寒意,“那罪犯還在潛逃,必須儘快找到他。”

這頭,林瀾跟著陳芬芳回到了家裡。

陳芬芳說要找她算賬,也冇真的找她算賬。

凶巴巴的警告她再也不準接近那個老師就完事了。

林瀾吐了吐舌頭,她就知道,陳芬芳是個嘴硬心軟的人。

晚上林愛國從田地裡回來,見林瀾跟陳芬芳都在廚房裡忙活,愣住了。

在他印象中,林瀾自從有一次切菜不小心切到手指後,再也不願意進廚房了。

這個從城裡來的孩子,父母都是老師,以前家裡生活條件也不錯,所以多少有點嬌慣的性格。

因為林瀾也不是他親生的,不敢使喚過頭。

很多時候陳芬芳都私底下跟他抱怨,早知道當初就不應該同意收養這個孩子了。

林愛國卻想著反正已經養了這麼久了,等到林瀾到了嫁人的年齡也就好了。

如今林瀾在廚房裡幫忙和麪,還跟陳芬芳有說有笑的,他這不是產生幻覺了吧。

見林愛國出現,林瀾喊了聲,“伯父,你回來啦。”

林愛國點點頭。

林瀾見到林愛國多少有點緊張,畢竟以前不懂事不管伯父怎麼對她好她都不領情。

伯父老實,就算她再怎麼鬨脾氣,也都不會怎麼發脾氣。

林瀾見林愛國將肩上挑著的東西卸下,立馬上去幫忙,還倒了杯水給林愛國喝。

林愛國這時已經驚訝的合不攏嘴了。

等林瀾端著菜出去時,林愛國問陳芬芳,“阿瀾怎麼回事?變得這麼乖了?”

陳芬芳搖搖頭,“我也奇怪,今天打了她一頓,醒來後就成這樣了。”

林愛國一聽,嚇了一跳,“孩子都多大了,你怎麼能隨便打呢?”

“不打不行!都成內賊了!”陳芬芳把今天的事情經過描繪一遍給林愛國。

林愛國聽的一愣一愣的。許久歎息一聲,“不管怎樣,阿瀾現在應該也是懂事了,學好了,咱們以後日子也過的更輕鬆。”

“輕鬆?”陳芬芳拔高了音調,“咱們這幾年攢的錢,你拿了多少給你弟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