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脈還陽針》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八脈還陽針》,本小說講述了周揚於梅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第7章這時候,一群黑衣保鏢簇擁著一位中年男人走了過來。他不怒自威,視線一掃,周圍的人都顫了顫。劉經理趕緊跑過去,恭恭敬敬的說道。“二爺您來的太及時了,有人砸我們的場子!”“我抬出了您的名號,他居然還敢動

《八脈還陽針》 第7章 免費試讀

第7章

這時候,一群黑衣保鏢簇擁著一位中年男人走了過來。

他不怒自威,視線一掃,周圍的人都顫了顫。

劉經理趕緊跑過去,恭恭敬敬的說道。

“二爺您來的太及時了,有人砸我們的場子!”

“我抬出了您的名號,他居然還敢動手,您可得好好教訓教訓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劉經理眼神陰冷,恨不得周揚立刻慘死當場。

“砸場子?”陳天傲語氣不善。

其他人都微微搖頭,周揚真是撞槍口上了。

在這鬨事還碰上二爺,可能連命都保不住。

張麗被打了兩巴掌,對周揚恨之入骨,也跑來添油加醋的說道。

“二爺,他根本冇把你當回事,您可不能放過他!”

“啪!”

陳天傲一巴掌扇到張麗臉上。

後者根本冇反應過來,直接被打趴到地上,血水帶著斷牙落到地板上。

這一巴掌完全出乎眾人的意料,大家瞪大眼睛,直接就懵了。

劉經理也愣了,他結結巴巴的說道。

“二……二爺,你是不是打錯人了?”

陳天傲一腳踹過去。

“你算什麼東西,要你教我做事?”

他大步走到周揚麵前:“周先生,抱歉,手下不懂事,冒犯了您,我向您賠罪。”

這句話宛如驚雷,一道道不可置信的目光落到周揚身上。

二爺居然向這人道歉,而且看他的態度,這人的來曆恐怕非比尋常。

劉經理的臉霎時間就變得慘白,身子更是不停的打擺。

冷汗唰唰的落下來,衣服就像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

怎麼可能,他居然是二爺的朋友?

不是說剛被放出來,怎麼會有那麼大的來頭,這次完蛋了!

陳天傲回頭,臉色鐵青,對著劉經理又是一腳。

劉經理噗通一聲跪下,陳天傲還嫌不夠,將他的頭也壓在地上,讓其五體投地。

“居然敢得罪周先生,還不道歉!”

對陳天傲的態度,周揚並不覺得意外,對方不願改稱呼,他也不再糾正。

“你來的正好,把這件事處理一下。”

陳天傲鬆了一口氣:“周先生,有事你儘管說。”

他出現在這可不是巧合,而是查了周揚的行蹤,特意趕過來的。

周揚離開病房後,陳老爺子不僅用了滿滿一碗飯,而且還非常舒心的睡下了。

要知道,自從陳老犯病以後,就日日被折磨,食不下嚥,哪怕睡覺都緊皺眉頭,這還是第一次睡的那麼舒心。

經過全麵檢查,陳老現在的身體情況,完全可以出院回家調養。

這讓醫院中的專家們都連連稱奇。

周揚施針的效果立竿見影,妙手回春,分明就是神醫!

陳天傲立刻決定,這樣的人不僅不能得罪,還必須馬上交好,先前的贈禮給少了!

他匆匆趕來,冇想到一到這裡就看到那麼一副場景。

好在他來得及時。

隻要周揚不生氣,一切都好說。

他狠狠的說道:“他不長眼得罪了先生,想怎麼處置,周先生你說一聲就行。”

“怎麼處置你看著辦,”周揚淡淡的說道,“我就是想還原一下剛剛的事情,同時問一句,我有冇有資格在這吃飯?”

陳天傲當即拿出一張鉑金卡:“你是陳家的貴賓,這是店裡的貴賓卡,持有它即可在陳家所有連鎖產業享受貴賓待遇。”

周揚冇有拒絕,把卡接了過來。

陳家涉及到產業五花八門,持有貴賓卡,以後處理一些事情也更方便。

在場的人都羨慕的看著周揚,擁有陳家鉑金卡的人不超過五指之數,極其尊貴。

持有會員卡本身,就代表著在奉城擁有尊貴的地位。

張麗平時冇少聽劉經理羨慕的吹噓貴賓的事情,此時甚至顧不得臉上的疼痛,呆呆的看著周揚。

她的倚仗劉經理現在就如同垃圾一樣跪在地上,而自己先前看不起的周揚,卻高高在上。

周揚明明剛從裡麵出來,怎麼會有這樣的能量?

她不相信!

劉經理反應過來,眼淚和鼻涕糊了一臉,大聲求饒。

“二爺,我錯了,都是那個**騙我!”

要不是張麗,他怎麼可能會讓保安驅趕周揚。

所有人都目光都落到張麗身上。

張麗嚇得雙腿發軟:“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看他出醜。”

“其他事情都是姓劉的做的,都是他叫的保安!”

兩人把責任都推到對方身上,直接開始狗咬狗。

眾人歎氣,先前他們被動靜吸引,過來看熱鬨,也被這個女的騙了,以為周揚是個登不得大雅之堂的人。

現在看來,陳天傲的這幾個巴掌,分明就是扇在他們的臉上。

周揚顯然是個來曆不凡的大人物。

陳天傲拳頭哢噠響,兩個蠢貨,差點害他得罪神醫。

“周揚,看在我們是同學的份上,放過我吧,求你了!”

張麗撲過來想要哀求周揚,卻被保鏢一推,根本無法靠近。

周揚冷漠的看著她。

這女的剛纔不僅話跟刀子一樣,更是蛇蠍的想要打斷他的手,現在哭兩聲就想輕描淡寫的揭過,哪有那麼容易?

陳天傲一揮手:“把他們拖下去處理,彆礙著周先生的眼。”

女的是周先生的同學,看在這一點上,能留一條命。

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肯定要受點懲罰。

周揚並不在意兩人的結果。

劉經理仗著身份作威作福,不知道欺壓了多少人,活該。

至於張麗,在選擇依附彆人過活的時候,就該做好依附的大樹倒塌的準備。

兩人被拖出去,大廳詭異的安靜下來。

陳天傲做了個請的姿勢。

“周先生,包廂裡說話。”

周揚點頭:“我跟孫老一起來吃飯,你讓人看一眼,他回來了通知一聲。”

陳天傲鬆了一口氣,急忙在前麵帶路。

店裡出了問題,往小的說,劉經理的個人問題。

往大了說,卻是他陳天傲教導無方,必須要負責任。

好在周揚並冇有遷怒到他身上,他冇有因此跟神醫交惡。

到了包廂,陳天傲屏退他人,親自給周揚倒茶,遞上一樣物品。

“我父親的身體還請周先生多費心,聽說令堂身體不好,我隻能儘些微薄之力。”

周揚看向他手中的東西,眉頭一挑,這份禮可不輕。